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作者:辞枫未归 | 耽美同人

收藏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元凉不论如何都要带着千尘薇薇去检查并她身上有也没法器,当然刚他们来时,所以元凉在身边的原因,守在通道入口处的守卫并也没检查并他们。千尘薇薇本很想说直接扫描穿越众那里她不也也没戴法器,但是看了眼此刻正戴在纸聿手腕上的发圈,她缄默了。手腕上的伤口,所以千尘洛洛本想说扫描穿越者那里她不也没有戴法器,可是看了眼此刻正戴在纸聿手腕上的发圈,她沉默了。。...

    元凉无论如何都要带着千尘洛洛去检查她身上有没有法器,毕竟刚刚他们来时,因为元凉在身边的原因,守在通道入口处的守卫并没有检查他们。

    千尘洛洛本想说扫描穿越者那里她不也没有戴法器,可是看了眼此刻正戴在纸聿手腕上的发圈,她沉默了。

    手腕上的伤口,因为穿着的黑袍很宽大,看不出来什么。

    千尘洛洛也不着急,尽量减少移动手臂,被元凉带到了扫描处。

    “你们几个快给她扫描一下!”元凉招呼来了门口的守卫,几人赶忙来给千尘洛洛里里外外都扫一遍。就在这时,千尘洛洛竟然感应到了她法器的靠近。

    在那个孕妇身上……

    千尘洛洛打量着那孕妇,然后察觉到了什么。

    千尘洛洛其实一直有一个技能,也可以说是她的金手指,在沧朔军团还需要石碑检测的穿越者,她却可以看见穿越者身上不一样的气息。

    气息如同烟雾包裹着他们,或浓或淡,甚至连颜色都不相同。

    千尘洛洛能轻易的瞥见他们或善或恶,该不该杀。

    所以,如果没有看错这个“孕妇”应该是那位三长老假扮的吧?他身上竟然带着千尘洛洛法器的碎片。

    千年前,纸聿和千尘洛洛闹掰,法器也被她让人破坏了,然后藏匿到了小马利亚各地。回来之后,千尘洛洛一直在寻找。

    包括变成发圈的红宝石,在此之前是法器上的宝石。

    千尘洛洛的法杖拆开来其实是五个宝石,加上一个王冠,和一把剑,将他们组合起来后,就是千尘洛洛的法杖。

    而分开后,不管是哪部分魔法都很强,不过千尘洛洛早就下了只有她可以使用的禁止,不然如今的小马利亚早就乱作一团了。

    如今的沧朔军团会对纸聿这么尊敬,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只有她知道全部碎片的分布,也只有她破解了怎么使用千尘洛洛的法器。

    那可是多少穿越者挤破头都想要得到的神器,毕竟有了千尘洛洛的法杖,就有了控制日月的本事,那是成为统治者的资本。

    千尘洛洛看了眼警惕盯着她,压根没注意孕妇的元凉,不由好笑。

    等一会发现这一切后,不知道这位元凉团长会不会气死呢?

    如今大多数守卫都在给千尘洛洛检查,没人注意到孕妇,考虑到特殊情况,扫描也只是随意一扫就放她走了。

    守卫把千尘洛洛扫了一遍又一遍,都一无所获。

    他们有些为难的看着元凉。

    倒是守卫在不小心扫到纸聿时,一直在嘀嘀嘀响。

    “纸聿魔法师,您带了法器?”元凉有些尴尬的转移话题。

    “噢,是。”纸聿想到了什么解下了脖子上的红宝石。还好这东西之前千尘洛洛提了一嘴,纸聿就问了露娜公主,“是这个,阡臣巫师的东西。”

    守卫扫过纸聿的手,果然是在嘀嘀嘀响。

    “原来如此……”元凉看了眼正望着他的千尘洛洛,怎么感觉有些尴尬呢。

    “元凉,不好了。”李河川急匆匆跑了过来,看了眼那么多人,只能示意元凉去一边聊。元凉看了眼纸聿他们,跟着李河川离开了。

    千尘洛洛瞥了一眼,看到那个“孕妇”已经走出了传送门,而且还是去了第五军团。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炮灰来给她送装备啊。

    纸聿看着没什么事了,蹲了下来帮千尘洛洛把头发扎了起来。

    看了眼扫描设备还在面前,千尘洛洛扯了扯纸聿,偷偷跟她说想去上厕所。

    纸聿赶忙把小朋友抱了起来,询问了附近哪里有厕所,带着千尘洛洛去了厕所。

    在放下千尘洛洛后,纸聿有些不知所措,她可不知道怎么帮助小朋友上厕所。

    “纸聿,我自己可以的。”

    “哦,那好我在门口等你。”纸聿尴尬得只好替千尘洛洛关上了门,在门口守着。

    千尘洛洛检查了一番,确认厕所里不会有监控设备后,在门口贴上了隔绝声音的符咒。

    “逐月,我有事单独找你。”

    千尘洛洛联系了198小队的另一匹陆马。

    此时,他们几个正在和沧朔军团第七小队的伤员喝酒聊天,逐月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别让其他小马知道。”

    千尘洛洛又补充道,逐月看了眼队长他们,假装去厕所离开了酒吧,找了个没马的角落。

    “洛神,您单独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逐月有些紧张,他身为198小队除队长外的另一匹陆马,一个普通队员。应该没什么存在感才对?

    “帮我抢一样东西,很简单,你只需要变成我的样子,再用一点点魔法就可以做到。”

    “我,我变成您的样子?!”逐月有些紧张了。

    “别担心,我知道你不是穿越者,而是幻形族。你有心隐瞒,我也不会拆穿你,这并没有什么关系。”

    千尘洛洛也不再隐瞒,她早就知道她的成员卧虎藏龙这件事。

    “我单独找你,就是因为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

    “好。”逐月还有些没从震惊中回过神。

    “你现在赶去市政厅,我给你指路,你找到书房后,在外面等着就行。”

    “是,洛神,我马上就去。”

    逐月看了眼四周漆黑一片,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赶忙变成了比较小的蝙蝠飞向了市政厅。

    到了后,根据千尘洛洛的指路,找到了书房的所在,没一会果然看到一个苍老的独角兽从书房走了出来。

    “下去就跟他说,三长老,把我的东西拿回来,不然就弄死他。”

    千尘洛洛指挥完,切断了这边的联系。因为她听到了纸聿在敲门。

    “洛洛,你好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纸聿担心千尘洛洛会出什么事。

    “我没事,马上就好了。”千尘洛洛回了一句。

    “好的。”听到小朋友没事,纸聿也放心了。

    千尘洛洛又接上了连接:“逐月,抢回东西后,就杀了他,别被其他小马看见,立刻毁尸灭迹,你能做到吗?”

    逐月刚变成了洛神的模样,头戴皇冠在一片迷雾中出现,拦住了那老头的路,却没想到听到了千尘洛洛的命令。

    杀了一个老者?

    “逐月,我不希望你心软,若他不死,死的就是小马利亚的居民。”

    千尘洛洛知道逐月没办法回复,说完这句就下线了。

    她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才走了出去,看了眼担忧的纸聿,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纸聿,我困了。”

    千尘洛洛说着,朝着纸聿伸手。纸聿明了的抱起了千尘洛洛。

    “洛洛睡吧,应该没什么事了。”

    纸聿摸了摸千尘洛洛的头安抚,带着她回了原地,元凉应该只是太紧张了,不会把千尘洛洛怎么样吧?

    果然,没一会元凉就回来了,他看上去很着急,也很抱歉。

    “小朋友她……”元凉看了眼纸聿怀里累得睡着的千尘洛洛,觉得自己一定是傻掉了,三长老那个野心勃勃的不去盯着,竟然怀疑一个小朋友?

    眼下可麻烦了!

    “李河川,你带着云宝,碧琪,还有小朋友去第五军团休息吧。我有事找纸聿魔法师。”元凉只好先支开了云宝他们。如今第一军团被大火烧了大半乱做一团,根本没办法好好休息,只能让李河川带他们回第五军团了。

    云宝早就眼红纸聿和碧琪都能抱小姑娘,她却什么也没有了。眼下眼疾手快的接过了千尘洛洛。

    千尘洛洛抬头看了眼发现是云宝后,继续靠着她装睡。

    直到碧琪和云宝被李河川带着回了第五军团休息,千尘洛洛才“被迫”醒来。又变回了小马驹,骨折的翅膀回来了,蹄子上还多了一道伤口。千尘洛洛这下都没时间处理,只能先隐藏了。

    等他们走出书房,没有看到老者,也没有看到逐月。

    李河川带他们去市政厅会客的院落睡觉了。这一次,他们很谨慎的让碧琪,云宝和千尘洛洛睡在了一间屋子里。院落门口还派了小马来守着。

    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没过多会,千尘洛洛就听到了云宝和碧琪睡得打呼噜。

    她叹了口气,不知道逐月那边怎么样了。

    千尘洛洛看了眼睡着的云宝和碧琪,设下了阵法,只要他们下床,或者有小马进来,她就能察觉。

    拿下自己床上的床帘后,千尘洛洛就瞬移离开了市政厅,在小马利亚如此近的距离,她是能追踪到她的法器碎片的。

    等她出现在了房间里,就看到了一直在等她的逐月,还有另外一匹小马,竟然是清风。

    此时的千尘洛洛避免被逐月看出来,变出了幻境,是成年天角兽的模样。

    他们俩位看到千尘洛洛后,赶忙行礼。

    “洛神。”

    “碎片拿到了?”千尘洛洛直入主题。

    逐月把从老者身上要来的蓝宝石递给了千尘洛洛。

    那个老者,在看到“洛神”找来,还认出了他后,吓得脸都白了。逐月只是使用了一点悬浮魔法,威胁了一番,他就把蓝宝石交了出来,求着“洛神”放过他。

    逐月没有犹豫,在拿到东西后,干脆利落的吐丝困住了他,然后将老者勒死了。逐月把老者包成一个球,沉了河。

    他会在河底被腐化,不可能被发现的。

    “做的很好。”

    千尘洛洛看着蓝宝石,果然是她法杖的碎片,看来离收复法杖又近了一步。

    “你先离开吧,我有事单独找洛神。”

    清风在一旁安静了好一会,眼看着他们聊完了,就遣走了逐月。

    逐月没多说什么,安静的退下了,还贴心的替他们关上了门。

    千尘洛洛得以恢复原来的模样。

    “您又受伤了?”清风本来想跟千尘洛洛说朱雀和那两位新来的小马的事,却瞥见了千尘洛洛回到小马利亚后,就一直没来得及处理的伤口。

    “小伤。自从变成这副模样后,魔法修复对我几乎无效,只能慢慢恢复,我已经习惯了。”千尘洛洛曾经在寻找如何使用魔法的办法时,受过许多次比这严重的伤。

    “我先为您处理伤口吧。”清风的语气有些无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