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农家医妃种田忙

作者:斜阳暖月 | 重生穿越

收藏

  楚卿弦再次穿越了,睁开眼是三个娃的娘,一穷二白的婆家和极品刁专亲戚。她最终决定逆袭一个闪瞎他们的狗眼。看病时赚钱卖药材 ,做生意能做到公主都明白了!还得和自己抢丈夫,是可忍孰不可以忍!努力奋斗拼搏以及维护小家,男人当了大将军,自己也一不小心成了首富!美滋滋。听闻噩耗,萧忠力面上大惊,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扑到床面上,泪眼婆娑地扑到床上,连连哀嚎,“我的丫头啊,你不愿嫁也不必寻死啊!你让爹娘怎么活啊!”。

    萧念绾的心思全被童武看出,她也也没必要性藏着掖着:“童武,那就你明白的事情多,那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肯定要说我。”“没问题,上一次还辛亏了你帮我,要不然我这打杂的的活就没了。”童武念着萧念绾的恩情,恩人张口毕竟要帮着。“我想问你,杜老板在这个县城“没问题,上次还得亏了你帮我,不然我这打杂的活就没了。”童武念着萧念绾的恩情,恩人开口当然要帮忙。。...

    萧念绾的心思全被童武看出来,她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童武,既然你知道的事情多,那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告诉我。”

    “没问题,上次还得亏了你帮我,不然我这打杂的活就没了。”童武念着萧念绾的恩情,恩人开口当然要帮忙。

    “我想问你,杜老板在这个县城有没有怕的人?”萧念绾没多少时间,抓住重点询问童武。

    童武听了萧念绾的问话,他没有马上回应,而是回头瞅了瞅杜老板那边,确定四周没人才开口:“萧姑娘,你既然都问了,那我就直接告诉你。”

    “杜老板在县城的势力不小,听说他背后有人撑腰,他涨价卖那些药材都没人敢吭声。”

    “照你这么说,还没有人能治的了他?”萧念绾听得眉头皱起,若真是这样那就难办了。

    童武又看了一眼药铺的情况,继续说道:“不,虽说杜老板背后有人撑腰,但杜老板还是有不敢招惹的人。”

    “谁?”萧念绾一下提起精神急问道。

    “刘府。”童武淡定说出两个字,又继续看药铺的情况,生怕杜老板要找他找不到人,到时候又要挨骂。

    萧念绾嘴里重念叨童武说的话,她觉得有些耳熟后反应过来:“刘府,你是说上次在你们药铺救的那个人?”

    “若不是因为这件事,药铺的生意也不会这么好。”童武使劲点头回应。

    萧念绾得到童武的提醒,她想起刘府的人留下的玉佩,或许,玉佩在这个时候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童武一直留意杜老板的举动,瞧见杜老板忙完手里的事,赶紧对萧念绾说道:“萧姑娘,你要是还有别的事待会再说。”

    “我现在得赶紧回去了,杜老板发现我不在肯定要扣我工钱。”

    “那你快回去,我改天再来找你。”萧念绾看到杜老板也生气,不想为难童武被扣工钱。

    童武答应后看向药铺,提着手里的扫帚飞快跑回去,正巧碰上要出门的杜老板,还是遭杜老板骂了一通。

    萧念绾有了解决的办法,赶着时间回到了村子,翻箱倒柜找出刘府送的玉佩。

    夜幕降临

    萧念绾和家人用过晚饭之后,她单独叫上楚卿弦询问刘府在哪里。

    “你去刘府干什么?”楚卿弦知道刘府是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不禁感到好奇。“难道你想去找刘府的人借钱?”

    萧念绾把玉佩拿在手里给楚卿弦看,说道:“那倒不是,我今天去县城碰上童武,他说杜老板谁都敢招惹,就是不敢招惹刘府的人。”

    “刘府给我玉佩不是留了话给我,有事就拿着玉佩上刘府去,既然杜老板下令不准任何人卖药材给我,我不信他连刘府的人也能说通。”

    楚卿弦听完萧念绾的话,他觉得萧念绾胆子还不小,越发觉得在萧念绾与众不同,换作是别人绝没有胆子这么做:“那我明天带你去刘府。”

    “你还是帮我照看医馆,我去去很快就回来。”萧念绾还是觉得一个人去办事利索,再说,她对刘府有恩情,刘府人的总不至于为难她。

    “不,我还是和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去刘府我不放心。”楚卿弦觉得医馆的事情可以暂时放放,不想我一个人去刘府。

    萧念绾心里有把握,刘府既然知道感恩送礼,他们就不会是杜老板那种人:“没事,医馆需要继续开下去,总是开开关关会有影响。”

    “好吧,我就在家等你回来。”楚卿弦觉得萧念绾说得对,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叮嘱萧念绾多加小心。

    刘府的人毕竟不是一般的人,和村里的人不一样,需要注意的事情也不少。

    萧念绾记下刘府的地址,带着玉佩直接去了刘府。

    刘府

    门口站着两个看门的人,两个人都面无表情,立在门口活脱脱像雕像似的。

    萧念绾来刘府找人,还特意换了一身家里最好的衣服,来大户人家面子上总要做足:“这位大哥,我想找你们刘府的王管家。”

    “你是谁要来找王管家?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看守的人瞧见萧念绾走来,立即挡住萧念绾的路。

    萧念绾看守门的人口气不小,还很凶的样子,说道:“我找刘管家自然有事,好像不需要和你说吧?”

    “呵,你这口气还真不小?”看守的人打量萧念绾,见她穿着一身朴素不像有身份的人。“去去去,别来我们刘府瞎捣乱。”

    萧念绾本来是和和气气说话,看门人的态度却那么差,她顿时就来了火气:“你算老几,敢这么跟我说话。”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还和我较上劲了,我今天要是不收拾你,谁都敢踩我头上了!”看门人撩起袖子就准备要动手。

    萧念绾才不怕看门的人,她不慌不忙拿出带着的玉佩,在看门人要动手的时候亮出来,说道:“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你要是真敢动手可不要后悔!”

    另外一个看门的人瞧见玉佩,他瞅着玉佩不像普通的物件,拉着身边的人劝说他别冲动。

    “你看看她手里拿的玉佩,不像一般人家能有的。”

    “哼,看她那个样子,指不定是从哪偷来的。”

    “那不一定,万一玉佩真是她的,你再把人家给打了惹出祸事,王管家绝对饶不了你。”

    “你想怎么办?王管家那么忙,哪有空见闲杂人等。”

    那人听到旁边的人说这话,心里犹豫的停下手,再一次打量萧念绾的身份。

    萧念绾拿出架势怒瞪看门的人,她不信他们真敢动手,真是没有预料到,刘府居然还有这么目中无人的人。

    “姑娘,你可是看清楚我们这是刘府,别是来错了地方。”

    “我没有来错地方,劳烦你们进去找王管家通报一声,萧念绾有事拜访求见。”萧念绾站在原地不动,面不改色向问话的人说道。

    那人听到萧念绾的话,想了想她说的名字觉得耳熟。

    两个人商量了之后,其中一个人跑进去找大夫人转达萧念绾的话。

    没一会的功夫,有人就从府里急匆匆走了出来,正是那天来村里找萧念绾的王管家。

    王管家见到萧念绾站在门口等候,笑着走上前去迎接:“萧姑娘,怠慢了,你要来怎么没说一声,我好亲自派人去接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