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方人豪?红锦想了一会儿才忆起方人豪此人是谁,凤家的那个世仇。但是她并也没因而对方人豪生起什么敌视的心思来,所以凤家也没让她有家的感觉,凤德文也也没让她生起父女亲情来。“他约我们做什么?”红锦一面问一面伸出手取过信来自己看,她明白浩宇答不出,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对方人豪生出什么仇视的心思来,因为凤家没有让她有家的感觉,凤德文也没有让她生出父女亲情来。。...

    方人豪?红锦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方人豪此人是谁,凤家的那个世仇。

    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对方人豪生出什么仇视的心思来,因为凤家没有让她有家的感觉,凤德文也没有让她生出父女亲情来。

    “他约我们做什么?”红锦一面问一面伸手取过信来自己看,她知道浩宇答不出来,只不过是下意识的随口一问罢了。

    信写得很简短,只是写了明天午时在迎仙居设宴,请浩宇及红锦一起过去。

    红锦把信递给了春雪:“烧了。”

    虽然她对方人豪没有恶感,但是也不想因此让凤家的人认为,她和浩宇私通世仇:在凤德文眼中,怕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吧?

    她回过头来对浩宇淡淡的道:“不去。”他约他的,去不去却要由他们姐弟做主了;去了,好处有没有不知道,但是坏处显而易见。

    浩宇点头,他也不想去见方人豪:“那我出去了,约好和明轩二人出去看铺子的。”他们要做得生意需要的地方要很大才成,所以铺面一直不好找。

    红锦叮嘱了两句送他出门,她现在虽然在凤家已经有了一席之地,只不过后面的风暴会更猛烈:只要宁氏等人知道浩宇和花明轩二人的铺子开张,宁氏绝对不会冷眼旁观。

    院子里的人都已经换过了,换过来的人都是当天和红锦共过生死的:这一点却是宁氏没有料到的。

    现在凤家的仆从们对宁氏一房多少都有些心寒,不过待红锦的态度却分成了两派:多数人远离红锦,生怕有什么差事和红锦有关,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还有一些人,却因为红锦当日遇袭时,还不忘给仆妇们求一条生路而归心,对红锦姐弟生出了依附的想法。

    宁氏直到红锦把人换完之后,她才发觉到红锦院子里的消息,是半点也打听不到了;此时,她才知道山上的事情对她还有这样一层不利。

    不过眼下她没有时间理会这点小事儿,也就任由红锦去了。

    红锦防范了几天,却没有等来宁氏一房人的责难,心下也有些奇怪;但是能平安无事当然是好的。

    容连城在府中待了两天之后,再次离开去了省城,说是要三五天才能回来。就在他离开的第二天,宁府却有了大喜事,听说宁知府就要升做道员:虽然没有得到吏部的告知,也没有旨意下来,但是却是现任道员所说,事情十有八九。

    宁知府这些年一直都在为升迁活动着,银子花了多少他自己都记不清楚;现如今得到这么一个消息,当然是极高兴的。

    因为升迁的事情只是私人书信告知的,所以宁知府再高兴也只是低调的在府中摆了几桌家宴,和家中的人一起庆祝一番。

    宁氏和凤德文听说之后,简直可以说是欣喜若狂,备下了一份重礼前往道贺,却不想并没有得宁知府的青睐:原来方家也去道贺了,并且所送的礼要比凤家重出一倍都有余。

    不过宁氏并不在意,宁知府倒底是她的父亲,父亲升迁对于她来说是极大的好事:至少在凤家她的地位是牢不可破的。

    凤德文是一肚子的不高兴,但是宁氏的精神还是极好的。

    而浩宇等人的店铺也已经定下来,虽然地方稍稍偏了一点了,但是地方足够大;花明轩和胡正豪两个人已经找来人手开始收拾了。

    红锦知道此事很快就会传到宁氏的耳中,所以她叮嘱浩宇一定要快:府外的事情交于浩宇去做,府内的事情便由她来应付了。

    浩宇等人做事十分的小心,但是此事还是在十天之后传到了宁氏的耳中;而就在宁氏知道此事的第二天,宁知府也得到了吏部的公文。

    虽然他没有升任道员,但是他却自从四品升成了正四品,兼任了道台府的左参议,正正好是掌理一省的钱粮等物:就是说,天川布政使司内的所有商家,都归他管——虽然并不是事事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但是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那些商家自然知道要孝敬他。

    宁知府差一点乐得晕过去,因为这可是肥差,很肥很肥的差事;他认为这么多年来花出的银子很值了,太值了。

    宁氏和凤德文知道后,这一次备了比上一次重三倍的礼去宁府相贺:只不过是和方家打了一个平手而已。

    红锦听到此事之后心下一惊,对于他们姐弟来说,这可是大大的坏事儿。

    宁氏回到府中之后,叫了浩宇过去说了一番话,其话中暗示,他是凤家的子孙,在没有分家另立门户前,他的所得便是凤家所有。

    这话的意思太过明显了!

    不但如此,宁氏还向浩宇引见了宁瑞,虽然话并没有说透,但是她的用意是什么,红锦姐弟当然明白。

    宁瑞却真不是一个聪明人,当初他偷取红锦的亵衣时被打成了一个猪头,和红锦姐弟的仇便已经结深了,但是不想此时他居然还敢应声而出:完全是被银子遮住了眼,也忘了宁氏弃他不顾的事情。

    他在第二天便到了浩宇等人所选的铺子里,四处转了一圈之后便东问西问:因为这铺子太大了,整整多半个街道啊——这得要多少银子?宁瑞现在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了,眼前闪的全是银光。

    花明轩和胡正豪看着宁瑞笑得很和善,应对了他一番之后就“无奈”的被宁瑞敲走了十两银子;宁瑞得了银子拔腿便去了青楼。

    花明轩摇着扇子看着宁瑞的背影,对身后的长随道:“去吧。”

    红锦和他们在昨天晚上便商议好了,如果宁瑞当真来找事,那他们便在此时好好的给宁氏和宁府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这块肥肉可不好吃。

    因为宁瑞能来当然和宁知府脱不了干系,也就是说宁氏早已经把浩宇、花明轩二人所为的事情告诉宁知府:这么一块肥肉,宁知府当然不会放过。

    也是因为花明轩认识巡府的家人,不然宁知府也不会如此“客气”只是让宁瑞来打探一二,示意花明轩等人应该给他送些银子过去。

    宁氏这几天心情终于好转,今天晚上还兴致极好的摆了一桌席面,请了凤家的几位夫人一起相聚:四夫人石氏当然不会理会她的相邀,其它夫人倒是都来了。

    她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表露出了对石氏的些微不满:她的父亲高升还在后面,那个石氏的叔父们却太过古板,这一辈子想再升上去也不太可能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宁氏便笑不出来了:宁瑞居然和一个妓女溺死在城西的莲花湖中!

    宁知府打发人来叫走了宁氏,他现在很恼怒,非常的恼怒;他没有想到在城中还有人敢动他的孙子。

    凤家却是平静如常,浩宇依然和花明轩二人去铺子里忙,而红锦还是留在房里静养。

    衙役们查来查去,宁瑞的死也和浩宇几人无关;但是宁知府却不这样想,因为事情太过巧合了。

    也因为花明轩和巡府家人的关系非浅,所以宁知府也只能强按下这口气,只是仇却已经结下了;宁氏被宁知府骂了一顿,近些日子当然不会有半分好处给凤家。

    让宁氏万万想不到的是,宁知府在骂了她之后,居然让人送了贴子给花明轩和胡正豪,明日要请他们到迎仙楼吃酒。

    花明轩笑眯了眼睛,看着天上的明月笑道:“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红锦看到他如此,也就知道他根本不把宁知府放在眼,当下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让人安排了几个小菜,让浩宇三人在月下吃酒。

    要做生意,早晚要和宁知府对上:给他银子并不能解决事情,因为他的胃口很大,凤家便是一个例子。

    宁瑞的死刺激了金绮,如果不是宁氏拦着,她几乎要来寻浩宇和红锦算帐:是她要害红锦,和宁瑞没有关系。

    宁氏看着金绮很郑重的道:“此事如果当真是凤浩宇几人所为,自此之后你言行之间一定要小心在意!”

    她就算是吃过红锦的亏,也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红锦和浩宇,因为在她的心中一直认定:自己只是忙不过来,不然要捏死他们姐弟绝不会比捏死只蚂蚁多用多少力气。

    现在,她的当然不会再如此想。

    她原本就以为红锦有了羽翼,但是不恐慌是因为她并不认为红锦姐弟有对付她的力量;宁瑞的死让她明白,现在的凤红锦和凤浩宇当真成了她的敌人,不再是捏在她手心里的那一对双生子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