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绝色赌妃

作者:晚歌清雅 | 恐怖惊悚

收藏

  这年头,姐姐妹妹都穿了,好吧,那咱也穿了吧。不懂历史,不懂政法,那咱就大权独揽吧。会烧菜,会喜欢画画,只会打游戏,玩扑克,那咱就带两副扑克牌穿吧。人家开酒店,开美容店,那咱就开个赌坊吧!题写为异世赌馆,口号为:为全面普及扑克牌事业而奋斗拼搏终生!迎接宾客用美女,端茶送水用美男,再做几个毛绒熊熊做吉祥物……努力把赌场驶进京城,驶进皇宫,开遍全世界……但是在这之前,得先想办法填饱自己的肚子。罢了,小子,算你倒霉了,本姑娘最终决定就选你了!我最后只能板起脸来吓他,“命令”他去睡床,说他不去的话,我就生气了,再也不理他,也不让他去赌坊玩了。他这才像被无奈逼上。

    胖子被我的一句强似一句的语气连珠炮似地轰到傻了眼,乖乖的地掏出钱说:“我付账。”切,小样!早付账不就好了!浪费了姑奶奶这么多口水!递过来十金铢来,极为随手地塞到自己的腰包。后面那群人中有人低声地窃窃私语:“好贵啊!摸一下就十个金铢。”“是啊,都可切,小样!早付钱不就好了!浪费姑奶奶这么多口水!接过十金铢来,极其顺手地塞进自己的腰包。。...

    胖子被我的一句强似一句的语气连珠炮似地轰到傻了眼,乖乖地掏出钱说:“我付钱。”

    切,小样!早付钱不就好了!浪费姑奶奶这么多口水!接过十金铢来,极其顺手地塞进自己的腰包。

    后面那群人中有人小声地窃窃私语:“好贵啊!摸一下就十个金铢。”“是啊,都可以去飘香院逍遥一个月了。”“不过,摸下手还可以啊!”

    靠之,都是些试图着想占便宜的渣!看来下次得把摸小手的钱也往上提提。

    不过看来裴大美人的感召力果然强啊,啥时候来个初ye拍卖会,哇哈哈,肯定赚翻了呀!把他卖出去,然后让司剑他们半途把他救回来,换个地方继续卖,嘿哈嘿哈,我真是太有才了!要发财了!

    正想得开心,忽然胳膊上被人拧了一下,呜啊,疼死了。

    谁干的?!我回头怒目而视,不对啊,我旁边没有其他人,除了一个裴若暄——死样,肯定是他干的,还假惺惺地装作在看牌。喵的,拧回来!

    “啊,温老板也偷摸裴裴姑娘!”

    他奶奶的,有个王八蛋叫了起来!

    我回头扬拳恐吓:“妈的,裴裴是老子乡下订下的媳妇,爱摸不摸,关你小子鸟事!”

    那小子见风使舵,连忙拍马屁说:“啊,是吗,那太好了!温老板与裴裴姑娘,那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恭喜温老板,恭喜裴裴姑娘!”

    这才乖!摸摸头。

    渐近中午,21点玩的人越来越多,已经从一副牌加到了两副,大家也都熟悉规则了。我留了个伙计看着局子,自己来到门口透口气。陆陆续续有人进来赌坊,其中十分之三的人是冲着新式赌法来的,十分之七的人是来看大美女的!我靠!看归看,敢乱摸,打断你们三条腿!

    不对,多摸我赚的钱越多,哈哈,多摸多摸,不用客气,多多益善。

    翘着脚看门前人来人往,忽然眼睛一亮,竟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人。

    “碧崖!”我连忙挥手叫他。

    那小子听到叫声,傻乎乎地转着头四下里看,看着那茫然的目光从我脸上一扫而过,我就知道,那家伙没认出我来。真是的,不过是换了个造型而已,就不认得了,笨蛋!

    我直接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说:“是我在叫你,我是温雅。”

    “啊,温姑娘!”碧崖终于认出来了。

    一听他的叫声,我拖起他把他拉离赌房,被赌坊的人听到,可有得麻烦了。

    “你今天又是来卖画的?”

    “是啊。”碧崖还是很老实地点点头。“不过,有些东西是王爷吩咐要交给温姑娘的。”

    “咦,是什么?”我奇怪地问。

    难道是情书?

    曾经有一名温柔可爱的绝世大美女——我出现在他的面前,但是他没有珍惜,当我离开的时候,他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说……以上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碧崖把抱在手里的包裹打开,拿出一封信和一卷画轴递给我。“我只记得温姑娘是在这附近的,但是具体不记得了。正不知道怎么找姑娘呢,还好温姑娘看到我了!”

    “画?”我先把画轴打开了,一眼就看到一汪清澈的湖水边有个小美女朝着我俏皮地笑,眼神灵动,笑容鲜活,栩栩如生,与那阳光下的水光相映成辉,异常好看。

    画得真好!不过这女人谁啊,好眼熟,仔细分辨一下,喵啊,这画的好像是我耶!不是吧,端王还记得那天我向他要画像的事情啊,太感动了,我只是随口提了一下,自己都快忘记了,他居然还这么用心地记着。

    随即拆开信,果然上面先是非常礼貌地问候我这一月过得怎么样,然后道歉说差点忘记了为我画画,又继续道歉说是凭着印象作画,画得不好之处多多见谅。唉,画得那么好还这么谦虚,端王真是个好到没话说的好同学。我想着是不是改天拿着我的画去给他看看,那样他就会知道自己的画有多好了。

    拉了碧崖进赌坊,来到我的大老板专座,找过纸笔来给端王写回信。不会用毛笔写字,所以还是用水笔写。怕他看不懂,就尽量把一个一个的字写得端端正正,写了几百字,就花了我将近半个小时。然后方方正正地把信叠好,塞进信封,哈哈,忽然想起这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很有初恋的时候第一次写情书的感觉啊!

    然后带着碧崖在赌坊里参观了一番,他提起这次出门还有件事情,就是端王还吩咐了他买套新衣服回去,据说是下个月在相国寺的祭典,望帝陛下破天荒地下了圣旨邀请端王也过去。介时所有皇孙贵胄,满朝文武都会列席,所以端王紧张得不得了。

    我一听第一个反应就是问:“能不能去看的?”

    碧崖点点头说:“往年都是会放一些百姓进去观礼的。”

    嘿嘿。到时候,我一定要挤进去的,去拍几张古代祭典的照片,拿回去拍卖,嘿哈嘿哈。发财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