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毁灭日,从一代宗师开始

作者:狂奔的老猫 | 军事历史

收藏

  世界彻底毁灭的林恩意外获彻底毁灭日最原始基因,“孱弱,可伶,又孤独无助”的他就在无数世界的再次穿越之旅。现阶段世界 一代宗师,挖墓,待定世界 战锤?哈利,海盗,权游,灵笼。作者的话:这真的也不是一本仅有打打杀杀的书,相反地,我更希望能它的风格能简单轻松一点儿。对死亡的恐惧甚至让他高价买来一套真正的宇航服穿上。只为了能多活哪怕一分钟!。

    司藤不喜欢看戏!上海滩可不只流行的胶片电影,也流行的京戏,影院不多,戏院可不少,梨园名角的风头但是要盖过电影明星的!她看的时候很宁静,反而是电影散场后便会再次提醒自己一声,“假的!”是怕自己入了戏。戏正唱酣处,身旁的邵琰宽发出邀请她去后台看一看,两人沿着后台戏正唱到酣处,身旁的邵琰宽邀请她去后台看看,两人沿着后台的窄道竟直接来到了台上!。...

    司藤喜欢看戏!

    上海滩可不止流行胶片电影,也流行京戏,影院不多,戏院可不少,梨园名角的风头可是要盖过电影明星的!

    她看的时候很安静,反倒是散场后便会提醒自己一声,“假的!”

    是怕自己入了戏。

    戏正唱到酣处,身旁的邵琰宽邀请她去后台看看,两人沿着后台的窄道竟直接来到了台上!

    往常哪有戏唱到一半自己上台的道理?

    司藤满腹疑惑的走在台上,台上的角儿却依旧各行其事,好像没看见这两个格格不入的人一样。

    行走在他们中间,恍惚间自己也成了故事中的人,一个念头在心间翻滚:

    “这世上,有谁不是在演戏?这偌大的人间,谁不是扮上像,化上妆,上台唱着早就准备好的台词!”

    邵琰宽却在这时,单膝跪在戏台中间,一脸深情的对着自己说道:

    “司藤,这台上唱的,都是假的,曲终了,人也就散了,但是我对你,只有一片真心,在哪里都清楚明白!”

    说完,从袖口中变戏法一样的变出一朵玫瑰花来!

    这邵家大少爷,倒是演了一手好戏法!

    司藤心中的荒诞感十足,这实在是太应景了!

    要不是在台上,她怕是要忍不住笑出声了!

    “哈哈哈~~”

    忽然,台下传来一阵大笑!

    这笑声里满是开心,想是看到了什么嘲讽的喜剧一样!

    将台上精心准备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

    大少爷恼怒大喊:

    “是谁?”

    从台下黑暗中,缓步走出一个身影,

    司藤凝神看去,身影身材高大匀称,满脸都是笑意,竟然是昨天去过店里的那个眼神清澈的少年,

    林恩手里捧着一袋瓜子,边磕边走,走到台前将手中袋子一扔,说道:

    “她不会答应你的!”

    邵琰宽有些愤恨“你怎么知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丑!还丑的不自知!”林恩满脸嘲讽的看着他。

    “站在一群戏子中间,是想要表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十分真诚吗?”

    “这个创意稀烂,台词更是稀碎!”

    “这样的台词,我分分钟可以想出十个八个的,还保证比你的好!”

    林恩一连串毒舌,喷的邵琰宽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就差眼睛往外冒火了!

    “本来我觉得自己的脸皮能挡子弹,就已经够厚了,实在没想到竟然还有你这种人,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有没有照过镜子,你看看你眼里有什么?除了眼屎就只剩下酒色财气了!”

    “居然还敢舔着脸说自己真诚,你这么厚的脸皮怎么练出来的,教教我呗!”

    司藤听得哈哈大笑,觉得实在有趣,

    她平日里喷人也就喷个一两句,这个年轻人居然抓住一个人往死里喷~而且句句都能说到自己的心里。

    邵琰宽本来已经气得快神志不清了,这时听见司藤的笑声,更是觉得脑子里的一根弦“砰”的一声断开了!

    声嘶力竭的叫喊着“给我上,抓住他,我要打断他的腿!”

    台下的几个跟班呼啦一下围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就向着林恩身上抓来,

    林恩动了,这一动声势就很大,一跺脚,整个地面轰隆隆的翻滚起来,像是地震一般,震得人脚下虚浮,站立不住。

    几个围上来的人扑通扑通,摔倒一地,林恩身子一跃而起,直冲台上扑去。

    台上的邵琰宽感觉格外不同,地面强烈的震荡,使得他身子一软,心中一慌,竟然全身一阵阵恐惧!

    看着飞扑而来的林恩,好像大山崩塌,眼睁睁的看着巨石当头砸下,小腹竟涌起一阵阵尿意!

    林恩一把抓住他的脖颈,轻轻一抖,“哗啦啦”一阵骨节爆响,将他全身的关节震得错位,然后随手扔在地上。

    邵琰宽摔倒在地,伴着湿漉漉的液体如同一只蛆虫一样的地上蠕动着!

    林恩闻着这股刺鼻的味道,赶紧后腿了几步!

    “你到底是谁?你把我怎么了?”

    邵琰宽崩溃欲死,尤其还是在正在求婚的女人面前如此狼狈!

    戏台上的戏子早就跑空了,就连刚才的几个跟班都跑得不见了踪影。

    “我是奉天宫家的林恩,想起来没有?”林恩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邵琰宽,对于这样的谈话角度满意的点了点头。

    听到他的名字,邵琰宽目光闪动,急速的呼吸了几下,平复了一下之后说道:

    “我知道你,我们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大家谈一谈,都可以解决的?”

    邵琰宽心中简直要后悔的要死,没想到几车货竟然招惹出这么个凶人出来,自己最近确实吃紧,自从靠山孙芳败退之后,自己的生意大受影响,

    孙芳还一直逼迫着自己按照以前惯例上供,生意越发艰难,听到北边宫家这条过江龙想要南下分自己一杯羹,便贿赂了官员扣下了他们的货,想让宫家知道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实在没想到这条“过江龙”不仅强,而且丝毫不讲规矩引!

    心道如果今日过关,日后一定要找人乱枪打死这个武夫,练武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林恩虽然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但是看他眼中的恨意也知道,刚才说的话全是放屁。

    “没用的废物,杀了了事!”

    心中杀意一动,便要动手,

    “你不能杀他!”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

    竟然是司藤栏在他们中间!

    “司藤,你救救我!你那么厉害一定能救我,你救救我啊。”地上的邵琰宽此时什么都顾不上了,涕泪横流只求能活一命!

    林恩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从她站立的姿势和微微抬起的下巴可以看出她骄傲的性格,看人的时候眼皮微垂,习惯性的俯视别人。

    只是这样骄傲的人怎么会看上地上那个货色?

    “你喜欢他?”

    司藤嗤笑一声,竟然连眼皮都没想地人扫上一眼,鄙视得态度不言自明。

    “那为什么阻拦我杀他?”

    “他教我识字,算是对我有恩,我不能看着你杀他!”

    “你应该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心中根本就没有爱,他今天向你求婚目的不纯!”

    “我知道!”司藤下巴一扬道:“但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司藤恩仇必报,虽说不能嫁他,但是也绝不会看着你杀了他!”

    “哈哈哈…”林恩大笑,真是个骄傲的女人,跟她一比,地上那货连提鞋都不配!

    “既然这样,如果我答应你放过他,那你是不是就欠我一个人情?”

    “你说的对!但是…”司藤双手一抬,“如果我打赢你,这个人情我便不需要欠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