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红锦毕竟明白自己昨天开罪了宁氏和凤德文,虽然她不如此做的话:有人要杀她,她都也可以默不做声,以后凤家的人只会把她生吞活剥了!但是她也不想将来被宁氏疯狂的的报复、更为不想宁氏交还生母妆盒时,在其中做手脚;毕竟也不是红锦怕事,只但是能少一事就少一事为“我听弟弟宇儿说,花公子识得巡府三公子及其母亲四夫人——正好她们这两日要路经我们城去和巡府大人团聚,花公子想请他们到我们府上来坐坐,略略休息;只是他是客人不好擅自做主,不知道父亲和母亲意下如何?”。...

    红锦当然知道自己今天得罪了宁氏和凤德文,但是她不如此做的话:有人要杀她,她都可以默不作声,以后凤家的人只会把她生吞活剥了!

    不过她也不想日后被宁氏疯狂的报复、更加不想宁氏归还生母妆奁时,在其中做手脚;当然不是红锦怕事,只不过能少一事就少一事为好;她有时间多用在其它地方,积蓄自己的力量,让凤家的人以后再也不敢轻举妄动才是长久之计,和凤家的人争一日之短长实在是不必。

    “我听弟弟宇儿说,花公子识得巡府三公子及其母亲四夫人——正好她们这两日要路经我们城去和巡府大人团聚,花公子想请他们到我们府上来坐坐,略略休息;只是他是客人不好擅自做主,不知道父亲和母亲意下如何?”

    红锦一面说一面看了一眼花明轩,对着他微微一笑,笑得很温柔,眼中带着求恳与歉意;点头之后,红锦便回转头看向了凤德文和宁氏。

    但是红锦的微笑看得花明轩打了一个冷颤,他向左看看刚刚回来的浩宇、再向右看看胡正豪,根本是不明所以:为什么自己会被凤家大姑娘扯出来?他可是什么也没有做啊——老天,凤大姑娘怎么会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他只是看看戏而已,真是冤枉啊!

    让花明轩非常不平的就是:除了自己不是还有一个胡正豪嘛,瞧他虎背熊腰的样子,也比较能镇得住场面,为什么凤家大姑娘要选自己这个弱不经风的书生?

    花明轩很哀怨。

    看戏的人在发生什么事情时最痛苦?当然是被搅进戏中!所以现在花明轩被红锦笑得遍体生寒,欲哭无泪的看向浩宇求助;他用目光示意:好兄弟,你可要救救哥哥我啊。

    可是浩宇却伸手请他上前和凤德文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花兄,请。”

    花明轩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不过好在他还有一位生死兄弟,他立时转头看向胡正豪,一脸的恳切期盼。

    但此时的胡正豪突然对桌上的一盘点心生出了深厚的感情来,盯着那点心的目光,如同看到了天下第一美女;看得那叫一个专注、那叫一个目不转睛,根本就没有看到花明轩的求助。

    看戏的人在发生什么事情时最开心的?当然是一同看戏的同伴被搅进戏中,可是自己却独善其身能继续看戏,正正是乐不可支。

    所以胡正豪公子没有生出一点兄弟之情、朋友之义,根本没有理会花明轩投过来的、那楚楚可怜的求救目光;因为他现在心里已经乐翻了天,就等着接下来的好戏,当然不肯破坏一点点了。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花明轩一脚踢到凤德文面前:他不只是想,他还真就如此做了!他侧身伸腿,在凤家几位主子看不到的情形下,狠狠一脚把花明轩踢到了大厅中央。

    好在花明轩不是真得弱不经风,他还是练过几下子的;虽然不能用来杀敌保身,不过稳住自己的身体还是完全可以的。

    花明轩立稳了身形后,只得对着凤德文和宁氏微微欠了欠身子,趁着垂头的一霎间,他向胡正豪投去了一道恶狠狠的目光:你给我等着!可是胡正豪却取了一块点心,对着他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胡正豪不在意兄弟的威胁,反正他眼下是有好戏可以看的;至于看完之后?那是以后的事情,而且他的腿可比花明轩的长多了。

    花明轩呢,有个致命的弱点;他对于女子,不论长相美丑、不论年纪大小、不论身份高低,只要是良善的好女子,他便不忍看到人家吃苦受罪,也拒绝不了人家的请求。

    现在知道他这弱点的,只有胡正豪与浩宇两个人,其它人的并不知道;花明轩相信浩宇不会对他的姐姐提起自己的私事儿:那凤大姑娘为什么独独选中了他呢?

    花明轩是百思不解,心头何止这一样疑虑:凤大姑娘怎么知道自己识得那个巡府的窝囊三公子?至于那三公子的母亲,他倒是不想认识,可是不认识也不成啊,那可是他们家的人。

    听到凤德文和宁氏开口,花明轩在心中哀叹一声,再悄悄看了一眼红锦,淡淡的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此事今天好像不是谈得时候,凤老爷还是先……”

    他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可是不论是他的神色、还是他的语气,都没有半丝不好意思:这一点大厅上的人都看得出来。

    宁氏和凤德文却并不在意,他们夫妻眼下哪里会在意花明轩这么一点点的“个性”呢。

    “哪里,哪里;”凤德文的一张老脸几乎笑开了花:“贤侄请坐、请坐下说话;贤侄和小儿是至交好友,我们家就是你的家,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就是——不过是待客罢了,当然没有问题;有什么需要你就直说,尤其是巡府的三公子和四夫人的喜好,吩咐下人们去准备,不用跟我们客气。”

    宁氏也笑道:“就是,就是;本来就是一家人嘛,有什么客气的;花公子千万不要见外。”

    红锦此时悄悄退步回到了四娘身边坐下,她认为接下来不会再有她什么事情:她只需要等妆奁单子送过来;然后嘛,然后这几日她便要向宁氏讨债,把属于自己母亲的东西统统要回来,一分都不能少。

    石氏和蓝罗都趁人不注意时看向红锦笑了笑,不过谁也没有说一句话;而五娘也看向红锦笑而不语,眼中闪过几分赞赏。

    过了一会儿石氏敲了敲桌子,红锦看过去,桌上有几个笔画极细的、水写的小字:巡府的事情可有帮忙?

    红锦微笑摇摇头又点点头,意思是一会儿再说;因为她看那花明轩的神色,好像当真认识什么巡府似的——她的运道这么好,随口乱说一句也能应验?

    如果当真如此不是她的运道好,而是这位花公子的来历背景有些惊人:富易妻贵易友,达官贵人们相识的人,那绝不简单啊。

    石氏微微一笑端坐好,又恢复成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模样;但是红锦现在却稍稍知道,石氏其实并不冷淡,或者说她的冷淡只是针对于凤德文和凤家的人。

    而自己得石氏的青眼,怕是和凤德文不喜她、而她却敢和凤德文相争有关吧?在石氏的眼中,她怕是不能算作凤德文的女儿,也不能算作是凤家人。

    只是蓝罗很得凤德文的欢心,那石氏对她青眼相加又是为了什么呢?红锦扫了一眼蓝罗,心中升起了疑问。

    几句话应答下来,凤德文和宁氏的脸上都要笑开了花,看那个样子恨不得叫花明轩一声爹:看得蓝罗皱眉低下了头,实在是太丢人了。

    红锦和浩宇也有些不自在,她们姐弟万万没有想到,凤德文会是这副德行;姐弟二人对视一眼后,都移开了目光。

    花明轩想回到胡正豪那边坐下是不可能的,凤德文那里热情的让人招架不住,根本不容花明轩稍稍离开一步;这才是让花明轩最难受的,因为凤德文根本就不放在他眼中,当然他也没有心思应对此人。

    但是他的天性就不允许他说破红锦的话,给红锦带去无穷的麻烦;所以他现在是浑身上下都难受之极,同时也确定了看戏是轻松的,身在戏中却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至于红锦和蓝罗遇袭的事情,现在当然被凤德文扔在了脑后;直到唐氏的妆奁单子被人送过来,凤德文和宁氏才想起了红锦和蓝罗遇袭的事情。

    凤德文咳了一声儿,把妆奁单子递给了红锦:“这两日让你母亲按单子把东西都移给你们姐弟吧。”

    宁氏虽然心中有千万个不愿意,不过看了一眼花明轩,她还是点头道:“嗯,我看完单子后便让人准备。”

    红锦轻轻弯腰谢过了凤德文和宁氏,把妆奁单子递给了浩宇;她不收起来,是因为要浩宇去外祖唐家对一对,这份妆奁单子是不是真的。

    凤德文和宁氏当然明白,不过夫妻二人看在浩宇和花明轩相交的份儿上,并没有对红锦横目相对,把一肚子的火气压了下来。

    因为现在的凤家很需要官场上的关系,非常的需要。

    红锦和浩宇都不再开口,凤德文和宁氏都松了一口气,知道他们姐弟不会再因遇袭的事情要胁他们了;就在此时,蓝罗却盈盈立起,一句话不说只是福了下去。

    蓝罗并没有哭,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凤德文,就那么半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凤德文咳了一声:“罗儿,我知道你这一次也吓坏了;”他扫了一眼宁氏忽然道:“就由你母亲给你一处小田庄压惊吧。”

    宁氏立时就急了,可是凤德文的眼睛一竖:“要寻一处近便的给罗儿。”他当然知道遇袭的事情和宁氏有关,所以这也算是对她的警告。

    宁氏忍下这口气,冷冷哼了一声儿算是答应了。

    红锦在告退出去时,提出要换几个丫头婆子,府中有合适的就用府中的人,如果没有合适的她想买两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