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绝色赌妃

作者:晚歌清雅 | 恐怖惊悚

收藏

  这年头,姐姐妹妹都穿了,好吧,那咱也穿了吧。不懂历史,不懂政法,那咱就大权独揽吧。会烧菜,会喜欢画画,只会打游戏,玩扑克,那咱就带两副扑克牌穿吧。人家开酒店,开美容店,那咱就开个赌坊吧!题写为异世赌馆,口号为:为全面普及扑克牌事业而奋斗拼搏终生!迎接宾客用美女,端茶送水用美男,再做几个毛绒熊熊做吉祥物……努力把赌场驶进京城,驶进皇宫,开遍全世界……但是在这之前,得先想办法填饱自己的肚子。罢了,小子,算你倒霉了,本姑娘最终决定就选你了!我最后只能板起脸来吓他,“命令”他去睡床,说他不去的话,我就生气了,再也不理他,也不让他去赌坊玩了。他这才像被无奈逼上。

    “提问得好了,除了额外奖励哦!”“把你的脏手挪开!”我又呜呜了几声。他像是是听得懂了,终于等到有动作了。用半个身子压着我,空出一只手从怀中摸了什么出,抵到我的脖子上。冰凉凉的,晕,是匕首!他想干嘛?会是想杀人灭口吧?不对,我又没撞破他的什么好事情他好像是听懂了,终于有动作了。用半个身子压着我,腾出一只手从怀中摸了什么出来,抵到我的脖子上。冰凉凉的,晕,是匕首!他想干嘛?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不对,我又没撞破他的什么好事情——啊,难道是想先X后杀?!晕,姑奶奶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不能在这里晚节不保!。...

    “回答得好了,还有奖励哦!”

    “把你的脏手挪开!”我又呜呜了几声。

    他好像是听懂了,终于有动作了。用半个身子压着我,腾出一只手从怀中摸了什么出来,抵到我的脖子上。冰凉凉的,晕,是匕首!他想干嘛?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不对,我又没撞破他的什么好事情——啊,难道是想先X后杀?!晕,姑奶奶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不能在这里晚节不保!

    他看我安静下来了,就慢慢地松开了手,那把阴森森的匕首却还是很亲密地贴在我的肉上,害得我动都不敢动一下。

    “不要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嘛,难道我像是那种不解风情的人吗,会一不留情毁了这张这么漂亮的脸?”他伸手看似怜惜地用手心摩挲着我的脸颊,还不时地往我的脖子上吹着轻气,吹得我毛骨一阵悚然。“你胆小不小啊,居然敢骗我,温雅?”

    “你偷听我和王爷的话?!”卑鄙无耻啊!

    他一扬唇,不以为然地笑笑。“你们又不是说的悄悄话,被经过的我听到又有什么稀奇?”

    强词夺理,卑鄙小人!这是我对他的定义。当然这个评价我不会在这个时代告诉他,要知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这种滋味,还真是不好挨啊。

    他似乎是看见我怒目瞪着他,那两道剑眉不由地蹙了蹙,手腕一转,匕首更加紧贴我的皮肤,快陷到肉里了!“你小心点!”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要我小心也行,那就乖乖告诉我,你接近枫眠,是什么目的?”

    本来还以为他要问什么有建设性的问题,却没想到是问这个。看来他跟帅哥王爷的关系不一般啊,是在担心我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怀着某种不良的目的来接近端王,并试图对他不利吧。真是老套!我翻翻白眼,说:“傍他呗!”

    “傍他?”镜夜的语气顿了顿,半眯起的眼睛里微带上了些危险的意味。“用我听得懂的话解释一遍!”

    靠,“威武不能屈”这句话到底是哪个死人说的,让他来感受下下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试试?!TNND,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让他先去学这句话!

    “傍他,就是指赖着他,吃他的,用他的,顺便骗财骗色,就这样。”我承认我是个很没骨气的人,我很老实地全部交待了。坦白从宽嘛!

    “是吗?”凤镜夜的一双“狼”眼忽然变得有些高深,过了一会,又笑嘻嘻地凑近身来,贴到我耳边,轻声说。“那傍我吧,我比他有钱。”

    我倏地起了一身的寒毛,但另一边有刀子抵着,又不敢侧头。“不必客气,我不贪心,傍一个就行了。”谁知道这只色狼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我相信一个真理,就是无缘无故送上门的,肯定没好货!

    “我让你骗财骗色!”他又贴近了几分,笑眯眯地说。

    我鸡皮疙瘩快掉一地了,连忙说:“你不用再说了,我温雅可是有原则的人。也不是看到一个有钱人就想傍,现在既然决定要傍王爷了,除非他拒绝我,否则我就不会改变心意!”

    “哦?”他扬了扬眉,说。“看不出来啊,小野猫,你胃口不小啊,居然看上枫眠了?”

    我汗,虽然我是挺喜欢这位温柔体贴的端王爷的,但距离“看上”,应该还有些距离吧?不过瞅着眼前那一双虎视眈眈的狼眼,我就挺挺胸,壮起声音说。“不行吗?平民百姓就不能看上王爷了?真是迂腐,势力眼!”

    “我好像没说什么吧?”凤镜夜冷冷淡淡地说。

    呃,他好像是没说“不行”之类的话,但是就算理亏,气势上也不能亏!“总之,我对王爷一片真心,天地可鉴,你以后要是再对我毛手毛脚的,我就去告诉王爷,让他治你的罪!”

    凤镜夜盯着我的脸看了一阵,忽然撇着嘴角笑了起来:“但是我并不认为枫眠会为了你这样一个女人而治我的罪诶!”

    我瞪了他一眼:“那是你以为!”

    “是吗?”他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邪恶的神情,蹭着我的身体,俯首过来轻咬着我的耳朵说道。“不如,试试看吧。我现在就要了你,看看他的反应,如何?”说着,俯首就往我的脖子上亲去。

    我的手被他压在身边,动不了,只能放声大喊:“救命啊!有色狼!救命啊!”

    喊到第三声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被重重压在假山上的身体一轻,一股晚风过来,竟然机伶伶地打了个哆嗦。转过目光一看,原来是凤镜夜这只色狼放开我了。

    趁我一怔的时候,他忽然伸手在我的脸上捏了一把,低骂了声“小笨蛋”,就转身走了。

    等我回过神来,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院落的那一边,只余下空气中淡淡的一抹***香。

    靠,他居然骂我笨蛋?!

    我怒!我温雅温大小姐聪明伶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这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情!那只死色狼,你给我记住了!

    我朝着他离去的方向打了几拳,然后愤愤地回房间去睡觉。暗自告诫自己,下次出门,无论距离远近一定都要带上我的防狼喷雾。

    古代太危险了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