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柯学验尸官

作者:河流之汪 | 恐怖惊悚

收藏

  【这是柯南同人】本书全称:《刚再次穿越到柯学世界就被名侦探指证为头号犯罪嫌疑人,做为仵作官的我现在的一点儿不慌》正是黎明时分,天色尚且有些昏暗。。

    毛利兰和林新一把现场封锁起来得十分能及时。刚在站台上的候车乘客们一个都没走掉,统统离开了这里。而工藤新一再亲自出马将自己的身份一亮,闻听名侦探就在这里准备好着现场表演推理,乘客们的情绪也都占时低缓了下去——相比较之下,初出茅庐的林新一但是有了点名气,但刚刚在站台上的候车乘客们一个都没跑掉,全都留在了这里。。...

    毛利兰和林新一把现场封锁得十分及时。

    刚刚在站台上的候车乘客们一个都没跑掉,全都留在了这里。

    而工藤新一再出面将自己的身份一亮,听闻名侦探就在这里准备着现场表演推理,乘客们的情绪也都暂时平缓了下来——

    相比之下,初出茅庐的林新一虽然有了点名气,但还是远远没有工藤的人气旺、威望大、说话管用。

    再然后,电车站的安保和工作人员迅速赶到。

    他们在工藤的指挥下打电话报警,然后顺势接管了现场。

    就这样,这些安保人员配合着将把站台上的乘客们聚拢看好,不让他们中间有人有机会偷偷离开。

    理论上讲,凶手现在很大概率就被困在这些乘客中间。

    嫌疑人的范围已经被缩小到一个较为有限的程度。

    但是...

    “人还是太多了。”

    “这站台上可是足足有100多个乘客啊!”

    工藤新一将目光从那一百多号乘客脸上一一扫过,一时之间毫无头绪。

    而他刚刚也问过这些在场的乘客了:

    在凶手悄悄从卫生间里逃出来的时候,他们基本都在聊天、发呆、看报纸,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那卫生间附近的情况。

    也就是说,凶手已经成功地避开了现场的目击,无声无息地混进了这100多号候车乘客之间。

    “想只靠观察就把凶手从他们中间揪出来,基本是不可能的。”

    “看来还是得先去案发现场调查——只有从现场找到凶手遗留的有用线索,才能更准确地从人群中锁定到他。”

    工藤新一很快就确认了调查方向。

    然后,面对突如其来的挑战,一种别样的兴奋又从他的心底涌了起来。

    “林新一先生。”

    工藤转过头,看向林新一的目光中带着股特殊的斗志:

    “虽然是一场不幸的意外...”

    “但这一起案件,或许又是一次对决的机会。”

    林新一:“.......”

    怎么感觉他昨天才刚听过类似的话。

    而且,这才隔了一天不到...“对决”还真就又来了。

    真是邪门啊...过了今天,以后还是尽量躲着这位工藤侦探走吧。

    林新一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还是含糊其辞地答应了:

    “嗯,先去现场看看。”

    发生在面前的案子他没办法视而不见。

    更何况,林新一马上就要被派去警视厅当卧底了。

    按照那个GIN老大布置的卧底计划,他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多破案子、抬高声望、打造广受尊敬的伟光正人设。

    是的,虽然说出来有些奇怪,但事实就是如此——

    林新一要是不积极打击犯罪的话,可是会让某位犯罪分子很不高兴的。

    于是,林新一半推半就地答应了工藤所谓的挑战。

    “好!”

    工藤嘴角浮现出了斗志昂扬的笑:

    “林新一先生,那我们现在就去现场调查吧。”

    说着,他迫不及待地迈开步伐,不管不顾地往那杀人现场去了。

    但林新一却没有就此跟上。

    他下意识地走了几步,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那个,铃木小姐?”

    林新一走到了铃木园子身边。

    她现在正眼泪汪汪地抱着闺蜜毛利兰的胳膊,一脸后怕地,讲述着自己刚刚在洗手间里被凶手偷袭的经历。

    但是,一听到林新一的声音...

    铃木大小姐就蓦地停下哭诉,把眼角渗出的泪滴一抹,颇为期待地问道:

    “林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想看看你的伤。”林新一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刚刚出来的时候捂着脖子,是不是被凶手伤到颈部了?”

    “是、是啊。”

    “那家伙从背后狠狠地给了我一记手刀,到现在都很痛呢。”

    铃木园子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后颈,不由地有些好奇:

    “不过,你要看我的伤...是要通过这个查案吗?”

    “不...这和案子无关。”

    林新一毫不掩饰地回答道:

    “颈部受伤可是很危险的。”

    “我也勉强算个医生,让我看看你的伤势怎样。”

    “如果严重的话,最好还是赶快去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唉?”

    铃木园子和毛利兰都微微一愣:

    她们都没想到林新一现在竟然不急着去查案,反而过来帮忙验伤。

    “林新一先生,你现在不去现场吗?”

    “工藤可都抢先一步去调查了啊!”

    铃木园子这样不解地问道。

    “我又没兴趣参加什么推理比赛。”

    “既然现场和尸体都好好地保存在那里,那我晚去一两分钟也没关系。”

    “作为医者,先把受伤的人照顾好才是最紧要的。”

    法医也是医,法医学生在读书时也是要去医院实习,以医生的身份给活人看病的。

    而对林新一来说,晚一分钟去验尸完全没有影响。

    倒是帮活人检查治疗,得越早越好。

    更何况,林新一很清楚...对人来说,颈部是一个非常“娇气”的部位,如果在受伤后不及时加以检查,很可能会引起非常严重的后果。

    比如说,他在上学时就听老师讲过一个案例:

    某人在颈部受伤后感到颈部持续疼痛、吞咽稍显困难,以为是可以自愈的轻伤,就没有去医院检查。

    结果,两天之后,此人因为杓状软骨受损发炎,引发充血、水肿和出血,阻塞了呼吸道,送去医院也没抢救过来,最后窒息死亡。

    此外,还有因为脖子受伤没去治疗,结果颈脊髓受损引发瘫痪的,寰枢椎错位导致猝死的...吓人的案例多得是呢。

    “让我看看吧。”

    “后颈受到重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新一这样语气认真地说道。

    “嗯...”

    铃木园子轻轻哼声表示同意,难得地展现出了自己作为大小姐的文静一面。

    然后,她转过身来,轻轻撩起头发,将后颈上的伤势展现出来。

    “瘀伤程度较重,但面积不大,看着还好...”

    “那,铃木小姐,你现在有头昏、脑胀、呼吸困难、上肢发麻等症状吗?”

    林新一有条不紊地问道。

    “没有。”园子回答道。

    “这样就好,至少没出现最严重的情况。”

    “用手摁一下上斜方肌...额,就是脖根和肩背交界的位置,看看会痛吗?”

    “不会痛。”园子用手指轻轻按压自己的肩背部,如实回答。

    “很好,疼痛也没有放射到肩背部。”

    “看来只是表面瘀伤,颈椎没出问题。”

    林新一这样自顾自地说着,又最后补充道:

    “你再试着扭一下脖子,如果只是瘀伤表面轻微疼痛,而没有脖子发硬、转动受阻的感觉,那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嗯!”

    铃木园子轻轻应了一声,眼睛都在发亮:

    果然,她这次看中的帅哥不仅聪明,而且还非常体贴。

    一点都不像小兰喜欢的那个推理狂。

    工藤那家伙一碰到案子就会忘了自己的青梅竹马,不管不顾地独自冲到最前。

    但林新一却完全不同,他既愿意为死者发声,也愿意为生者停下脚步。

    相比之下...明显是后者更好嘛!

    要是自己能把这男人顺利拿下,以后就轮到小兰羡慕她了!

    哇哈哈哈哈....

    铃木大小姐在内心狂笑起来。

    林新一倒是不知道自己只是出于医者的本能帮忙验了次伤,身子就又被人馋了。

    他现在只是在自顾自地思考着:

    “凶手攻击的是铃木园子的后颈,用的力气很大,目的显然是要将她击昏。”

    “但凶手估计是电影看多了...”

    “要把人击昏的话,可不是这么打的。”

    电影里大致演得没错,击中脖颈的确能致人昏厥。

    医学上,称这种由外力触发的晕厥为颈动脉窦性晕厥。

    但是,如果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大脑供血不足引发昏迷,比起后颈,攻击离颈动脉最近的侧颈部才更加有效。

    凶手明显是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才选择攻击后颈。

    正因如此,加上铃木园子本身身体较为健康、血压状况良好,所以才没有被凶手一击击晕。

    当然这也幸好,幸好凶手一开始就没起杀心,不然后果绝不会这样美好。

    呆在工藤大侦探身边可真危险啊...

    林新一心中一番感叹。

    然后,反正园子的伤也验完了,他便又迈开脚步,准备赶往位于洗手间的杀人现场。

    “哦,对了。”

    林新一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出声提醒道:

    “铃木小姐,瘀伤前期最好用冰敷,这样能减少发炎和肿胀。”

    “这里没有冰袋,可以去自动售货机买瓶冰可乐代替着用。”

    “嗯?”

    铃木园子心中一动:

    那个男人又为她停下来了!

    哈哈哈哈,果然本大小姐的魅力还是起作用了吧?!

    于是,她马上使尽浑身解数,用一副病弱可怜的模样释放起个人魅力:

    “那,林新一先生...”

    “我感觉脖子还是很疼,不方便多活动。”

    “你...你能再帮我做那个冰敷治疗吗?”

    “......”

    “不行。”

    “冰可乐你自己买。”

    林新一果断地加以拒绝,小步快跑着溜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