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毁灭日,从一代宗师开始

作者:狂奔的老猫 | 军事历史

收藏

  世界彻底毁灭的林恩意外获彻底毁灭日最原始基因,“孱弱,可伶,又孤独无助”的他就在无数世界的再次穿越之旅。现阶段世界 一代宗师,挖墓,待定世界 战锤?哈利,海盗,权游,灵笼。作者的话:这真的也不是一本仅有打打杀杀的书,相反地,我更希望能它的风格能简单轻松一点儿。对死亡的恐惧甚至让他高价买来一套真正的宇航服穿上。只为了能多活哪怕一分钟!。

    花灵无论这些,抓着林恩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一直到确认他真的没事儿才放下自己心来!抱怨他不应该这么冒险的,那陈玉楼手下众多,合该他们去救,怎么每次都是你去,伤了怎么办?林恩笑容听着,听她抱怨够了,便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这边陈玉楼吐了一阵后便脸色发青,昏这边陈玉楼吐了一阵之后便脸色发青,昏昏欲睡。。...

    花灵不管这些,抓着林恩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直到确定他真的没事才放下心来!

    埋怨他不该这么冒险,那陈玉楼手下众多,合该他们去救,怎么每次都是你去,受伤了怎么办?

    林恩微笑听着,听她埋怨够了,便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这边陈玉楼吐了一阵之后便脸色发青,昏昏欲睡。

    红姑娘怀疑中毒,可这进山的卸岭人虽多,精通医术的一个都没有,只能求到花灵这里。

    花灵查看后告诉大家没事,只是吸入了少量毒气,休息两天,调理一下就好。

    红姑娘松了口气,安排人抬着陈玉楼回山下攒馆暂住,等身体恢复了,再谋其他。

    并且邀请林恩等人一同回去休息。

    刚要下山,就听见山崖中开了锅一样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这几百号人被声音吸引,聚到崖边向下一看,齐齐长大了嘴巴。

    只见山崖之下,一团黑雾正翻滚沸腾着沿壁而上,速度极快,到了尽头,猛然间一冲而起,仔细一看,竟是一个两丈多长的大蜈蚣!

    这大蜈蚣背生六翅,全身冒着黑气,好像一条大黑龙般一飞冲天,

    也有见多识广之人,知道这蜈蚣喜阴,猜测到平日里可能是在崖底躲避,这次该是被碎石惊扰,竟然惊得它窜了出来。

    老蜈蚣活百年才能长出一对翅膀,它竟能长出六对来,这是多大的道行啊!

    众人都被这蜈蚣声势惊住,连开枪都忘了。

    随着这老蜈蚣去势尽了,掉头向下,一阵噼啪爆响过后不见了踪迹!

    才回过神来,一阵兵荒马乱,甚至有人吓得直接逃跑。直到罗老歪开枪镇压,形势在安稳下来。

    林恩看着老蜈蚣消失的地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得多少源能啊?”

    下山的路上,罗老歪极为殷勤的在林恩和陈玉楼之间跑动,对林恩等人也是十分尊敬。

    只是花灵一直没给他好脸色,跟林恩说他们没上来之前,这个军阀好色可恶的嘴脸,跟现在判若两人。

    林恩笑笑“这个罗老歪,是个极懂得审时度势的人,他很聪明,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什么人,放心,他以后不会骚扰你!还会尽力巴结你呢。”

    “我一个小丫头,他巴结我干什么,要巴结也是巴结你。”

    回到攒馆,罗老歪果然一切都安排妥当,从本就不多的房间中找出个还算完整的套间,给林恩几人居住,还将房间里外收拾的干干净净。

    花灵十分高兴,还用药草将屋里熏了一遍,驱虫驱蚊。

    她跟着师兄们到处跑,常年睡在野外,对住处没什么要求,但是能住在干净的屋子里当然更令人开心。

    两天之后,陈玉楼渐渐恢复过来。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事,就是误吸了一点毒灵芝的粉末,恢复的很快。

    身体好了之后,便邀请林恩鹧鸪哨一起商量合作进瓶山盗墓之事。

    罗老歪也在一旁极力邀请,他现在也想清楚了,这盗墓有的时候枪也不一定有用!多林恩这样一个高的夸张的高手是极大的助力。

    鹧鸪哨听了这话,点头同意道:“没问题,我同意了。”

    陈玉楼极为高兴“事情成了之后,墓中收获分做三份,我们平分。”

    罗老歪也没意见,本就是商量好的事情。但是鹧鸪哨摇了摇头道“陈总把头知道我们的目的,墓中金银宝货,我们搬山一件不拿,只拿丹药和珠子。但是,林兄弟并非搬山之人,也该得一份。”

    陈玉楼一愣,不是搬山的?疑惑的看向林恩。

    林恩点头道:“我与鹧鸪哨兄弟一见如故,结伴游历天下,确实并非搬山中人。至于我那一份也就拜托陈总把头代为赈济灾民吧!”

    陈玉楼听完不禁对林恩和鹧鸪哨刮目相看,谁都知道这座元墓必定收获甚巨,两人却都能眼都不眨的让出来,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高手让人尊敬是因为惧怕或有所求,一个品行高洁的高手则会让人从心里自发的尊敬!

    罗老歪倒是极为高兴,反正结果没有任何变化,还能多出两个高手帮忙,白捡的便宜啊!

    几人商量定了,便开始商量如何进墓的事,

    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些蜈蚣太厉害了,铺天盖地,到处都是,毒性之烈更是见所未见。只一口,便可将一个活人顷刻间化为脓水,实在可怖。

    不想办法解决掉这个问题,什么都是白说。

    几人一筹莫展,红姑娘提议暂时回去,找到办法再来,罗老歪急道

    “那怎么行,我队伍都带来了,怎么能空手回去,我队伍还怎么带?再说,我们一大群人,被几只毛毛虫子吓回去,还要不要脸面了?你个小娘们,头发长见识短!”

    红姑娘气的脸上一白,转身就走。

    鹧鸪哨突然道:“世间万物,有一强则必有一制,弱为强所制,不在形巨细,强弱生克相制,便是搬山之术。”

    罗老歪听懵了,“你说的什么意思,我听不懂!说明白点。”

    陈玉楼接口道:“鹧鸪哨的意思是,这些毒虫再厉害,也有天生能克制它们的事物,他们搬山会这个。”

    这话说得明白,罗老歪听懂了,高兴地一拍手,连连叫好。“这搬山一脉果然有门道,你们什么时候能找到?”

    鹧鸪哨接着说道:“诸位放心,等我两日,待我去寻找辟毒克蜃之天然造化之物,驱除五毒。”

    “但是还需想两位借一个人。”

    “谁?”

    “你们抓来的那个苗族少年”

    ……

    第二天蒙蒙亮,鹧鸪哨老洋人便和红姑娘带着那个苗族少年一起上路。

    红姑娘是陈玉楼塞进来的,说是帮忙,其实意思大家都明白,都是绿林中人,谁也不能把脑袋别到别人裤腰带上不是。

    林恩则和花灵继续住在攒馆。

    陈玉楼和罗老歪也不是干等着的人,开始在山脚下寻找。

    陈玉楼认为,这元人虽然将炼丹之山该为墓地,但是也不能每次都上山吧,山脚下应该是有墓道的。

    两天后,还真被他找到一个,做好了标记,便通知罗老歪动手开挖。

    罗老歪也快闲出屁来了,看终于能动手了,忙指挥着带来的工兵营动工,昼夜不停,下雨都不允许停工。

    不曾想,一夜大雨过后竟挖出很多“人头”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