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作者:辞枫未归 | 耽美同人

收藏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阿愿,你要到哪里去啊?”起月还叫奥赛罗的那些年,他遇上过一匹与众不同的小马。一直到那天,天边的月被火光染得了红色,他看见了那匹小马倒在了血泊中,说他,她要离开了了。“阿愿,你也不是答应下来过我,会做我的朋友吗?”她是惟一不在乎奥赛罗是幻形族的小马直到那天,天边的月被火光染成了红色,他看到了那匹小马倒在了血泊中,告诉他,她要离开了。。...

    “阿愿,你要到哪里去啊?”

    逐月还叫奥塞罗的那些年,他遇到过一匹与众不同的小马。

    直到那天,天边的月被火光染成了红色,他看到了那匹小马倒在了血泊中,告诉他,她要离开了。

    “阿愿,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做我的朋友吗?”

    她是唯一不在意奥塞罗是幻形族的小马,如果可以,他还想一直一直和她做朋友。

    渐渐冰凉的小马不会再有回答,奥塞罗泄气般安静了下来,滚烫的眼泪却从脸颊滑落,那是他第一次明白什么是失去,知道眼泪原来如此的滚烫。

    在迷路之前,奥塞罗不过是众多幻形族中的一只。

    他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却知道和他一起出生的幻形都是他的兄弟姐妹,他们跟随着虫茧女王靠着蚕食小马微薄的爱意存活。

    可是小马利亚并不安宁,有很多被称为“穿越者”的小马在追杀他们,虫茧女王不惧怕魔法,却拿那些“枪炮”的东西没有办法。

    他们只能开始迁徙,一次又一次。

    在一次尝试捕食小马时,奥塞罗失败了,他被那些穿着白袍的小马打得遍体鳞伤,跑得踉踉跄跄,没有追上离开的大部队,他彻底失去了方向。

    他只能躲了起来,在山洞里,饿得饥肠辘辘。

    那天大雨,奥塞罗看到了来山洞躲雨的何愿,他本来还想趁她不注意偷袭的,可是奥塞罗还是失败了。

    他太饿了,食物就在眼前,他还是饿晕了过去。

    奥塞罗为自己宣判了死刑,小马太可怕了,他肯定完了。

    可是当奥塞罗再次醒来,他出现在了那小马的屋子里,身上盖着还带着花香的被褥,不远处是燃烧着的壁炉,伤口也已经被包扎好了。

    四周充满了爱意,很暖很暖,奥塞罗从未这么饱过,从未有过。

    “你醒了?”

    捣完药的何愿刚好进屋,看到了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奥塞罗。她褪下了外袍,冲着奥塞罗微笑。

    “入秋了,山洞里很冷,你怎么独自在那里?”

    “我迷路了。”奥塞罗有些紧张的回答了小马的问题。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小马有这么大的魔力,好多爱意,可是他已经吃不下了。

    何愿突然走近,吓得奥塞罗摆出了攻击姿态,深怕这小马会突然动手。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来添些柴火。”何愿安慰了一句,看上去并不惧怕奥塞罗。

    “原来你是一只幻形族啊,我还以为会单独出现在那种地方的会是穿越者。”

    “幻形也会是穿越者吗?”奥塞罗想了想平时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变成了穿越者来砍他的样子,他忍不住一阵后怕。

    “当然了,我听说还有穿越者变成了龙族,因为太过软弱被龙王踩死了。”

    “原来穿越者也不好当?”奥塞罗看着面前的小马,很安心,还没什么侵略性,让他不由和何愿聊了起来。

    “噗,穿越者可不是想当就能当的。”何愿觉得这个幻形还挺可爱。

    “我们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物,因为是突然出现在小马利亚,所以被称为了穿越者。”

    “对了,我还没有跟你介绍我自己呢。我叫何愿,来自公元2019年,华夏,我是一名中医科实习医生。”

    奥塞罗听得一愣一愣的。

    “啊,忘了你应该听不懂穿越者的介绍。我叫何愿,是一匹独角兽,当然你应该也看出来了。这里是断青峰,我住在半山腰,附近没什么小马居住,山脚下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小镇。”

    “平时我就在山里采采草药,制作药水,偶尔会被小马邀请到山脚下看病。”

    “你也是穿越者?”奥塞罗后知后觉,往床里缩了缩。

    “原来幻形族害怕穿越者?”何愿觉得稀奇。

    “他们用威力很大的火炸掉了我们的家园,还有那个漆黑的铁疙瘩,我看到那东西射穿了我兄弟的头。”

    “穿越者很可怕,女王带我们迁徙,可是我太饿了……白袍的食物打不过。”奥塞罗没什么防备,一股脑倾诉了他的苦恼。

    “那些打你们的,应该是沧朔军团的,他们总是喜欢掌控一切,大概是幻形族的发展,影响到主线剧情了。他们总有借口。”

    “沧朔军团?”

    “对,他们是穿着棕色制服的小马。至于白袍小马,你还是别去招惹他们,他们是千织的,他们很厉害的。”

    何愿说着,不由向往了起来:“我现在是千织的外编成员,总有一天我也会穿上白袍实现我的报复的。”

    “在小马利亚一切皆有可能!我或许会成为千织的医生,去医治更多小马。或许,他们会允许我加入专门研究外来病毒的部门!”

    何愿向往着成为千织正式成员的将来,奥塞罗看着何愿向往的模样,被她所感染,竟然感觉到了喜悦。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奥塞罗。”奥塞罗有些不好意思的介绍着自己的名字,这是他胡乱取的,会不会很奇怪啊?

    “奥塞罗?是个很不错的名字。噢!我的奥赛罗,我是你的苔丝狄蒙娜啊!哈哈哈……”

    少女嬉笑着,奥塞罗实在不理解她的意思。

    “往后山里要冷清许多,奥塞罗你留下来吧,我给你讲故事,讲我们那个世界的故事。”何愿停止了笑声,认真的,征求奥塞罗意见。

    “如果不介意,我们做朋友吧。我会很喜欢你这位朋友的,保证你今后都不会挨饿。”

    今后都不会挨饿了吗?

    条件实在是太诱人了,奥塞罗忍不住心动,点头答应了留下。

    “我跟你说,奥赛罗在我们那个世界是个很有名的角色,他是莎士比亚笔下的四大悲剧之一。和与身份不符的元老女儿苔丝狄蒙娜相恋,成婚,爱情让人羡慕。可是他被坏人挑拨离间,以为自己的爱人背叛了自己,掐死了她。最后悔恨的自刎在了苔丝狄蒙娜身边……”

    断青峰的秋天很冷,奥塞罗听着少女绘声绘色的讲述着他们那个世界,炉火的火光照亮了屋子,给少女镀上金色的光芒。

    奥塞罗的世界拥有了色彩。

    时光转瞬即逝,奥塞罗听少女讲了许多许多的故事,一年又一年。

    在冬日的炉火旁,在春日的果树下,夏日潺潺的小溪边,秋夜的明月下。

    “奥塞罗,这是我们千织的习俗,八月十五中秋节,知道吗?”

    奥塞罗和何愿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明月,何愿忍不住感慨道。

    “我知道,因为这个节日被广为流传,在今天也是小马利亚居民为了感谢露娜公主升起月亮千年的秋月节。”奥塞罗已经习惯了何愿的穿越者词汇。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何愿看着明月,不由感慨了一句。“我的奥塞罗,还好,还有你陪着我。”

    “你好像很喜欢这句诗,它是什么意思?”奥塞罗不由好奇。

    可是敲门声却打破了平静,听到山脚下的千织成员被沧朔军团发现了,还打了起来,何愿赶忙收拾医药箱,就要去查看。

    “我和你一起去吧?”奥塞罗有些担心,如今他可以轻松变成小马的模样了。

    “明天我就要去参加千织的正式入编仪式了,这次的事,我必须要拿出成绩,奥塞罗就乖乖在家等我吧,我很快就回来。”

    何愿选择了独自前往。

    “那句诗……”

    “我回来再告诉你。”何愿挥挥蹄子,匆匆离开了。

    那天,奥塞罗等了许久,可是始终没有等来何愿,他有些担心,跑下山脚查看。

    昔日宁静的小镇已经被大火吞没,火光映红了明月。

    奥塞罗慌了,在大火中寻找着他的阿愿,最终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她。

    “我的奥塞罗,你来了。”何愿的腹部还插着银色的箭矢,她流了太多血了,不可能再活下来。

    “我刚刚梦见了洛神,她告诉我,我可以回去了。太好了,我很想我的家人。”

    “奥塞罗,我要走了。”

    “虽然我很舍不得你,虽然很可惜,我还没有成为千织的正式成员,没有看到水中镜,也没有看到主角们……”

    “我大概是个很失败的穿越者吧……”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奥塞罗,我会想念你的。”

    何愿闭上了眼,不用再感受疼痛了。

    她也没察觉到滚烫的泪水落在了她的蹄子上,是来自奥塞罗的。

    奥塞罗把何愿葬在了院子后面,何愿曾经说过,她喜欢这里。

    奥塞罗没再变回幻形,在他和何愿一起生活过的屋子里,爱意慢慢消散着,仿佛关于何愿的回忆在一点点消散,奥塞罗太害怕了,他逃离了那里。

    他加入了千织,从外编变成了正式成员。

    他替何愿站在了水中镜面前,替何愿去了小马谷,看到了主角们,曾经何愿嚷嚷的,陪碧琪一起烘焙,帮苹果嘉儿收苹果,帮珍奇制作衣服,他都一一做到了。

    在遇到穿越者时,奥赛罗曾询问关于那句诗的意思。

    “这时互相望着月亮可是互相听不到声音,我希望随着月光流去照耀着你。”

    终于有一日,奥塞罗找到了答案,他突然很难过很难过,哪怕千织的小马也有爱意,可是不会再有小马会像何愿那般喜欢他。

    从此之后,他改名叫逐月。

    一个叫逐月的穿越者。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逐月看着明月,不知道他的阿愿,他的苔丝狄蒙娜在她的世界,过得如何呢?

    逐月折返时,198小队的朋友们还在喝酒,喝的醉醺醺的,靠着逐月说着穿越者的词汇,说着逐月跑哪里去了。

    爱意很满,是来自他的五位队员,他的朋友们。

    “沫。”逐月找到了角落里独自喝果汁的独角兽队员,之前要不是她使用魔法更改了石碑的数值,他或许已经暴露了。

    很难得,平时胆小的她,还会帮着逐月做坏事。

    “谢谢你。”

    如今的逐月,已经不再担心会缺少爱而挨饿了。

    “你这也太冒险了,要是被洛神知道了,她把你赶出千织怎么办?”沫很担心朋友的安危。

    “不会的,洛神很温柔。”

    “咦,怎么可能?没有小马说过洛神温柔。”沫不敢相信。

    “我的一位故人就说过。在她绝望痛苦的时候,是洛神告诉她,你可以回家了。”

    “回家?”沫回忆起穿越前她的遭遇,摇了摇头,“我可不想回家。”

    “那,洛神一定会保护好我们的。”

    逐月坚信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