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作者:辞枫未归 | 耽美同人

收藏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夏日里节庆典如期呼啸而来。只虽然对于小马谷,和经历过过千织暴动的其他地方来说,少了许多节日气氛。其中沧朔军团第七小队堪称是代价最损失惨重的。从上到下,基本上也没一个成员是不鼻青脸肿的,虽然也没小马死亡……,虽然沧朔军团的基地都被烧了,连石碑都没放过我。其中最心只不过对于小马谷,以及经历过千织暴乱的其他地方来说,少了许多节日气氛。。...

    夏日节庆典如约而至。

    只不过对于小马谷,以及经历过千织暴乱的其他地方来说,少了许多节日气氛。

    其中沧朔军团第七小队可谓是代价最惨重的。从上到下,基本上没有一个成员是不挂彩的,虽然没有小马死亡,但是沧朔军团的基地都被烧了,连石碑都没放过。

    其中最心力憔悴的莫过于安年,他自己被虐了还不算,连资料都没保住。伤还没来得及包扎好,他又要被赶来的沧朔军团第六军团训斥一番。

    毕竟官衔更高,安年忍了。

    小马谷的医院,如今忙得不可开支,哪怕有塞拉斯蒂亚公主带来的皇家医疗队,也救治不过来这么多小马。

    医院一时间马满为患。

    就连千尘洛洛的病房,都被迫加了几个床位。

    千织第198小队的六位,背着昏迷的独角兽终于找到小马谷医院时都惊了。他们哪里想得到,这个地方生意这么好!

    “愣着干什么?既然没事就赶紧把伤员送病房啊!”

    沧朔军团的小马看着这六匹并没有穿白袍的小马,还以为是沧朔军团的第七小队犄角旮旯里的成员,招呼他们把背着的独角兽送病房。

    在一路安排得满满当当的病房下,他们几个背着的这位很荣幸的被送到了和千尘洛洛一间。

    此时,塞拉斯蒂亚公主和露娜公主正在里头和紫悦他们喝茶聊天,这一下可谓非常不巧。

    “罢了,这些事以后再说,紫悦这段时间你就先留在小马谷吧。”塞拉斯蒂亚知道伤员要比较重要,所以准备带着露娜离开,只是在出门时,他们看清了那陆马背上的独角兽。

    “纸聿??”

    故人的重逢来得有些突然。

    “是老师认识的小马吗?”紫悦也好奇的看着那独角兽被放到了病床上。

    “确实是认识了很久的小马。”塞拉斯蒂亚回忆起了纸聿离开时说过的话,她确实是在今天回来的。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这是你们沧朔军团的老大,还不赶紧去告诉安年队长。”露娜公主提醒那几匹小马。

    他们面面相觑,有些懵逼,但是在放好了独角兽后,身为队长的陆马谢尔特,还是派两位飞马队员去汇报了。

    医生很快就走了进来,开始为那独角兽检查。

    “这独角兽怎么搞得?头都磕破了,得缝针。”医生抱怨。

    谢尔特老实巴交:“大概是从高处摔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了,还能给小马摔成这样?”医生又问。

    谢尔特诚惶诚恐:“好像是在永恒自由森林坠崖了来着。”

    “咦,我看你们好像有点眼熟哎?”碧琪插话。

    当然眼熟了,刚刚在城堡守门的就是他们几个。

    千尘洛洛在内心吐槽。

    “我也觉得你很眼熟!”谢尔特注意到了碧琪,看了眼一旁几位小马,他们都好眼熟,除了病床上那匹小飞马。

    谢尔特根本没意识到这是他们洛神。

    “是的!那也太巧了!”碧琪惊喜。

    “你们的朋友能和洛洛分到一个病房,一定就是我们的缘分!”

    千尘洛洛看了眼昏迷的纸聿,这位“朋友”她可是刚刚才霍霍的,本来想着纸聿受伤了,如今沧朔军团又一片混乱,必然会带她会总部,到时候千尘洛洛就少了个监视者。结果哪里想得到还能分到一个病房!

    大可不必如此有缘分啊。

    “等等。”谢尔特身旁的飞马这才反应过来什么,戳了戳队长,小声。“这位好像是碧琪啊……哎?我刚刚怎么没发现塞拉斯蒂亚公主和露娜公主也在!!”

    虽然说是小声说,可是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下紫悦他们几个虽然觉得这几位眼熟,都没有了怀疑。如果是穿越者,见过也不奇怪,他们经常来刷脸。

    只不过有些汗颜,不愧是沧朔军团的犄角旮旯小队,穿越者的震惊都还带慢半拍的。

    很快医生就处理完伤口出去了,安年也姗姗来迟,身边还跟着另一匹着装整齐的独角兽。

    他们先跟俩位公主行礼,然后才看向纸聿。确认无误后,他们多少有些惊讶。

    紫悦不是说没来得及,怎么纸聿还是回来了?

    难不成是情况太紧急没注意到吗?

    “我这就向沧朔军团总部汇报此事,你留在这里照顾纸聿魔法师。”那匹着装整齐的独角兽吩咐安年,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伤得一瘸一拐的安年走到了病床前,虽然心里烦躁,却还是震惊更多一些。

    病床上躺着的小马,和那张画中他们的纸聿魔法师一模一样,若不是亲眼所见,安年都不敢相信,一个千年前存在的独角兽竟然真的来到了一千年之后。

    “塞拉斯蒂亚公主,这位魔法师是那位魔法师吗?”紫悦这才反应过来什么,撰写修订了魔法书的那位,之前她看到预言的作者,那位千年前赫赫有名的纸聿魔法师,就是……这位吗?

    “是她,千年前我们的师妹,纸聿。”塞拉斯蒂亚明白紫悦的意思,“千年前,那位巫师被我们驱逐后,纸聿就让自己陷入了沉睡,只为等待此刻,巫师重回,她也会醒来。”

    “所以,她是能够对付那巫师的存在?”紫悦惊讶。

    “这个要等她醒来,她会给你答案的。”塞拉斯蒂亚这下不急着离开了。

    “一点不尊敬师长的家伙,就算纸聿回来也管教不了她。”露娜公主这话说的是千尘洛洛。

    千年前,千尘洛洛的名字还是叫千洛,后来成名后,千尘洛洛的法器又更加出名,所有小马都知道那法杖叫阡臣,阡陌交通的阡,臣服的臣。

    要么死要么臣服的法杖名太印象深刻了,以至于他们都喊千尘洛洛阡臣巫师,那些信奉她的又不喜欢直呼其名,非要喊洛神。

    以至于现在千尘洛洛说她叫千尘洛洛,也没小马联想到千年前的她。

    纸聿还没醒,倒是那个着装整齐的独角兽回来了,他跟塞拉斯蒂亚一行说明了情况。

    沧朔军团伤亡惨重,基地又变成了废墟,并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先把这些小马送到第五军团去照顾,避免打扰到小马谷的正常生活。

    至于纸聿魔法师,醒来后就会邀请她回到第一军团的总部。

    “这还有一位没来得及检查是不是穿越者的失忆小马。”云宝提醒了他们千尘洛洛的情况。

    “等到大部队动身,带她一起去第五军团检查吧。”

    “我可以去吗?”云宝担忧。

    “噢噢噢,我也想去!”碧琪举蹄子。

    “那个……我们好像,也没有检查?”不太聪明的千织第198小队队员,忍不住小声开口。

    他们刚刚出去逛了一圈,老有小马问他是什么级别的,为什么在千织手底下都没有受伤,搞得他的好奇自己是什么级别了。

    谢尔特扶额,眼下这里全是沧朔军团的首脑,他也不敢暴露,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有把队员打一顿。

    “你们一起吧,刚好可以照顾着点纸聿魔法师。安年队长如今恐怕是自身难保。”那独角兽压根没怀疑这几个憨憨会是千织的。

    反倒是还有心嘲讽安年。

    “安年队长还是去修养吧,你们……六个,在这里照顾好纸聿魔法师,有什么情况就汇报。”

    “所以是要让我们来照顾老大吗?”那匹刚刚看出了碧琪他们的飞马瞬间激动了,她在千织那么久,连个队伍都没有,来这次暴乱也是刚好在附近,队伍也是临时成立的最末尾小队198。

    没想到在沧朔军团,她直接负责照看沧朔军团的老大吗!这官衔这么跳跃。

    “是的,所以你们几个要照顾好了,到时候想留在第一军团都是有可能的。”独角兽很明白该怎么哄骗成员,看着他们都有些高兴,满意的离开了。

    就连安年看了眼纸聿,最终也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有些百感交集的小队,可能不会想到他们的洛神就在旁边病床上躺着看戏。

    而且,格外的平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