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绝色赌妃

作者:晚歌清雅 | 恐怖惊悚

收藏

  这年头,姐姐妹妹都穿了,好吧,那咱也穿了吧。不懂历史,不懂政法,那咱就大权独揽吧。会烧菜,会喜欢画画,只会打游戏,玩扑克,那咱就带两副扑克牌穿吧。人家开酒店,开美容店,那咱就开个赌坊吧!题写为异世赌馆,口号为:为全面普及扑克牌事业而奋斗拼搏终生!迎接宾客用美女,端茶送水用美男,再做几个毛绒熊熊做吉祥物……努力把赌场驶进京城,驶进皇宫,开遍全世界……但是在这之前,得先想办法填饱自己的肚子。罢了,小子,算你倒霉了,本姑娘最终决定就选你了!我最后只能板起脸来吓他,“命令”他去睡床,说他不去的话,我就生气了,再也不理他,也不让他去赌坊玩了。他这才像被无奈逼上。

    “啪”地一巴掌拍掉!“臭小子,看很清楚,老子是男人,别这么饥不择食!”沈三少摸着被12-0几条红印的手缩回去去,受了委屈地说:“因为才只可惜嘛!温老板要不然个姑娘家,我早已出兵抢回去去金屋藏娇了!”“皮猴!”我瞪了他几眼,已不再理他。又低头看一看趴在地上捂着头沈三少像是看出我的为难,又挨身过来笑嘻嘻地煽风点火。“温老板,您看要怎么处理来着?是您下令剁手指,还是我去收宅子,或者我委屈点,让他妹妹来抵债也行的!”。...

    “啪”地一巴掌拍掉!“臭小子,看清楚,老子是男人,别这么饥不择食!”

    沈三少摸着被打出几条红印的手缩回去,委屈地说:“所以才可惜嘛!温老板要是个姑娘家,我早就发兵抢回家去金屋藏娇了!”

    “皮猴!”我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低下头看看趴在地上捂着头痛苦地扭曲的身体的张龙,看来他大概是被沈三少那一脚踹到什么地方了,痛得脸色都发白了。本来想说把他拖下去剁掉三根手指的,好让他记住这个教训,不要赌输了就昏了头乱下注。这下子看到他这个样子,又有点不忍心了。

    沈三少像是看出我的为难,又挨身过来笑嘻嘻地煽风点火。“温老板,您看要怎么处理来着?是您下令剁手指,还是我去收宅子,或者我委屈点,让他妹妹来抵债也行的!”

    “你少来!想得美!”我横了他一眼,喵的,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欠揍。在张龙身前蹲下身,说。“张龙,愿赌服输,这是行里的规矩,你也该知道。要怎么样,你自己选一样吧!”

    张龙蜷着身体像蚯蚓一样扭动着,断断续续地说:“宅子,是祖上留下的,不、不能没——”

    靠之,既然知道祖宅不能丢,那还押出去?!真是渣啊!

    我站起身,对那小厮说:“找几个人,带他下去吧。”

    “是,温老板。”

    小厮刚要领命下去,就听到躺在地上的张龙一声凄厉的叫喊:“不要啊!”然后就觉得小腿一紧,低头一看,原来是张龙那厮扑过来抱住了我的腿,一边呻吟着说:“不要啊,温老板,我上、上有老,下有小,全靠我这双手过活……求老板,可怜可怜小的吧……”

    虽然心里痛恨这家伙真是没有骨气,但看他哭得这么惨,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软,正要回头向沈三少建议,要不各退一步,把房契折换成钱币,让他立张欠据以后慢慢还。刚要开口,忽然有人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吃了一惊,回过头看,竟然是司琴。

    我皱了皱眉,不明白地看着他,他朝我摇了摇头。我刚犹豫了一下,就听到脚底下的张龙断断续续地说:“……我妹妹、她、她在苏记……绣庄……”

    我靠!“你这家伙——”我真恨不得一脚踹过去,竟然有这样的人,自己做出的事情却不敢承担,要妹妹去抵债。渣啊!败类!

    沈三少的嘴角慢慢浮现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抬手朝着几个狗腿子打一记响指,说:“走,我们去找人。”

    看他们就要转身走了。“你们!”我有些急了,司琴抓着我的手却又收紧了一下,低声说。“双方都同意的事情,我们管不着。”

    “但是——”我还是觉得心里郁闷啊,赌输的是张龙这个废柴,为什么要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家去遭罪啊?!我怎么想,心里就怎么不爽!不爽啊!

    人群在沈三他们的走开后渐渐散去,司琴也终于松开了我的手。我连忙跟上几步,来到楼梯边看着沈三一拨人下到一楼大厅里。这时,迎面从门口进来一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一身素朴的粗布衣衫,梳着双环髻,娃娃脸,大大的眼睛,很清秀可爱。

    她跟在一个中年汉子的身后进来,与沈三擦肩而过,走过之后,沈三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然后抬手示意家仆们停下脚步。

    我心里一惊,难道这个美眉就是——

    果然,接着沈三的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停下脚步指使手下的人抓人。由于赌场里面太吵,我听不到他们的说话,但只是看到那姑娘惊惧的表情,和一声声高呼“哥哥”的声音,我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抓过那个领路的小厮问他。“你知道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吗?”

    “好像是叫张灵。”

    我一点头,就要往楼下跑去。司琴又跟上来,闪身拦到我面前,不等他开口,我就说:“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司琴看着我,迟疑了一下才让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