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绝色赌妃

作者:晚歌清雅 | 恐怖惊悚

收藏

  这年头,姐姐妹妹都穿了,好吧,那咱也穿了吧。不懂历史,不懂政法,那咱就大权独揽吧。会烧菜,会喜欢画画,只会打游戏,玩扑克,那咱就带两副扑克牌穿吧。人家开酒店,开美容店,那咱就开个赌坊吧!题写为异世赌馆,口号为:为全面普及扑克牌事业而奋斗拼搏终生!迎接宾客用美女,端茶送水用美男,再做几个毛绒熊熊做吉祥物……努力把赌场驶进京城,驶进皇宫,开遍全世界……但是在这之前,得先想办法填饱自己的肚子。罢了,小子,算你倒霉了,本姑娘最终决定就选你了!我最后只能板起脸来吓他,“命令”他去睡床,说他不去的话,我就生气了,再也不理他,也不让他去赌坊玩了。他这才像被无奈逼上。

    由于我也想买东西让碧崖带回去送给端王做礼物,就向裴若暄请了半天假,陪碧崖去街上挑衣服。怎么说我现在也算发达了,这一个月被我搜刮来不少钱,也有必要买点东西感谢一下端王那时...

    由于我也想买东西让碧崖带回去送给端王做礼物,就向裴若暄请了半天假,陪碧崖去街上挑衣服。怎么说我现在也算发达了,这一个月被我搜刮来不少钱,也有必要买点东西感谢一下端王那时的收留之情。

    逛了好几条街,挑了件蓝色的长袍,配了件月白色金色绣线罩衫,肯定很衬端王那温雅又高贵的气质。抢着付了钱,再三叮咛碧崖回去一定不要说是我付的钱,要说是画卖的价钱又高了。碧崖愣愣地点点头,也不知道明白了没有。唉,不理他了!

    另外又买了一些上等的茶叶、一些对身体有益的花茶、还买了一方上等的好墨和一套据说是啥啥年代的上好毛笔,全部塞给碧崖让他带回去,然后叮嘱他下个月再出来的时候,一定要来找我,我还想跟他混回去去看看一下端王帅哥呢!

    跟碧崖分手后,我在街边买了一包糕点,再买了一串糖葫芦,一边吃一边往回走。想来想去其实端王真的很不错呢,人长得帅,性格温柔,细心体贴,而且看他那纯洁的样子,肯定不会去搞婚外恋,这种绝世好男人在我们现代早就绝种了,在这里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哪!

    想得出神,停下脚步来,果然,我还是应该去傍他呀!就算他不是有钱人,那也可以泡他的呀!他画画赚钱,我在赌坊当老板,我们也算是双职工了,不错不错!值得考虑!不过,有个问题,他现在相当于被软禁在端王府……

    为难地皱起眉头,忽然灵机一动,恍然地一拍手。下个月的祭典他也要参加,到时候看看能不能趁乱把他救出来,然后隐姓埋名,远走高飞,哈哈哈哈!

    一个人想得美滋滋的,太得意了,啪的一声,嘴里叼着的一颗山楂掉地上了。我正要低头看,忽然闻到一股香气,刚一愣,就有一块手帕按上了我的嘴巴,接着就是眼前一黑,一个像麻袋一样的东西当头罩了下来。

    天哪!我遇到什么事情啦!强盗吗?劫财还是劫色!

    呜,天哪,两个都不要劫!

    完了,头开始发晕了,腿上也没力气了——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里的大床上,枕着缎面的软枕,盖的是薄丝一样的被子,帐子是浅橙色的,还镶着金丝,喵的,还真是奢侈,把这帐子拆下来,拿去卖,估计也能卖五十个金铢以上。

    我晃晃头,想坐起身,这才发现我的手脚被绑着。像虫子一样在床上拱动了一下,发现没有挣扎的可能,终于放弃了,大骂一声:“靠啊!谁绑的老子!”

    “呵呵呵。”

    传来一阵轻笑声,很快就有一道人影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一身淡萌黄色的长衫,整理地束着发,清秀的五官算不上俊美,不过人靠衣装,所以看上去有一股风liu俊赏的味道。不过看着眼前这家伙好像很眼熟啊,很像是——

    “呵呵,温老板不认得我了呀,是我啊,我是小三!”那翩翩少年看着我,忽然笑眯眯起来。靠啊,我认出来了,这个贱贱的笑容,果然是沈三那厮!

    “沈三!”咬牙切齿地喊一声。“你干嘛绑着我!你想干什么?!”

    沈三委屈地说:“我这样冒昧地请温老板来我家,不是怕温老板醒了要打我嘛,所以安全起见,就先绑着,温老板不打我的话,我就给您松开!”

    “那还没快松开!”我瞪着他。

    “好嘛好嘛!”沈三似笑非笑地坐到床前,却不来解我的绳子。我不耐烦地催他,他却撒娇似地说。“求温老板我一件事情。”

    “有什么要求,一下子说完!”我靠,想不到我温雅温大老板也有被人绑票勒索的一天!真是人生中的奇耻大辱啊!等给我松了绑,到时候沈三你个龟孙子,非打得你满地找牙不可!

    “温老板以后都住在这里,好不好?”沈三凑了脸来,像小猫一样在我脸侧蹭啊蹭。

    我吓了一跳,连忙往床里面拱了一下,跟他保持距离。“我有住的地方,不用客气。”

    “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厮竟然顺势爬上chuang来,紧跟着我过来,低下脸在我耳侧压低声音说。“是上次提过那个,我要包养温老板。吉祥赌坊的后台老板给你多少钱,我给双倍。”说着,张着用嘴巴咬住我的耳朵,暧mei地轻抿着。

    我吓得放声大叫起来:“沈三,你这个同性恋,老子是女人,我是女的,放开我!”

    沈三一听,果然放开了我,直起身子看我。我呼出一大口气,暗自庆幸他果然是个同性恋,下一秒就看到他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