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但是蓝罗并也没动,红锦扭过身后也也没跑:所以在东面和北面又会出现了六七个壮汉;这些人早了有准备好,也可以说是极其谨慎小心的。即使以原来壮汉们的数量,也足已杀掉不在场的红锦三人了;即使如此,依旧在可能会会被人趁乱逃跑的方向,安排好好了人手:这表明,昨天就算是以原来壮汉们的数量,也足以杀死在场的红锦等人了;就算如此,依然在可能会被人趁乱逃走的方向,安排好了人手:这说明,今天壮汉们对于红锦一行人的性命,是志在必得。。...

    可是蓝罗并没有动,红锦转过身之后也没有跑:因为在东面和北面又出现了五六个壮汉;这些人早已经有准备,可以说是极为谨慎的。

    就算是以原来壮汉们的数量,也足以杀死在场的红锦等人了;就算如此,依然在可能会被人趁乱逃走的方向,安排好了人手:这说明,今天壮汉们对于红锦一行人的性命,是志在必得。

    红锦感觉到刺骨的冰冷,是谁一心想要她的性命?!她并不认为这些人是冲蓝罗来的,因为蓝罗本身并没有起意要来,只是石氏劝了她两句之后她才临时起意的:就算是石氏也没有料到蓝罗没有自己去游玩。

    蓝罗靠近了一些红锦,和她紧紧的靠在一起;蓝罗虽然很害怕,但是却没有晕倒,也没有惊叫,更没有腿软坐倒。

    红锦只是在心中闪过了一丝惊讶,不过眼下她没有心思想这些,正飞快的想着是不是还没有法子可以脱身:家丁们支撑不了多久了。

    办法并没有,她带得这些人大半都是女眷,在家丁明显不是敌手的情形下,她和这些人根本没有一丝生机;只要家丁们一死,壮汉们就会对她们举起屠刀来——跑?小脚的女人们跑得过身怀功夫的壮汉们吗?

    随着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家丁们还余下三个人在支撑,红锦几乎要绝望了;可是就这样等死却心有不甘,她听着丫头婆子们的惊呼声,忽然扯开嗓子叫了起来:“救命啊——!”

    蓝罗被红锦的声音吓了一跳,一来是没有料到、二来是红锦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不过她一愣之后,也同红锦一同喊了起来。

    春雪和若蝶最聪明,立时跟着红锦一同大喊:声音便远远的传了出去。壮汉们却没有人理会,因为这里很偏僻,并不会有什么人经过的。

    三个家丁也被壮汉们砍倒在地上,壮汉们并没有对妇人们软下心肠来,手起刀落便是一颗人头落地。

    红锦和众人被吓得更大声的尖叫起来,此时她也真得绝望了。

    就在五六个丫头婆子倒在地上之后,红锦听到了一个十分清晰的声音:“住手!光天化日之下行如此恶事,真当天下没有王法了吗?”

    随着话声,几个壮汉砍向丫头婆子们的刀,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弹开了。

    红锦停下了尖叫看向说话的人,那里站住四五个男人,最前面的人肤色有些黑,身穿青色的布衣,一双浓眉皱得紧紧的正盯着壮汉们。

    壮汉们也吓了一跳,他们没有料到真有人会经过,并且还会多管闲事儿;为首之人看到只有四五个人时,反而一挥手让手下们当真停了下来。

    虽然对方的人很少,并且大多没有刀剑在身,但是在这种时候能如此冷静的开口,想来是有所依仗的。

    “朋友,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们自管走你们的阳关道如何?我们弟兄们多承朋友的情了!”为首壮汉抱了抱拳。

    红锦和蓝罗紧紧的互握着双手,紧张的看着来得四五个人:她们能得救吗?

    “在下唐伟诚,诸位是道上的朋友吧?可否卖唐家几分薄面,此事就此做罢?”青衣人也是一抱拳。

    “唐、唐公子,救命啊——!”忽然丫头婆子们中有人喊了起来:“我们是凤家的人,唐公子救命!”

    唐伟诚仔细看了一眼红锦一行人,不等匪首答话又道:“朋友也听到了,这些是在下的故人,就给唐家一个面子如何?”

    匪首想了想沉声道:“在下也是受人所托,朋友要在下就此罢手,也要有个诚意吧?”

    唐伟诚笑了起来:“诚意?嗯,也是。你们几个还站着做什么,没有听到人家要看诚意吗?”

    随着唐伟诚一句话,他身后的男子的身形一动,便在红锦她们的眼中变得模糊起来,再仔细看时那几人已经到了壮汉们之中,随后便有壮汉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却没有一声惨叫传出来。

    唐伟诚站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看着匪首笑眯眯的一副好商量的样子:“不知道朋友以为多少诚意才足够呢?”

    这笑容落到匪首的眼中,却如同刀子一样刺得他发痛,当下急急转身喊:“走——!”

    可是他刚说完,眼前一花一把刀子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而四周的壮汉们已经没有一个人是站立的了。

    蓝罗还有春雪等人忽然呕吐起来:微风中有着极重的血腥气,而她们身周的地上都是鲜血。

    红锦并不是不想呕吐,她也被血腥气刺激的胸腹间一阵一阵的反腾,但是她强忍住抚着蓝罗道:“忍下,无论如何能保住性命了。”

    蓝罗取出手帕擦了擦嘴巴,把帷帽整理了一下轻轻点头,扶着红锦的手站好,只是却把眼睛合上了:她实在是看不得那一地的死人。

    匪首已经胆寒双腿发软:“朋友,你也太狠了些吧?”

    唐伟诚看着匪首笑着摇头:“怎么能这样说呢?可是你要我表现一下诚意,我这人做事向来诚意十足,所以便给朋友你扫清了阻碍,免得朋友你为难不是?”

    他完全是一副为对方着想的样子,却对满地的死人看也不看一眼。

    匪首看着唐伟诚已经说不出来话来了,他没有想到天下间还有这样的人;冷,他现在只感觉到冷,自脖子上的刀传来的冷意,让他明白死距离他倒底有多近。

    唐伟诚一副十足诚恳的样子,他还十二分有礼的欠了欠身子:“不知道朋友对在下的诚意满意否?”

    匪首的眼都红了,他不是气也不是急而是吓得:走江湖过得就是刀头舔血的日子,什么凶恶的人没有见过?可是这样一个到现在还彬彬有礼的人,让他吓破了胆。

    “满、满意。”他不敢不答话,虽然这话很让他为难。

    “那可否放过了在下的这些故人?”唐伟诚还是一副万事好商量的样子。

    匪首满嘴的苦涩:现在他想不放过能行吗?他看了一眼唐伟诚,为自己的性命打算起来:“朋友好手段,是在下刚刚不识抬举;不过,刚刚在下没有听朋友的话让人住手,现在说不定……”

    “嗯,朋友说得对;”唐伟诚点着笑意重重点头,连点了三次:“所以,我刚刚才喊了声住手啊——不然我们当时一声不响冲过去,怎么还要死几个人在你们的手上。”

    他笑得很开心:“说起来要谢谢你才对。”

    匪首原本如此说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一条性命,可是听到对方的回答,他硬是被一股气堵在了胸口,差一点换不过气来。

    “江湖规矩,我依言停手朋友便不应该不声不响的动手,而且……;”他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人都已经死光了,眼下他要顾得是自己的性命:“朋友的手段不够光明啊。”

    “不够光明?”唐伟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真是不够光明,只不过呢我这人一向喜欢用不光明的手段,实在是不好意思。”

    他脸上并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神色,对于忽然动手杀了对方十几个人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匪首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对方答什么话他都有对策:江湖路走得久了,当然不是第一次被人刀架到脖子上。

    对方不论是不承认,还是摞狠话,他都有话相对求对方给他一条生路;可是眼下他要如何答呢?

    就在匪首愣神的时候,听到唐伟诚一句话:“你是不是怕死?”

    匪首看向了唐伟诚,他很想有血气的大叫一声“士可杀不可辱,给爷爷个痛快”,可是他倒底没有这个胆量,也真得不想死:“是、是。”

    “嗯,那你的大号是——?”唐伟诚笑眯眯的盯着他:“认识一场还不知道朋友如何称呼呢。”

    匪首并没有停顿立时就道:“在下陈豹子。”

    “原来是陈兄,幸会幸会;”唐伟诚笑着一伸手:“青水不改绿水常流,陈兄慢走,日后相见时还要请陈兄多给在下几分薄面了。”

    匪首愣住了,但是他脖子上的刀一动立时便清醒过来,对着唐伟诚一抱拳:“多谢!”看也没有看地下的壮汉一眼,很快就消失在林子里。

    红锦此时拉着蓝罗自丫头婆子们中间走出来,对着唐伟诚轻轻一福,却并没有开口说话;救命之恩当然不是一礼就能答谢的。

    唐伟诚看向红锦和蓝罗:“不知两位是凤府上的——?”

    红锦再次福下去:“凤红锦和五妹妹谢谢恩公相救。”

    “凤红锦、凤红锦?”唐伟诚重复了两遍之后才道:“原来是凤大姑娘,不必如此客气,因为我也不会客气的。”

    红锦和蓝罗都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唐伟诚:他要做什么?!唐家也是本城的望族,应该不会……。

    “我救了你们的命,你们想用多少银两相谢?”唐伟诚一本正经的道:“两位姑娘是千金之体,算千两银子很合姑娘们的身份吧?这些丫头婆子们,怎么一个也要给个三两、五两的,凤大姑娘你说这个价格很公道吧。”完全是一副谈生意的语气,就如同在说这布二两银子算给你可真得不贵了。

    立时满场静得只有风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