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作者:辞枫未归 | 耽美同人

收藏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你那敬重的神怎么也没公开回应少马的祈福呢?”在安年的视角里,并不能够听见千尘薇薇的声音,因为他听着清风中二的话,很是好气。“我们来比比看吧,自我以为有很优越感的独角兽。”清风用蹄子拔出了佩剑,扑扇翅膀,一副准备交战姿态。一言一行,都是对安年唯一的挑衅“我们来比比吧,自以为有优越感的独角兽。”清风用蹄子拔出了佩剑,扇动翅膀,一副准备交战姿态。。...

    “你那尊敬的神怎么没有回应少马的祈愿呢?”

    在安年的视角里,并不能听到千尘洛洛的声音,所以他听着清风中二的话,很是好笑。

    “我们来比比吧,自以为有优越感的独角兽。”清风用蹄子拔出了佩剑,扇动翅膀,一副准备交战姿态。

    一言一行,都是对安年最大的挑衅。

    拿着枪的独角兽和一匹拿着剑的飞马,如此诙谐的画面,可不就是挑衅。

    安年深知什么叫擒贼先擒王,所以他点了点头,同意了这场较量。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烘托气氛,四周突然开始狂风大作,握着剑的清风飞了起来,狂风对他的影响并不大,反倒是安年被风吹得有些睁不开眼。

    安年扣动了扳机瞄准了清风的翅膀,一声枪响后,清风飞得更高了,手枪并没有打到他,安年毫不意外。

    他早就声东击西,用悬浮魔法举起了一旁的推车,直直的朝着清风砸去。

    清风居高临下,一副看安年笑话的模样,推车在靠近清风时,四周的狂风越来越大,推车就像是受到了阻碍,在清风面前停了下来。

    然后,因为风力太大了,推车失控被风刮走,直直的朝着安年砸来。

    安年赶忙瞬移到了其他地方,刚站稳,一道身影却在同时朝着安年扑了过来,连续使用魔法让安年有些吃力,但是死亡的恐惧越来越近,最后一刻潜力爆发,他再次瞬移到了其他地方。

    安年回头望去,果然看到了清风就站在他刚刚瞬移的位置,握着正在滴血的银白色长剑。

    大概是太过紧张了,安年这才反应过来疼,看了眼腹部细长的血痕,若是他再晚瞬移几秒,是不是该开膛破肚了?

    安年强压着心底的恐惧,再次举枪射击。

    狂风卷起沙土朝着安年的眼睛袭来,他一时不备被迷了眼,枪也射歪了。哪怕他已经在努力睁眼了,可是就是致盲的这几秒,安年又听到了扇动翅膀的声音。

    想也没想,安年施法变出了防护罩。旁边传来“叮”的一声,安年睁眼,看着砍在了防护罩上的长剑,若是这一剑砍下来,他大概就是头身分离了吧?

    “你在玩我?!”安年发现了不对劲,为什么这狂风来的那么巧合,为什么还偏偏是针对安年的!

    “你能操控这些风?不可能,你只是一匹飞马!”安年不可置信,他看了又看完全没发觉清风有可以施法的法器。

    “怎么,准备躲在你的保护罩里苟延残喘吗?”

    清风直接踩到了防护罩上面,对于安年刚刚的出言不逊,清风并不打算轻饶。

    “枪你也拿着了,堂堂独角兽连一个只会飞来飞去的家伙也弄不死啊?”清风拿着剑敲了敲防护罩。

    “躲在里面,你还怎么拿枪打我?”

    独角兽虽然有防护罩,可是防护罩也是双面的,效果不亚于龟壳。

    安年觉得憋屈,他怎么会拿一个飞马没办法!该死!

    “看来,你还没有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

    防护罩的周围,狂风开始聚拢最后形成了一个小型龙卷风,清风轻轻松松的飞了出去,在外面看着龙卷风把防护罩包围,挤压。

    然后……安年竟然听到了防护罩龟裂的声音。

    维持防护罩的安年根本没办法再使用瞬移魔法,哪怕他此刻撤销保护罩,去使用瞬移魔法,没等他离开,他就会被狂风搅碎吧?

    “你为什么可以操控风?……你明明只是……咳咳。”强撑的安年看着狂风外,看戏的清风,急火攻心之间吐了口血。

    可是清风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安年再也支撑不下去了,防护罩消散,狂风席卷。安年准备接受死亡,他却被清风揪出了龙卷风中心。

    安年看着那龙卷风慢慢变小再消散,最终确认了清风的能力,他能够控制风,还不需要施法!

    若此刻是打游戏,安年一定骂一句,这玩意不讲武德,竟然开挂!

    可是,清风用蹄子踩在安年腹部伤口的痛感清晰,清晰的告诉着安年此刻有多屈辱。

    他身为沧朔军团第七小队的队长,在众多独角兽中脱颖而出的精英。此刻却被一只飞马按在地上摩擦,而且对方完全没把安年当回事,只不过是在玩弄安年而已。

    “蝼蚁,认清自己的身份了吗?”清风把剑插在了离安年脖子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威胁,清风现在只需要动动蹄子就能结果了安年。

    安年一言不发,不愿屈服。

    “住手!!!你们这些小马利亚的叛徒!”

    僵持之下,那个熟悉的皇家腔传来,露娜公主赶到,魔法光波朝着清风袭来。

    清风躲开了攻击,也离开了安年身边。

    安年赶忙挣扎着站起,看到了站在中央把白袍小马打飞的露娜公主,以及她身后那位塞拉斯蒂亚公主。

    终于,他们得救了!

    塞拉斯蒂亚公主扫了眼战场,其实早在露娜公主飞下来说住手时,千织组织的小马已经齐刷刷停了下来,反倒是沧朔军团的在试图补刀。

    露娜公主这一下倒是把差点受伤的千织组织成员丢了出去,远离了危险。

    “那个叛徒呢?!”露娜公主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千年前他们驱逐的那位。

    “好了,露娜,先去检查一下伤亡情况。”

    塞拉斯蒂亚公主看向了清风,一眼就发现他是首领,飞了过来试图先交涉。

    清风倒是礼貌,朝着塞拉斯蒂亚行了个礼。

    “塞拉斯蒂亚公主,勿怪,这是我们千织和沧朔军团的过节,希望您能理解。”清风起身指向了法阵中的医院,“您的子民,都在里面,安然无恙。”

    “你说什么?!”安年气得不清,好一个反客为主啊!

    “既然两位公主来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撤销法阵,我们走。”清风吩咐。

    一直在魔法罩顶部维持魔法的独角兽都瞬移了下来,法阵的光芒慢慢淡去,千织成员聚拢在了清风身后。

    “还有,露娜公主,洛神让我给您捎个信,她已经回来了,一切都好。等到合适的时机,她自会和您相见。”

    “叨扰了。”

    清风带着千织组织成员行礼,然而这次却是对准的露娜公主,而不是塞拉斯蒂亚公主。

    “塞拉斯蒂亚公主!”安年觉得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离开。

    “那位回来了,我们想拦也拦不住了,只会增加伤亡而已。”倒不是塞拉斯蒂亚不生气,可是眼下就算是有她和妹妹露娜在,和这一百多匹小马也得打好一会,沧朔军团又被重伤成这样,根本承受不住再打一次。更何况,法阵已经解开,受伤的可能不仅仅是沧朔军团了。

    “今天这件事,小马利亚并不可能这么轻易算了。”露娜公主也明白塞拉斯蒂亚的意思,对着清风警告,“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想办法消灭千织的!”

    “您以后会对我们改观的。”清风倒是不介意,招呼着成员开始齐刷刷的撤离。

    千织刚走公鸡开始鸣叫,塞拉斯蒂亚知道升起太阳不能耽搁,特别是在夏日节庆典,不能让其他小马多想。

    塞拉斯蒂亚站在混乱的小马谷中央,升起了太阳,一千年了,这大概就是最没有仪式感的一次夏日节。

    太阳照耀在大地上,鲜血变得格外刺眼。伤痕累累的沧朔军团成员都松了口气,这场劫难总算是结束了。

    “塞拉斯蒂亚公主。”

    塞拉斯蒂亚听到了紫悦的声音,她转身一看,果然看到了紫悦带着其他小马居民赶了过来。

    他们发现惨烈的状况后也吓了一跳。

    “千织的小马已经走了吗?”云宝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没发现那群白袍。

    “嗯,早就跑没影了。”回答的是露娜公主,她一直看着千织离开的方向,此刻才转过头看向了询问的小马。

    刚好云宝此刻正背着千尘洛洛站在一起,千尘洛洛也在看她,他们就这么对视了。

    千尘洛洛表面淡定,内心其实特没底。她还没做好和露娜公主见面的准备,特别是以洛神的身份。

    毕竟,千年前,她可是露娜公主的学生。

    所以,千织对露娜公主的优待,是出于对师长的尊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