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作者:辞枫未归 | 耽美同人

收藏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九色鹿呢?”元凉看了眼空空荡荡的水池,不高兴的谴责看管的成员。也没了九色鹿水牢的压制,那头凶兽才能逃出的。“我,我们被人迷晕了……”看管的人结结巴巴的回答。元凉望着大火就得殃及军火库,现下也也不是谴责的时候。“还愣着干什么,快拿这些水扑灭火灾啊!没有了九色鹿水牢的压制,那头凶兽才会逃出来的。。...

    “九色鹿呢?”元凉看了眼空荡荡的水池,生气的指责看守的成员。

    没有了九色鹿水牢的压制,那头凶兽才会逃出来的。

    “我,我们被人迷晕了……”看守的人结结巴巴的回答。

    元凉看着大火就要波及军火库,眼下也不是指责的时候。

    “还愣着干什么,快拿这些水灭火啊!”

    元凉一边指使成员灭火,一边往军火库跑去,他在里面准备了用来对付凶兽的武器,本来还想试着收服它,为沧朔军团所用的。

    眼下九色鹿不知所踪,凶兽正在基地作乱,那位该死的巫师竟然已经找到了这里,那这头凶兽是万万不能留了!

    在元凉寻找武器的同时,反应过来小丫头在自己睡的纸聿,云宝,碧琪三个也正在赶往千尘洛洛的房间。

    而此时的千尘洛洛,正在寻找通讯设备里的另一个漏网之鱼。

    如果,来主计算机的是一位,潜入九色鹿水牢的还有一位,那一定还有一个是在刚刚解除了警报的黑客。

    早在千尘洛洛解决第一位时,那个通讯设备就断了。

    混乱的场面要寻找一个黑客不容易,还好在黑色的面包车即将开出基地后门时,千尘洛洛出现在了车后座,直接抬起手枪,抵在了司机脑门。

    “等等。”

    开车的是个少年,在枪抵到他脑门的第一时间,他就察觉到了,平静的将车停稳的同时,试图和千尘洛洛谈谈。

    “洛神对吧?这只是一场误会。”少年抬起双手,慢慢转身,表示自己并不会反抗。

    “你不想要自由?”千尘洛洛压低了声音询问道,目光打量着面前穿着黑色风衣的少年,看起来也就十六岁左右吧。

    “我和那两个蠢货不一样,我这么做,不过是逼不得已。我也并不想与你为敌。”

    少年很清楚的明白能在这么短时间找到自己的人,实力不容小觑。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和这种存在为敌。

    千尘洛洛的黑袍挡住了她大半的面容,再加上藏匿在阴影中,让人很难看清模样,顶多能看出来她身形要娇小许多。

    千尘洛洛依旧举着枪,对准少年,神色却在思考,他的话的可信度。

    “你说的迫不得已是指你的小妹妹吗?”千尘洛洛突然出声,她笑得戏谑,“你在动我的东西时,就该想到后果的。我已经杀了她了,作为你的代价。”

    “你说什么?”很明显,这话让少年很生气,出于防备,他并没有直接相信千尘洛洛所说的话。

    “八岁大的小丫头,很可爱呢。可惜了,我就是拿这把枪了结了她的生命。你猜她临死前有没有哭着喊哥哥呢?”

    千尘洛洛越说越过分,少年再也忍不了了,速度极快的掏出了藏在挡光板下的枪,直接了当的朝着千尘洛洛的脑袋,就是一枪。

    伴随着枪声响起,千尘洛洛却依旧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又是这种结果。”

    就是因为有法器的压制,少年才没能保护好妹妹,让她变成了那老不死的让他卖命的把柄。

    如今,这个疯子竟然连妹妹也……

    少年放下了手,似乎是认命了:“遇到你这种疯子,老子认栽。”

    千尘洛洛看了眼手中的手枪,如今的一切不过是根据少年的恐惧制造的幻境而已,看来他并没有欺骗自己。

    不过,他已经认命的话。

    千尘洛洛犹豫着举起了枪,却没想到少年的身形如同猎豹一般扑了过来,另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直接就打掉了千尘洛洛手中的枪,朝着千尘洛洛割来。

    车后座要比较狭窄,千尘洛洛闪躲不及,幸亏幻境还没有彻底消失,在少年视角下,她的位置发生了偏差。

    随着布料被割破的声音响起,幻境消散,千尘洛洛退到了车门前,身上的黑袍被割坏直接掉了下来,千尘洛洛彻底暴露。

    少年警惕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和他对峙的竟然是个一头白发看上去比妹妹还要小一些的小姑娘,刚刚本来冲着她脖子割的刀刃,却割到了她的手臂,偏差太大了点,对方应该是用了幻境。

    在无法确认什么时候是幻境的情况下,少年举起枪对着千尘洛洛又是一枪。

    这一次,千尘洛洛很明显是用魔法躲避掉了。

    所以这个是真身?刚刚那个毫发无损穿过去的是幻觉?

    鲜血从指尖滴落在了后座沙发上,千尘洛洛毫不在意她的手臂上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反倒是打量着少年的反应。

    反正暴露了,她也没再刻意改变声音。

    “你很厉害,考虑投奔千织吗?作为诚意,你的妹妹被沧朔军团控制住了对吗?我可以救她。”

    千尘洛洛从刚刚的幻境中找到了蛛丝马迹,关于少年身不由己的理由。

    少年还没有从刚刚的幻境回神,对千尘洛洛的话彻底失去了信任。

    “或许我可以杀了你,再去杀了她,让幻境成真。”千尘洛洛可没太多时间去劝一个少年,不配合,还是杀了吧。

    “行,我同意。”这是异世界,身为人类的他,可不想和一个拥有法器,随时能把人拉进幻境,窥探内心的疯子对着干。

    “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让我的妹妹无忧无虑的生活,不会去强迫她做什么。”

    “好。”千尘洛洛本来也对拉八岁大的小姑娘做童工没什么兴趣,爽快的答应了。

    “你的妹妹被关在哪里?”千尘洛洛询问。

    这问题却让少年犹豫了,他还是不能完全信任一个怪人。

    千尘洛洛也不在意,反正她想找也找得到。千尘洛洛重新为自己披上了黑袍,然后消失在了少年面前。

    只是片刻功夫,她又瞬移了回来,只不过这次,还带着一个八岁大的小丫头。

    “哥,你真的在这里!”和哥哥重逢的小丫头开心的扑到了少年怀里,少年温柔的摸了摸小妹妹的头发,安抚着小丫头,内心却五味杂陈。

    这疯子的法器未免太离谱了点,好在目前为止,她都没有欺骗自己。

    “千焰,带他们回去。”

    千尘洛洛只是招呼了一句,那只四处作乱,吐火的朱雀神鸟仿佛听到了召唤,直接飞了下来,在靠近他们后,变成了面包车大小的金色神鸟。

    然后张开了双翅等待。

    “上去吧。”千尘洛洛拉开车门,率先走了出去。

    少年带着自己的小妹妹也走了下来,在看到千尘洛洛恐怖如斯的实力后,他知道自己信不信都不重要了。

    唯一能做的不过是静观其变。

    “对了,我叫幽。”离开之前,少年还是跟千尘洛洛介绍了一下自己。

    “千尘洛洛。”千尘洛洛礼尚往来。

    “我会保守秘密的,洛神。”幽看着小女孩模样的千尘洛洛,也能猜到大概的情况。

    幽带着对金鸟十分好奇的梦坐上了金鸟,千焰带着他们腾空而起,眨眼间就无影无踪了。

    千尘洛洛摇了摇头,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一个少年太过上心,眼下她可有事要头疼了。

    果然,等千尘洛洛赶回房间,外面的撞门声越来越响,“嘭”的一声,门被撞开了,纸聿,云宝和碧琪着急的冲了进来,寻找着千尘洛洛。

    不在床上!还能去哪里?

    纸聿率先打开了一旁浴室的门,竟然看到了小姑娘蹲在角落里,手中还拿着花洒,浑身都湿漉漉的。

    “洛洛,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云宝在发现千织找来这里后,都忘了千尘洛洛是小马利亚原居民了,生怕她会出什么事,没想到小姑娘竟然是自己躲在了浴室里?

    “着火了。”千尘洛洛还拿着花洒,语气格外认真。

    所以小丫头是还记得着火得躲在有水的地方是吗?

    “别担心,我们带你出去。”

    纸聿有些无奈的拿掉了千尘洛洛手中的花洒,然后拿过毛巾给她擦了擦身上的水。

    “看来还得换身衣服了。”

    衣服已经湿漉漉的不能再穿了,不然会感冒的。纸聿只好在衣柜里找了件M码的黑袍,换下了衣服后,给千尘洛洛披上。

    千尘洛洛忍不住微微皱眉,刚刚太匆忙了,她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就用魔法隐藏了伤口。

    换衣服的过程,难免会被碰到伤口。应该是又裂开了吧?

    千尘洛洛不动声色。

    因为头发也湿了,纸聿只能给千尘洛洛把发圈拿掉了,然后替她擦干头发。

    看着千尘洛洛这满头银发,碧琪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云宝赶忙拍掉了她的手,让碧琪不要捣乱。

    场面很温馨,直到元凉冲了进来。

    “很抱歉,但是,这位小朋友,可能需要跟我走一趟了。”元凉看上去很生气。

    刚刚九色鹿被人放走了,那只凶兽也突破封印烧毁了基地大多数建筑,他刚拿到武器,那头凶兽就好像有感知一般直接飞走不见了。

    这种情况,只可能是有人在暗中操作这一切。还告知了千织的那位洛神。

    元凉虽然不觉得一个小朋友会是洛神,但是他也明白,就是在他们几个来到基地,才出了这么多事的。

    这小丫头被千织控制了也说不定。

    “元凉,什么情况?”纸聿不明白,元凉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来找千尘洛洛。

    “我怀疑她被千织的人控制了,身上装有法器,是她放走了那个火鸟!”

    千尘洛洛皱眉,她知道千焰是个自傲的家伙,这个“火鸟”的称呼可不太好:“可是,那不是朱雀吗?”

    “她果然知道什么!”

    千尘洛洛无辜的眨了眨眼,得,是她多嘴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