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作者:辞枫未归 | 耽美同人

收藏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奇珍从房间出时,就意外发现了朋友们不对劲儿。无脑蹦跶的碧琪,正教给魔法知识的清风,和认真聆听的紫悦,和纸聿,除了吵架之后的苹果嘉儿和云宝,缩在角落怎么也不愿离开了的柔柔。太很奇怪了。奇珍还也没公开发表意见,她就被几道很奇怪的黑色魔法瞬间传送走了。当奇珍意外发现几无脑蹦跶的碧琪,正在传授魔法知识的清风,以及认真倾听的紫悦,和纸聿,还有吵架的苹果嘉儿和云宝,缩在角落怎么也不肯离开的柔柔。。...

    珍奇从房间出来时,就发现了朋友们不对劲。

    无脑蹦跶的碧琪,正在传授魔法知识的清风,以及认真倾听的紫悦,和纸聿,还有吵架的苹果嘉儿和云宝,缩在角落怎么也不肯离开的柔柔。

    太奇怪了。

    珍奇还没有发表意见,她就被一道奇怪的黑色魔法传送走了。

    当珍奇发现几步之外就是悬崖,而自己正处于悬崖中间的平台时,她忍不住发出了尖叫。

    可是空荡荡的峡谷里,只有她尖叫的回声,不可能有小马来救她了。

    珍奇的眼泪很快就被峡谷呼啸的寒风吹干,她感到了绝望,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木天泽恰巧出现在了珍奇绝望的时候,他身上绑着登山设备,看起来是从下面爬上来的。

    “美丽的小姐,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你。你有看到我的姑妈吗?”

    木天泽语出惊人,顺手摘了朵崖边的小花送给了珍奇。

    “你,你?”珍奇看着这出现在悬崖峭壁的奇怪独角兽,惊呆了。

    “我在找进入险恶崇山的办法。我大姑妈丢了。”木天泽解答。

    “呃,山底下有山洞可以进去。”珍奇没想到这小马竟然还真试图爬险恶崇山吗?!

    “谢了。”木天泽开始拿掉身上的安全绳。

    “对了,小姐是被困在了悬崖上吗?需不需要帮忙?”

    珍奇赶忙点点头,她可太需要了。

    然后木天泽向珍奇伸出了手,她并没有拒绝。

    结果木天泽拉起珍奇就跳下了悬崖。

    “啊啊啊啊!!!”

    在疯狂下坠的珍奇大叫了起来,她怀疑木天泽是她的幻觉,竟然骗她跳崖,也太离谱了!

    在离地面还有些距离后,木天泽带着珍奇瞬移,成功的和她着陆在了花丛中。

    “好了,我们已经到了!”木天泽声音有些大,他感觉脑瓜子嗡嗡的,耳朵已经废了。

    “什么?”珍奇睁开了眼,发现木天泽正抱着她,他们站在一片花海里,好不浪漫。

    这英雄救美的桥段,让珍奇一阵脸红,看着金发碧眼,颜值在线的木天泽,她赶忙退到了一旁。

    差点被珍奇勒死的木天泽喘了一大口气,他没注意到珍奇的害羞。

    “美丽的小姐,忘了介绍我自己,我叫木天泽,来自云璃,你好呀!”木天泽大声的介绍自己,很明显耳朵还在嗡嗡的。

    “我,我叫珍奇,谢谢你救了我。”珍奇赶忙整理自己的鬃毛,落落大方的介绍道。

    “你说啥?!”木天泽没听清。

    “我叫珍奇,来自小马谷。”

    “珍什么马?!”木天泽揉了揉耳朵。

    “我……”

    “奇什么冬梅?”

    珍奇:……

    “对了,你的妆好像花了!”木天泽大声嚷嚷。

    珍奇赶忙冲到河边清洗被哭花的眼妆,心里觉得她一定是被蒙蔽了双眼,木天泽可真是一点也不绅士!

    整理了一番之后,珍奇还是带着木天泽找到了他们进来时的山洞。

    他们进去的时候还是下午时分,等到木天泽跟着珍奇走出山洞,看到了桃源村时,四周已经变成了黑夜。

    木天泽拿出了一个眼镜戴着头上,就开始对着四周施法。

    “珍奇,拉进我,不然会不小心掉进幻境里的。”木天泽收起了不正经,珍奇虽然不明白什么情况,却还是抓着木天泽的袍子,跟上了他的步伐。

    他们一路东逛西逛,走得珍奇都累了,终于木天泽停了下来,摸索了一番,踩下了某个机关。

    脚底的石头突然就消失了,珍奇跟着木天泽一起掉了下去,滚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

    早在滚下来时,木天泽就下意识护住了珍奇,此刻木天泽身上有些被撞到的淤青,倒是珍奇只是有些脏兮兮的。

    木天泽拿出了一个的盒子,打开后,里面一只发光的蝴蝶飞了出来,照亮了四周,他们已经进入到一个山洞里。

    “我刚打理的鬃毛!”珍奇从洞里坑坑洼洼的水坑中看到了自己凌乱的发型。她委屈坏了,看向了瞎踩机关的木天泽。

    “好了好了,珍奇在我眼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木天泽安慰,替珍奇拿掉了鬃毛上的杂草。

    “走吧,我们得赶快更上光源,它能带我们找到我姑妈。”

    珍奇有些不情不愿:“我的朋友们都在村子里,我还没来得及去找他们。为什么要陪你找姑妈?”

    “他们已经掉进幻境里了,你跟着我安全些。”木天泽说的可是大实话。

    蝴蝶已经往一条小道飞去,木天泽也抬脚要在,看着漆黑的山洞,珍奇勉强跟了上去。

    他们在山洞走了一会,终于蝴蝶停在了一个牢笼面前,木天泽蹄子上的手环射出了激光,他切开了铁栏杆,带着珍奇走了进去。

    然后珍奇看到了牢笼里昏睡过去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塞拉斯蒂亚公主?她没事吧?”

    珍奇有些不可置信,塞拉斯蒂亚公主不应该在皇家城堡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木天泽上前检查了一番,最终确认:“姑妈她没事,就是陷入了幻境中,我带了药剂,让她闻闻过会就能醒。”

    “等等,塞拉斯蒂亚公主,你姑妈??”珍奇不敢相信,木天泽怎么听都是个穿越者的名字好吗?

    “珍奇,你听说过云璃吗?”

    “不就是小马利亚的附属国,听说云璃的公主是个穿越者,而且还和塞拉斯蒂亚公主情同姐妹……”珍奇回答,然后看了看木天泽,“所以,你其实是???”

    “云璃国的王子啊。”

    珍奇惊呆了。

    另一边。

    紫悦正艰难的抵挡着纸聿的魔法攻击,而清风也在和另一匹飞马大打出手。

    这是清风,紫悦和纸聿的幻境,一切发生的很突然。

    起初是紫悦发现自己突然变成了一匹天角兽,而身边的朋友竟然开始慢慢老去,然后倒在了紫悦面前,紫悦企图上前,清风却拦住了她。

    “紫悦,那不是真的,只是你的幻境而已,不要被幻境影响!”

    紫悦的幻象来的很突兀,她自然而然的相信了清风的话,只是在他们交谈的功夫,纸聿又变得很不对劲。

    一匹飞马突然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是紫悦和清风从未见过的公马,所以只可能来自纸聿的幻境。

    他头上戴着金色的王冠,直接朝着清风发起了攻击。

    一张张符咒朝着清风攻击,清风和紫悦一起抵挡着符咒,朝那飞马发起了攻击,一时间那飞马竟然有些落了下风。

    “竟敢伤害吾王!”然后一直安静的纸聿就暴走了,战况变成了如今这般,二对二。

    因为变成了天角兽,紫悦勉强抵挡着已经恢复全部魔法的纸聿的攻击。

    可是清风那边情况明显就不太好了。

    这飞马擅长使用符咒,剑法出色,在不小心踩到了飞马的禁锢符咒后,清风在原地动弹不得,就连格挡的风都弱了许多。

    “纸聿,你快清醒一点!我是紫悦啊!”紫悦分身乏术,有些着急。

    她不明白为什么纸聿幻象中的飞马会那么厉害,但是她知道纸聿再不醒来,清风就危险了。

    “什么情况?”纸聿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头,不明所以的看着攻击清风的飞马,和紧张的看着她的紫悦。

    “纸聿,你醒了?那公马……”紫悦看着公马并没有消失。

    “那公马是谁?”清醒过来的纸聿,自然也就忘记了攻击清风的飞马,可是飞马却依然存在。

    “什么?”这情况给紫悦都搞懵逼了。

    眼看着那飞马突然绕到了清风身后,就要举剑刺下去,浅蓝色的魔法光波把飞马震开了。

    清风也感觉身上的符咒效果消失了,他不明所以的转身看到了挡在他面前的天角兽,是千尘洛洛,他的洛神。

    “洛神,您破解了幻境?”清风很惊喜,只是几秒,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面前的洛神头上戴着皇冠,紧张的护着清风,她变成了成年天角兽的模样,那副模样清风只看到过一次,很美,不过是用来欺骗千织成员的幻境。

    “阡臣巫师?”

    紫悦和纸聿也看出来了。

    这戴着皇冠,还被清风称为洛神的天角兽,想想也只可能是那位了吧?

    “清风,你受伤了?”

    可是刚刚还威严的千尘洛洛,却转身关心起了清风,甚至还温柔的用魔法替清风治愈了伤口。

    清风下意识的就躲开了。

    “清风,你在躲着我?”千尘洛洛看上去有些伤心,她看了眼不远处的紫悦和纸聿,有些生气,“原来如此,你真是把她们俩保护得很好啊,怪不得对我如此冷漠。”

    “不是这样的……洛神。”清风下意识就要解释。

    “等等,清风,这是你的幻境?”发现什么的紫悦和纸聿有些惊讶。

    所以,清风想要的竟然是,一个对他温柔,无微不至的洛神?

    “不,怎么可能!”清风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是当面前的千尘洛洛气呼呼的看着他,十分吃醋的模样,清风竟然有些窃喜?

    “无序,你干了什么?”此时,房顶上,柔柔有些不解的看着不远处的紫悦他们,质问一旁不知道哪里变出了爆米花,正在边吃边看戏的“飞马”。

    “柔柔,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无序都觉得非常不错。

    好不容易被叫对名字的柔柔叹了口气。

    这就是无序所谓的帮忙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