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就因为不能够发作时,因为宁氏昨天的气比任何一天都要大,只气得她两肋隐隐作疼;除了再一次后悔当初养虎为患,她还真想不到其它的法子出出气。她不能够拿老父的性命与前程去和红锦三人硬拼;即使到最后杀了她们灭口,她的父亲将来也会再管她和儿女们一点儿了。凤德文她不能拿老父的性命与前程去和红锦等人硬碰硬;就算到最后杀了她们灭口,她的父亲日后也不会再管她和儿女们一点儿了。。...

    就因为不能发作,所以宁氏今天的气比任何一天都要大,只气得她两肋隐隐作痛;除了再一次后悔养虎为患,她还真想不到其它的法子出气。

    她不能拿老父的性命与前程去和红锦等人硬碰硬;就算到最后杀了她们灭口,她的父亲日后也不会再管她和儿女们一点儿了。

    凤德文也被红锦气得不轻,不过他眼下顾不得生气,最想要做的就是把此事按下;可是看红锦的神色,她可是存了鱼死网破的想法:想让这个女儿为凤家着想退让三分是不可能的了。

    他想了又想,知道此事一定要快快结束,大不了给红锦和蓝罗些好处,好好的安抚一下;只是结束怎么也要有个人出来担个罪名才成;他的目光落在了四娘的身上,心下盘算着一会应该如何安抚她。

    红锦看到凤德文的目光,也就明白他在打什么主意,眉头微微皱起看向石氏;看到石氏一派镇静时,便知道石氏已经有了对策。

    石氏迎着凤德文的目光淡淡的道:“我在山上便给叔父写了一封信,把山上的事情详尽的说了一遍。”这话明明没有说完,但是她却不再说下去了。

    红锦立时想到了另外一封信,看到凤德文和宁氏大变的脸色,她明白石氏又一次打中了这对夫妻的软肋。

    凤德文长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官差之后道:“不过小小的事情,你怎么想起去麻烦叔父呢?给哪个叔父写得信,可有代我向叔父们请安?”

    石氏冷淡的回道:“给哪个叔父写信不都是一样。”只要一个叔父知道了,其它的叔父也就会知道,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凤德文咳了两声,他想到石家的那些男人们头开始痛了,忍不住再一次狠狠的瞪了一眼宁氏:这一次,如果不是她哪里有这样麻烦事儿?

    而且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实在没有时间理会这样的闲杂事情;可是他却不能就此丢手不管。

    再次看向官差:“那么就有劳官差查到那些匪徒来历,为小女等人讨个公道。”凤德文话锋一转,便想用这句话来了结此事。

    红锦的眉头皱了起来:“父亲——!”

    凤德文立时就道:“好了,浩宇你送官差出府吧;锦儿,你的身体如何了,可要多多注意啊。一切事情自有父亲为你做主,你放心就好。”

    红锦一面悄悄使了个眼色给浩宇让他慢走,一面泣道:“锦儿自幼失母,一直是父亲和母亲教养锦儿长大,锦儿……”她没有提一句要求,只是句句不离开唐氏就对了。

    那是她和浩宇的东西,不管还在不在凤家,她都要把母亲的东西再要回来:凤家如果卖掉了,那就再给我买回来!

    凤德文终于听懂了红锦的话:“啊,对了,锦儿和宇儿母亲的妆奁都在你那里吧,他们眼下也大了,就交给他们打理吧。”

    凤德文后面的话是对宁氏说得:“正好让宇儿和锦儿都锻炼一下。”

    宁氏听到之后眉头大皱:这不是割她的肉?那可是一笔很大的家业!她刚想要开口反驳,就听到凤德文道:“要快些,听到没有?”

    凤德文的话带着三分严厉,喝得宁氏愣了一下:多年的夫妻不可能没有吵过嘴,不过凤德文一直不曾如此厉声喝过她——就算是昨天听到红锦等人遇到匪徒时,他也不曾这样对自己。

    宁氏恨恨的看了一眼红锦,知道今天不可能会讨了好,只能自齿缝里挤出来一句话:“知道了,老爷。”

    红锦连忙起身谢过凤德文:“只是不知道当年的妆奁单子……,免得母亲到时不知道应该给些什么,要是多了锦儿和弟弟还有地下的母亲都会不安的。”

    听到她的这句话,宁氏气得咳了起来,差一点背过气去:居然还要妆奁单子!

    凤德文盯着红锦瞧了半晌,红锦却半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终于他也自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妆奁单子在我书房里,一会……”

    “谢谢父亲,那就让宇儿顺便带过来吧;”红锦是一句紧接着一句:“也免得父亲还因为这等小事再费心神。”打铁当然要趁热,今天不把妆奁单子要过来的话,那明儿凤德文和宁氏会不会再认帐那可真难说。

    凤德文看着红锦,紧紧的盯着她半晌才道:“来人,去取妆奁单子过来!”他实在是气不过:“放心,那妆奁单子……”

    “女儿知道,外祖家还有一份一模一样的。”红锦说得平平淡淡;可是却得气得宁氏和凤德文几乎吐血:这哪里是凤家的大姑娘,分明就是来讨债的。

    金绮的一双眼睛几乎都能喷出火来,盯着红锦喝道:“你这是为儿女的孝道吗?”

    红锦起身回头:“妹妹这话姐姐不懂,父亲把生母的妆奁交给我,我谢过父亲这也有错?这也不合孝道?”

    宁氏终于顺过了气来,她阴狠看了一眼红锦:“绮儿,怎么和你大姐姐说话呢?还不快给你大姐姐赔礼。”

    她自然还是有法子的,就算是有妆奁单子又如何,东西倒底是在她的手中;今儿就算是红锦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一天就把东西都取走。

    而且,官家就是宁家,那些田契、地契、房契等等,到时红锦姐弟想落到她们名下,哼哼,想得美!

    她想到这里气平了一些,才会喝斥那个不懂事只会闯祸的女儿。

    金绮没有想到母亲会喝斥她,气得她一跺脚对着凤德文娇呼一声儿:“父亲——!”泪珠便一颗一颗的落了下来;平日里她只要唤一声,凤德文便会为她主持“公道”。

    “你母亲说得对,还不给你大姐姐赔礼?”凤德文现在只想赶快把事情了结,所以并没有理会金绮的撒娇。

    金绮没有想到父母今天都对自己一再的喝斥,她的泪水是真得喷涌而出,对着红锦狠狠瞪了一眼,返身就向厅外跑了出去:给那个死丫头赔礼?她不配!

    红锦知道现在自己没有让凤德文和宁氏真正伏身认错的本事,所以她和蓝罗的遇险也只能不了了之;但,一定要索取足够多的好处,她才会罢手不再追究。

    不然,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有机会当然要先讨回自己母亲的妆奁,如此才能稍稍安慰一下地下有知的母亲,也是她唯一能对地下的母亲尽孝道的事情。

    “算了,三妹妹也只是小性子而已;”红锦很“大度”:“如此犯小性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宁氏闻言一咬牙:“容氏,取家法戒尺去教训绮儿十尺,让她给我闭门三日思过!”她说完全身都在轻颤。

    为了她的父亲,为了她和儿女们的将来,今天她只能委屈自己女儿了;不然,真任由红锦胡来的话,再加上石氏的叔父们,就算能杀了红锦等人灭口,怕她的父亲也要受些牵累,到时父亲一定不会饶过她。

    红锦淡淡的道:“母亲,如此小错,何必如此罚三妹妹呢?小错小罚依我看不如免了的好,还请母亲息怒,看在女儿的面子上饶过三妹妹这一次吧。”

    宁氏没有想到红锦有风扯尽帆,居然一步也不肯相让;她点头、再点头看着红锦道:“好、好女儿,真是我的好女儿啊;”这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红锦吞下肚子一般:“容氏,给我重责那丫头三十尺,教教她什么叫做尊卑上下!”

    红锦本来想只要宁氏多打金绮几戒尺便算了,她就算了:给金绮些教训也就是了;不想宁氏居然如此狰狞,她抬头盯着宁氏淡淡一笑:“不敢当母亲的夸奖,这是女儿应该做的;金绮也不是一次这样对女儿了,上一次打了女儿两个耳光女儿都没有当回事儿,谁家的姐妹不斗气的?”

    “母亲,还是饶过三妹妹吧;”红锦说到这里大礼福了下去:“她还小不懂事儿,只是耍耍孩子脾气而已,母亲何必和三妹妹认真呢。”

    红锦的最后一句话把凤德文、凤家二娘季氏的嘴都堵上了:你们不必说她不懂事儿了,我代你们说了。

    宁氏气得脸色腊黄:“容氏,给我狠狠的教训她四十尺!”她不敢再多说什么了,终于知道再多说红锦就会一直纠缠下去,不知道还会说出来什么。

    红锦闻言好像是被吓坏了,福了一福也不敢再说话了:可不嘛,她每求一次情,金绮便多挨几下打——还能不吓坏她?

    她就是要借宁氏的手教训金绮,如此才是一举两得:不止是打得金绮痛,更打得宁氏心痛!就要让宁氏一房的人知道,她凤红锦并不想招惹是非,但却绝不肯吃亏;她受痛一分,定要让她们痛二分。

    这也是红锦为自己讨得公道:因为山上遇险,和金绮应该脱不了干系才对。

    委氏和翠绢的嘴巴都闭闭的死死,此时她们并不想招惹到红锦,让她把一肚子的怒气发作到自己头上:宁氏和金绮都是这般下场,换成她们只会更惨三分。

    花明轩用扇子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掌心:好,果然是痛快人做痛快事啊!就算在一旁看着,那也叫一个痛快。

    有取有舍,知道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果断放弃,又知道应该如何争取自己的最大利益,还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同时、打击对手;只一味的好勇斗狠当然不能成事,但是只一味的委屈求全的话,也只会让人更加的变本加厉而已。

    他正在心中为红锦叫好时,就听到红锦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