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红锦带着茜雪到了院子外,便看见了离处等着她的蓝罗;她也没迟疑走过去的:“妹妹来了怎么不进屋里坐?”蓝罗淡淡一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姐姐需静一静,我在这里等姐姐一同过去的也是像。”她是明白红锦有什么事要做,因为才特地规避。红锦波澜不惊的应道:“妹红锦平静的应道:“妹妹倒是比姐姐强些。”。...

    红锦带着茜雪到了院子外,便看到了不远处等着她的蓝罗;她没有停顿走过去:“妹妹来了怎么不进屋里坐?”

    蓝罗淡淡一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姐姐需要静一静,我在这里等姐姐一起过去也是一样。”她是知道红锦有事要做,所以才特意避开。

    红锦平静的应道:“妹妹倒是比姐姐强些。”

    “哪有,不过是姐姐前尘尽忘,而我早已经习惯了。”蓝罗微笑:“大姐姐上我的车子如何?”

    红锦点头,姐妹二人上了车子便向前厅赶去。

    蓝罗虽然也需要处理一点事情,但是却不像现在的红锦需要做得事情很多;至于红锦要做什么,她并不想知道——这一点她说得很明白。

    姐妹二人步入大厅时,厅里还是如同她们走时一样安静;而浩宇已经到了,看到她们姐妹时打了一眼色;而和他立在一处的人还有花明轩二人:这可有些奇怪。

    红锦不知道她们走后,厅上发生了什么居然请了两个外人过来。

    金绮和翠绢也在座,看起来众人好像就在等红锦和蓝罗一样。

    宁氏等红锦和蓝罗行完礼之后,干巴巴的道:“好了,现在就让红锦和蓝罗说一说当日的情形,这一次石妹妹再没有其它的话要说了吧?”

    石氏微微欠身:“等两个孩子说完之后,需要我说话的地方我会开口的。”

    这话的隐隐有几分火药味儿,听得红锦飞快的扫了一眼石氏:听她们话中的意思,好像一直到现在石氏什么也没有说?

    红锦并没有开口,而是示意由蓝罗来说当时的情形:不管是宁氏还是凤德文,都对红锦不好,由她来开口不知道会让这一对夫妻挑出什么来——他们想找事儿的话,鸡蛋里也能挑出骨头来。

    而蓝罗却好像很得凤德文的宠爱,不管宁氏对蓝罗如何,凤德文应该能听得进去蓝罗的话:如果宁氏开口讥讽或是挑刺时,想来凤德文也会回护蓝罗一二分——这已经足够了。

    蓝罗接到红锦的暗示便开口把当日的事情说了出来,她自上山开始说起,事情说得条理分明不算,详略之处也十分得当;但是却没有指责任何一个人,只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金绮听到蓝罗提到她对红锦说过的话时,忍不住就想开口反驳,却没有想到被二娘季氏给拦住了:她拉了金绮一下,使了一个眼色过去。

    金绮并不领情,一把扯回了袖子便想对季氏发作两句,看到宁氏瞪过来的冷冷目光,这才低下头不敢再胡闹了。

    凤德文自红锦和蓝罗进厅之后,便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在蓝罗开口时,他看向红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好像有些不满一样。

    蓝罗把话说完,宁氏看向红锦道:“原来是你要去看什么瀑布闯下得祸事!”言下之意是怪红锦乱来,差一点害得蓝罗丧命。

    凤德文冷哼了一声:“你去上香,不在庵寺里好好的诵诵经文,却出去做什么?!”

    红锦闻言抬起头来,看向凤德文和宁氏:“山上多年来一直平安无事,官府也从来没有说过山上有匪人;我去的那地方虽然幽静些,却并不是人迹罕至之处,就算有匪人也不会专等在那个地方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奇怪的是,那些盗匪如何得知我们是凤家的人?听他们的言语,分明就是冲着我们姐妹而来,况且他们并不是要劫财,而是想害我们的性命。”她顿了一顿看向宁氏:“如果我知道山上会有匪患,不要说去看什么瀑布了,就是进香我也不会去的。”

    这一对无耻的夫妻,居然想把错处推到自己身上!不问那些匪徒的事情,不问为什么她们的行踪会被人所详知,一开口就怪红锦乱来。

    红锦的话暗指官府不力,这让宁氏的脸色更加难堪。

    凤德文的脸沉了下来,刚想开口看了一眼花明轩二人,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倒底还是要名声、要脸面的。

    宁氏虽然气恼红锦,却也知道无法把事情推到红锦的身上,便看向了石氏:“你带着姑娘们去上香,却让我们锦儿和罗儿差一点遇险,怎么也是一桩大错;老爷,你看——?”

    凤德文看了一眼石氏,又看向红锦和蓝罗:“嗯,此事的确是四娘做错了,不过好在并没有出什么事情。”他的话是想息事宁人,并不想对石氏如何。

    宁氏却道:“虽然这一次没有出什么大事儿,但是以防日后,四娘还是要领罚的。”

    红锦听到这里,暗暗看向石氏:只有她知道,石氏手中握着宁氏一房的把柄。

    凤德文还没有开口,石氏便道:“夫人,不知我有何错?”她盯着宁氏,声音清冷:“就像我们大姑娘所说,那山上可是一直太平的很,这匪徒是自何处而来我倒是有一点头绪。”

    宁氏闻言微微一愕,然后冷冷一笑:“喔,四娘什么时候有这等本事,我们却是不知道的;那就请四娘把这头绪说一说如何?”

    石氏看向凤德文:“老爷,那我就把头绪摆出来了。”她轻轻一摆手,早已经有等着的婆子们把捉到的官府之人押了上来。

    看到此人时,宁氏和金绮的脸色大变,就连凤德文的脸色也变了;他狠狠的盯了一眼宁氏,然后道:“你的头绪就是他?”

    石氏淡淡的道:“他是青州府官衙的人。”却没有再往下说一个字。

    既没有说官衙的人好,也没有说他坏,只是把他的腰牌让丫头递给了凤德文。

    红锦看到这里暗暗喝了一声彩,好手段、好心计;她更注意石氏的言谈举止,感觉可以自她的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用这个人来指认宁氏一房要害红锦等人,当然是不足的;而且其中还牵涉到了宁知府,就算是打死凤德文,他也不敢让那人指正什么。

    厅上众人虽然谁都没有把事情说破,但是人人都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当然是宁氏一房的人,利用宁知府官衙的人收买了江湖中人,到山上去干杀人的勾当。

    此事如果说出来那就是天大的事情,如果有铁证的话,宁知府是脱不了一个勾结匪人、谋害良善的大罪;到时宁知府的官做不成了,性命都难说能留下。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红锦等人叫破了此事,宁知府为了性命、为了他的仕途前程,一定会再使人来杀人灭口!

    这也是为什么红锦在听到那人是官衙之人时,立时让浩宇把人送到石氏那里的原因。

    不论是红锦,还是石氏,都没有能力能应对宁知府的疯狂反扑;所以她们保持着沉默;只是她们的沉默落在宁氏等人的眼中,却有着另外一种意思,威胁。

    厅上看不到的一种压力,把众人压得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凤德文再狠狠的看了一眼石氏之后,终于开口了:“这位官差,快快请坐;想来贵官差是去查山上的匪人吧?不知道可查到要害小女的匪人来历?”

    他开口之后,那官差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凤家的人叫破了他真正用意,那么他也只有死路一条,宁知府当然不会放过他。

    “凤老爷,小的刚到山上几天,也不过是刚刚有一点点线索而已;只不过事关公务,还请凤老爷原谅小的不能相告其中内情。”官差倒底是见过风浪的人。

    他扫了一眼一直的沉默的花明轩二人,当然是不敢乱说话;他相信如果他敢诬红锦等人一个罪名的话,他今天是出不了凤家大门的。

    花明轩二人,在官差的眼中可比凤家的人可怕的多。

    凤德文要得也不是什么“内情”,只不过需要一个打发他离开的借口,当即便点头道:“应当的,倒是在下失言了;那官差可有什么事情?”

    官差本想开口说没有什么事情的,可是花明轩的折扇偏偏在这个时候打开了,“唰”得一声惊得他全身一颤:“我正是来听听贵府姑娘们遇险时的情形,看看是不是能寻到什么线索。”

    凤德文没有想到这官差居然如此不知死活,给他台阶了还不快快走人;他再一次狠狠瞪了一眼宁氏,只得任那官差留了下来。

    红锦看了过去,正好对着花明轩的目光,他对着红锦轻轻的点了点头,偏头看向那官差微微一笑:他的笑,这一次没有一点点坏。

    可是官差的后背上的汗毛一根一根都站了起来,脖子也硬了;他明显是被花明轩的笑容吓坏了。

    红锦看向浩宇,见弟弟一脸轻松的立在那里,便回过头来打算自己的事情:看来她可以重新打算一下,再要一些好处才对。

    凤德文再看向蓝罗和红锦时,却和红锦的目光撞了一个正着,但是红锦没有避开,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凤德文。

    凤德文虽然有些恼怒,但是也明白了红锦的意思,她是不肯就此罢手的:这更让他恼火,如此一来,他岂不是更为难?!

    宁氏自然在红锦的目光中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就冲了上来,头都被冲得晕了晕;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想到为父亲带去的麻烦,她不得不咽下这口气:不管她咽不咽下得去;这让她的气更大了三分,却也只能气到自己,并不敢发作到红锦头上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