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毁灭日,从一代宗师开始

作者:狂奔的老猫 | 军事历史

收藏

  世界彻底毁灭的林恩意外获彻底毁灭日最原始基因,“孱弱,可伶,又孤独无助”的他就在无数世界的再次穿越之旅。现阶段世界 一代宗师,挖墓,待定世界 战锤?哈利,海盗,权游,灵笼。作者的话:这真的也不是一本仅有打打杀杀的书,相反地,我更希望能它的风格能简单轻松一点儿。对死亡的恐惧甚至让他高价买来一套真正的宇航服穿上。只为了能多活哪怕一分钟!。

    罗老歪死了,死在了这深山义庄,捆在木桩子上。林恩站在他旁边,仔细地望着他。眉心一枪。即使死了也睁着一双眼。嘴角除了着嘲讽的笑意。林恩看的很仔细地,就像是周围那无数的枪不不存在像。杨副官以及控制忍不住的颤抖着,即使手里有枪。这不丢脸,所以他周围所有的人都林恩站在他旁边,仔细看着他。。...

    罗老歪死了,

    死在了这深山义庄,捆在木桩子上。

    林恩站在他旁边,仔细看着他。

    眉心一枪。

    即便死了也睁着一双眼。

    嘴角还有着嘲讽的笑意。

    林恩看的很仔细,就好像周围那无数的枪不存在一样。

    杨副官控制不住的颤抖,即便手里有枪。

    这不丢人,因为他周围所有的人都在害怕,他们手里的枪也在颤抖!

    “你杀的?”轻飘飘的声音让杨副官一个激灵,手里的枪颤抖的更厉害啦。

    “我没办法,是他逼我的,他罗老歪残酷暴虐,动则杀人,你问问周围的兄弟,谁愿意跟着他?”杨副官声嘶力竭,好像不吼出来,他就说不出来话一样。

    “你别怕,我跟他认识总共没几天,犯不着给他报仇。”

    这时候一直躲在重重士兵后面的马师长接话了。

    “这位就是林兄弟了吧?鄙人马振邦,久闻兄弟大名啊。”声音过来了,人还在人群中间没敢出来。

    也怪不得他这么小心,实在是林恩出场的时候太吓人了,花灵和陈玉楼身后十多个士兵瞬间就没了脑袋,鲜血喷洒出两米多高,一大片喷泉一样。

    连来人是怎么动的手都没看清!

    一大群士兵,见了鬼一样瞬间闪出一大片空间。

    “马师长客气了,我本来不想跟要死的人说话,但是看在花灵妹子没事的份上,给你个说话的机会,你要珍惜!”

    即便身在重围,周围无数的枪指着,林恩这话说的确实慢条斯理,理直气壮,好像本该如此一样。

    马振邦咽了口唾沫,定定神说道:“我知道你,从接到杨副官的消息我就开始了解,东北宫老爷子的二徒弟,奉天人称林五爷,据说今年只有十一岁,我看着可不太像啊!”

    十一岁?骗鬼呢!众人一阵哗然,看着他一米八的身高,即使身穿道袍也挡不住的魁梧身材,即便脸还有些年轻,但怎么也不可能十一岁啊

    “传言都是骗人的,我怎么可能只有十一岁!”林恩睁着眼说瞎话,管你们信不信。

    马振邦点点头道:“林兄弟说的对,传言果然不可信,”心道回去就枪毙了情报官!

    “林兄弟见谅啊,我来杀他罗老歪那也是为了自保啊,他罗老歪仗着自己几万枪炮,可没少打我注意,好几次要不是我跑得快,早让他干掉了。”

    林恩点点头,“说的对,你们这些军阀不就是干这个的吗,争权夺利抢地盘,眼里从来都没有百姓,谁死了都不冤枉!”

    这话说的极不客气,就差指着鼻子骂了。

    马振邦脸色难看,他刚取得这么大胜利,无数的金银到手,还有庞大的地盘等着他去拿,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

    虽然林恩出场的手段吓了他一跳,但这时回过神来,“有枪就是草头王”的常识重新占据了上风。

    林恩可不管他脸色难不难看,接着问道“那陈总把头呢?”

    “陈总把头我就更惹不起了,整个湖南谁不知道卸岭陈玉楼,把持周遭数省的烟土,枪炮生意,手下的军阀响马众多,他罗老歪只是其中最大的一个,我平日见了都得当菩萨供着。”

    “但是这俩人偏偏脑子抽了,出来盗墓,还就带这么点人,最重要的是,还有人给我通风报信,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啊,我要是错过了要天打雷劈的啊。”

    马振邦越说越开心,甚至开心到有些癫狂!

    林恩点点头,确实啊,这么好的机会,简直天上掉下来的一样,脑子正常的没人会放过。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置陈总把头?”

    “我想放了他,但是不敢啊!今天放他回去,下一次他绝不会放过我,没办法啊!只能杀了他,以绝后患!”

    “但是我们之间没有矛盾啊,据我所知,你们也才认识几天,如果你答应现在就走,我可以让你带走搬山的人,再给你一笔丰厚的盘缠,林兄弟,山水有相逢啊,你觉得如何?”

    马振邦这话出口,陈玉楼,红姑娘等卸岭众人脸色一片绝望。

    是啊,人家凭什么来趟这浑水,拿钱走人才是正常人该做的啊。

    林恩却是哈哈一笑,“马师长,我刚才说了,给你个说话的机会,要你珍惜,你就这么不珍惜吗?”

    马振邦阴沉说道:“林兄弟,这是什么意思?我这么多人这么多枪在这里,让你拿钱走人是给你面子,你不要不识抬举!”

    “马师长,我就把话说明白些,宝货留下,带着你的人,现在就走,我给你一条生路,不然今天就死这里!”

    马振邦向后一步,退回人群之中,

    厉声喝到:

    “开枪!”

    无数的子弹向着林恩打来。

    在他眼中,这些子弹的轨迹清晰可见,他有足够的时间闪躲。

    也可以用极快的速度冲到马振邦身边,再打死他,这些人连他的影子都摸不到。

    但他选择不理会这些子弹,就像是看不到开枪一样,一步一步顶着子弹走向马振国,子弹密密麻麻的打在他身上,却又叮叮当当的掉在地上。

    以这些步枪子弹的动能已经不足以击穿他的皮肤了。

    所有人见了鬼一样,这一幕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

    哆哆嗦嗦的开枪,看着自己的子弹击中目标,却又被弹到地上。

    多年的常识被打破,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手里的抢是不是真枪?

    要不就是眼前的人是不是真人?

    那些原本罗老歪的工兵们哆嗦着说道的“我就说他可以挡住子弹吧!看吧!”

    马振邦已经颤抖着坐到地上,看着林恩的手向他抓来,想开口向这个怪物求饶,但是哆嗦的牙齿怎么也合不上。

    直到死,也没能说出话来!

    林恩甩了甩手上的血,看着周围让了一地的枪道:

    “放人”

    士兵们连滚带爬的跑带卸岭众人身后松绑,

    鹧鸪哨已经解开了红姑娘的绳索!好快!

    ……

    陈玉楼走到林恩身前一把抱住了他,“兄弟,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今天救了我卸岭一脉所有人的命啊”

    “陈兄不用多说,我救你是因为陈兄开仓放粮,活人无数。是值得被救之人!”

    PS:过生日,晚上要出去吃饭,第二章可能明天了!摊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