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柯学验尸官

作者:河流之汪 | 恐怖惊悚

收藏

  【这是柯南同人】本书全称:《刚再次穿越到柯学世界就被名侦探指证为头号犯罪嫌疑人,做为仵作官的我现在的一点儿不慌》正是黎明时分,天色尚且有些昏暗。。

    凶手终于等到浮上水面。这个男人穿着再是寻常但是的短袖衬衫,牛仔长裤,腰间挎着一只略显老旧但彻底清洗非常干净的单肩包,望着不像是杀了人犯,反倒像是个路过此地的更年轻去上班族。更本会有人在人群中特别注意到如此普普通通的他。但这时此时此刻,这个男人就像是溶化在水里的盐,被那正义的这个男人穿着再寻常不过的短袖衬衫,牛仔长裤,腰间挎着一只略显陈旧但清洗干净的单肩包,看着不像是杀人犯,反而像是个路过的年轻上班族。。...

    凶手终于浮出水面。

    这个男人穿着再寻常不过的短袖衬衫,牛仔长裤,腰间挎着一只略显陈旧但清洗干净的单肩包,看着不像是杀人犯,反而像是个路过的年轻上班族。

    根本不会有人在人群中注意到如此普通的他。

    但此时此刻,这个男人就像是融化在水里的盐,被那正义的太阳晒得析出来了。

    在场一百多双眼睛齐刷刷地锁定在他的身上,让他再也无处遁形。

    “我....”

    被林新一视为凶手的那个年轻人脸色有些僵硬。

    但最终,他回应的是:

    “开什么玩笑啊?!”

    “因为几只苍蝇就说我是凶手?我前不久刚吃过冰淇淋,手上沾到了冰淇淋上掉下来的奶油糖霜,这也很正常吧?”

    那年轻人这样激动不已地为自己辩解着。

    “呵呵。”林新一还了他一个不屑的笑。

    的确,飞蝇寻血这招其实局限性很大,非常容易受到干扰。

    像生活中常见的糖霜、奶油、蜂蜜之类的东西,也完全能把苍蝇吸引过来。有苍蝇聚集也并不能说明这个人身上一定有血。

    现在和古代不一样。

    古代可以靠飞蝇寻血让凶手低头认罪,应该是因为...

    要是不认罪,凶手是会被带回衙门挨揍的。

    什么指夹板、老虎凳之类的刑具往上一伺候,哪个人能撑住不招供?

    这还不能说那位检官不地道。

    毕竟,那位检官能想着用飞蝇寻血的科学手段来查案,而不是直接把跟死者有仇的几个怀疑对象带回去严刑逼供...

    在封建社会,就已经算是法治精神在熠熠生辉了。

    古代有“方便”的办法,但现代就更“麻烦”一些。

    现代查案一切得讲证据,而苍蝇可还远远称不上是可靠的证据。

    但是...

    林新一也从来没想过要用苍蝇充当指向凶手的决定性证据。

    飞蝇寻血只是他在迫不得已、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拿出来的从100多个人里尽快锁定嫌疑人的筛选办法而已。

    按照他的想法,人群里或许会有好几个能吸引苍蝇的乘客。

    但这一点没有影响,他只要这少数几个有苍蝇围着的乘客留下来,带到警视厅一个一个做鲁米诺潜血检查,就能进一步确认谁是凶手。

    而现在,一百多个人里正好就只有这么一个被苍蝇喜欢上的。

    都不用再等下一步的检查结果,凶手基本就是他了。

    “不要再负隅顽抗了。”

    “你沾到的是血还是糖霜,科学自会告诉我们答案。”

    林新一一眼就看出这个嫌疑人恐怕根本不知道鲁米诺的存在,所以还存着那么一丝侥幸心理。

    于是,他就干脆再在大家面前科普了一下什么是鲁米诺反应。

    “这...能、能找到稀释血迹的试剂?”

    听到这些,那个年轻人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

    但他在一番眼神波动之后,却还是沉稳清晰地回答道:

    “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啊!”

    “我早上才流过鼻血,当时是用手擦的。”

    “所以就算从我身上验出血了,也根本不能证明我杀人吧?”

    这家伙越说语气越坚定,到最后竟是还摆出一副愤慨不已的表情,仿佛真是受了什么过分的冤屈似的。

    “这很简单。”

    说话的不是林新一,而是被大家几乎遗忘了的大侦探工藤:

    “既然锁定了凶手,证据就不难找了。”

    “凶手当时的目的是抢劫,而死者钱包里的现金也全都不翼而飞。”

    “死者的现金现在多半就在凶手身上,所以只要把你身上的钞票全都送去检验,看看上面有没有死者触碰时留下指纹、皮屑,就能确认凶手是不是你了!”

    工藤新一一脸自信地站了出来。

    100选1他没玩过,现在的1V1总该是他擅长的地方了。

    但那个被视作凶手的年轻人却反而露出了一抹“我就知道”的微笑:

    “说的有道理!”

    “那就来查啊——我身上的钱就这么多,你们全都拿去查好了!”

    “要是找不到什么指纹皮屑的话,你们可得用土下座向我谢罪!”

    说着,他直接从单肩包里拿出了几枚面额少得可怜的硬币,在众人面前大大方方地展示出来。

    “这...”工藤新一笑容一僵:

    这凶手明摆着是早有准备。

    他多半是在被强行封锁在现场之后,就意识到了自己可能会受到调查。

    所以,这家伙偷偷把抢来的钱藏在了站台上的某个不起眼的地方,准备在调查结束后再想办法回去拿。

    可能是藏在垃圾桶,也可能是售货机,总之,现在他身上一定没有留下任何从死者那里抢来的钞票。

    而且,看这家伙早有准备、有恃无恐的样子,他恐怕在接触钞票的时候都是用衣服裹着拿的,说不定连自己的指纹都没在上面留下。

    这混蛋....

    不好好动脑子想个复杂点的杀人诡计,心思全都花在清理痕迹上了。

    你怎么能这么不柯学?

    平成的福尔摩斯先生有些郁闷。

    这的确是他从未对付过的那一类犯人,意外地让人头疼。

    “不...这家伙不可能把方方面面都注意到!”

    “仔细观察...说不定还会有突破点。”

    工藤新一铆足了劲,准备跟犯人斗智斗勇。

    但是...林新一又出声了:

    “那个...”

    “这还用得着从其他地方找证据吗?”

    “你是不是以为,清洗稀释过的血迹没办法鉴定DNA,只有肉眼能看到的血迹才能鉴定出DNA?”

    “是不是觉得血迹少得肉眼都看不见,法医就没办法提取检验了?”

    林新一这样表情古怪地说道。

    “额?”那个年轻人脸色一变:“你、你说什么呢...”

    “那么微量的血迹,也、也能验出DNA吗?”

    “当然可以。”

    林新一看着凶手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表演拙劣的小丑:

    “对微量检材的DNA提取、纯化本来就是法医物证学的研究重点。”

    “而鲁米诺反应也并不会干扰到DNA的提取。”

    “所以,只要对你做鲁米诺潜血测试,再从显示蓝色荧光的部位取下一定量的染血皮屑,就能很轻松地鉴定出那些血液到底是属于谁的。”

    潜血检材的血痕含量极少,常规的DNA提取法受载体体积限制,无法获得PCR扩增所需的模板DNA量,的确很难得到较好的DNA分型。

    但这其实一点不是问题,对微量检材的DNA纯化提取技术可以帮到大忙。

    比如说磁珠法核酸纯化技术,该技术采用了纳米级磁珠微珠,这种磁珠微珠表面标记了一种官能团,能同核酸发生吸附反应。

    此外还有柱纯化法,这种技术使用的核酸纯化柱采用硅胶膜作为核酸的特异性吸附材料,而对其他生物材料基本不吸附,可以保障最大程度地回收样品中的DNARNA,同时去除其他杂质。

    这些技术在未来成熟到可以被制成现成的纯化提取试剂盒,只要买回来,按照说明书一步步操作就行了。

    当然,林新一倒是不太清楚在如今的96年,这些技术有没有投入运用。

    说起来,DNA检测是在84年才开始用于刑侦,那DNA纯化技术在现在或许还是什么没有投入实战的前沿科技。

    “应该找机会向宫野志保学习学习...”

    “她是生物学家,应该比我更懂。”

    林新一只是使用技术的,不是研究技术的。

    就像挖掘机驾驶员估计也不太了解挖掘机设备的发展历史,他在这方面的确不太了解。

    但就算还没投入运用也没关系,大不了先把这凶手身上沾血的检材收集下来,存到10年之后再检查。

    这段时间里生物科学技术发展迅猛,到21世纪初,那些针对肉眼不可见的微量血迹的检测技术一定都成熟了。

    而曰本的刑事追诉期是15年,这混蛋绝对逃不过法律的惩罚。

    只不过...这样会让凶手再逍遥法外很久。

    迟到的正义恐怕很难算是正义。

    所以,林新一干脆不管这些技术目前有没有成熟,只是摆出一副“你死定了”的面孔,语气冰冷地对那个年轻人说道:

    “蠢货,这样的见识还死撑?!”

    “你应该根本不知道吧——”

    “法医只要把你身上显示蓝光的染血皮屑取下放入烧杯,增加消化液进行温育,再提取后过柱抽提洗涤...就可以利用纯化柱将大体系的消化液反复过柱抽提,让消化液中有限的DNA在这个过程中浓缩到柱膜上。”

    “最后加入小体积纯水洗脱,就能得到高质量高浓度的DNA了。”

    为了增强说服力,林新一干脆把详细的操作流程也说了一遍:

    “到时候,警方自然会分辨出你身上的血液到底是属于谁。”

    “而如果在你手上发现的血液是死者的...”

    “呵,你觉得自己还有狡辩的余地吗?”

    “我...我...”

    那个年轻人的脸色异常苍白。

    他的确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能够测出潜血DNA的科学技术,也不知道这种科学技术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

    但是,听到林新一那样长篇大论地说着一听就很专业的话...

    没有文化的他也只能信了。

    想到这里,那家伙不知不觉地流出冷汗。

    他一边紧张地绷紧身体,一边不自觉地向后倒退。

    “你还想逃走?”

    林新一眉头微皱。

    毛利兰小姐攥紧拳头,激起一阵清脆的响动。

    “我....”

    那年轻人的眼里满是不甘。

    但是回想到楼梯口那面被打碎的墙,他还是脸色铁青地停下了脚步:

    “我认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