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金绮听见红锦的话后,还得反正什么时被石氏的话被打断:“好了,我们用膳吧。”金绮闻言便也没反正一直这样,和大家一同缄默的用起了饭来;红锦意外发现和石氏在一同用膳有一样好处,那是完全不需要交际应酬,你尽可吃自己的就好。用过饭后,丫头们捧上去了香茶,石氏并金绮闻言便没有再说下去,和大家一起沉默的用起了饭来;红锦发现和石氏在一起用饭有一样好处,那就是完全不用应酬,你只管吃自己的就好。。...

    金绮听到红锦的话之后,还要再说什么时被石氏的话打断:“好了,我们用饭吧。”

    金绮闻言便没有再说下去,和大家一起沉默的用起了饭来;红锦发现和石氏在一起用饭有一样好处,那就是完全不用应酬,你只管吃自己的就好。

    用过饭之后,丫头们捧上来了香茶,石氏并没有回房,而是坐在那里赏月:当真是赏月,她几乎是一直盯着月亮看,理都不理身边的人。

    金绮可耐不住了,她对翠绢使了一个眼色;可是翠绢却轻轻摇头,看了一眼石氏后低下了头;金绮只得自己对石氏开口:“四娘,我想……”

    “你们回房吧,不过不要睡得太晚了,知道吗?”石氏的声音比起白天来,显得更加的清冷。

    金绮很乖巧的答应了一声儿,拉起翠绢便离开了。

    蓝罗并没有动,也抬头在呆呆的看月亮,对于金绮和翠绢离去的招呼,她是根本理都没有理。

    红锦细细的看了一眼蓝罗,此时才发现她的眼睛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微微有些红肿。收回目光之后,红锦吃了一口茶,猜测着下午蓝罗倒底去做什么了。

    亭子里的三个人有两个人倚坐在亭子边上,仰望着月亮一言不发;而红锦坐在亭子中间,也是静静的没有动一动。

    在安静中时间流逝的很快,在坐了一个多时辰之后红锦起身:“四娘,夜深了。”

    “啊?啊,红锦?”石氏看向了红锦:“你没有去睡啊;”她扫了一眼蓝罗,慢慢的起身:“是啊,夜深了。”

    红锦欠了欠身子:“明儿还要起早,四娘和五妹妹也回去安歇吧。”

    石氏点头:“你实在是不应该在这里坐这么久,虽然有坐垫但是石头凉啊,你可是刚好没有几日;罗儿,去睡吧。”

    红锦低头受教,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蓝罗也懒懒的起身:“今儿这月色……”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再说下去。

    她的脸都隐在了暗处,但是红锦还是好像看到有两滴晶莹的东西一闪而没:那不会是——,泪珠吧?

    红锦没有再看蓝罗,向石氏礼了半礼之后,便带着丫头们回去了。

    身后传来一句石氏模糊的话语,然后就听到有脚步声传过来:应该是蓝罗,这一面的厢房只住了红锦和蓝罗两个人而已。

    红锦并没有多想蓝罗的事情,回到房里便睡下了,睡梦中她看到的便都是月色,白得如同素绫一样的月色。

    一早起来上过香之后,红锦草草吃了一些饭,便让人带着点心等东西,和石氏说了一声便迈步向外行去;今天,她并没有约蓝罗。

    蓝罗明显有很多的心事,红锦并不想打扰她:出来一趟不容易,让蓝罗一个人静一静也许正是她最需要的。

    “大姐姐要出去?”身后传来了蓝罗的声气:“不知道大姐姐要去哪里?”

    红锦转身笑道:“我去瀑布边看看,中午可能不回来了。”

    蓝罗也笑了:“瀑布?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和大姐姐一道去,如果麻烦的话……”

    “有什么麻烦的,人多热闹;”红锦打断了蓝罗的话:“快些哦,我在庵门外等你。”

    红锦和蓝罗带着好些人走了近两个时辰才到了瀑布前,也是她们一路走一路玩的关系,原本走得就不快。

    瀑布处并没有什么人,倒是清静的很,非常合蓝罗的心思;瀑布虽然并不大,但是下面依然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潭,还有一条小溪不知道流向何处。

    溪水清澈见底,有不少的鱼儿游来游去。

    兰初笑着拍手道:“姑娘,今儿中午我们开荤了,堂堂婢子的手艺如何。”

    红锦和蓝罗一笑,任由丫头婆子、还有稍远处的家丁们去捉鱼,她们自带着了两个丫头寻大石从下赏景,等着烧开潭水沏茶过来。

    茶不一会儿便沏好送了过来,红锦品着香茶,听到小瀑布的水流声音,看着跳跃在树叶与水面的阳光,还有不远处捉鱼的欢笑声,她的心情好到了极点。

    蓝罗眼底的忧伤似乎都少了一些,指着小溪中的人和红锦说笑了两句;可是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来,便自林中忽然冒出了十几个壮汉!

    这此人的衣着并不好,脸上也抹得黑一块、灰一块的,看不清样貌;他们一出现便把红锦一行人吓坏了,溪中的丫头婆子们纷纷跑上来岸来,连鞋子都顾不得穿。

    而家丁们也飞快的拣起了带着的木棒等物,把红锦和蓝罗护在了中间。

    “不要怕嘛,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兄弟们肚子饿得久了,想向两位姑娘借些银子去买些酒肉。”当众有一个魁梧的汉子站了出来,摸着下巴笑容满面。

    红锦和蓝罗都站了起来,脸色已经大变:她们遇到了强盗!

    这本来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山距城中十分的近,而且山上有几座寺庵在城中十分的有名儿,来上香的人是极多的,山中从来没有过山贼强盗出没。

    但是强盗硬是出现了,并且还把红锦等人围了起来;红锦轻轻握了握蓝罗微微发凉的手,眼睛却没有自魁梧汉子及他身边的人身上移开/

    她发现,那魁梧汉子在看到她和蓝罗时明显愣了一下,和身边的另外一个汉子交换了一下眼神:好像有些吃惊的样子。

    红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这些强盗看到她和蓝罗时,有什么可吃惊的?是认识她们?不可能的。

    现在她们姐妹可戴着帷帽的,这些壮汉应该看不到她们的样貌才对;而且她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闺房姑娘,有什么能让这些强盗吃惊的。

    家丁们有六七个,根本不可能是这些壮汉的对手;红锦扫了一眼四周:要如何才能脱身呢?

    壮汉们慢慢的逼了过来:“两位姑娘不肯大发慈悲了?”

    红锦看到四周并没有什么安全的退路,闻言她立刻把自己身上的佩饰等物都取了下来,并且还让蓝罗和丫头婆子们也照做:“把银子也都取出来。”

    如果对方真得只是为了银钱,那么她们乖乖的配合说不定还能逃过这一劫。

    红锦把所有的金银之物让人丢了出去,落在了壮汉不远处的地上:“因为匆匆出来并不曾带多少银两,还请英雄们笑纳,多少能买点东西。”

    她的声音还算是镇定,只有蓝罗知道她的手颤得并不比自己轻。

    壮汉让人拣起东西来看了看之后笑道:“那要谢姑娘的赏了;只是姑娘这样打发我们,是不是有些瞧不起我们兄弟?”

    他的话音一落,众壮汉都乱嚷起来,又逼近了几步。

    红锦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发颤:“我们身边真得只有这些了,还请英雄们高抬贵手。”

    那壮汉摸着下巴笑了起来:“姑娘莫要虚言欺人,刚刚大家都听到的,你说把‘银子都取出来’,可是却没有说把金子也取出来啊。”

    红锦闻言心完全沉了下去,她知道这些壮汉怕不是图财,而是为了要她们这一行人的命而来!

    蓝罗的手心里全是汗水了,她用极轻的声音道:“他们,想要我们姐妹们的命。”

    红锦没有看蓝罗,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在心里飞快的想着:会是谁?

    当然是家贼:知道她们今天会在山上,并且还会到这瀑布边上的人,都是凤家的人——而且还都是在山上的凤家人。

    瀑布这里一看平日里便没有多少人来,这个地方真是个杀人放火的风水宝地啊。

    红锦看向壮汉:“你们是不是以为今天这里只有一人,没有想到是我们姐妹二人在吧?”她一面说着话,一面再次扫过四周:怎么也要寻个路逃出去。

    壮汉闻言愣了,然后抚掌大笑:“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能遇到一个女诸葛。”

    这话便等于是承认了;蓝罗的身子微微一晃,她也听懂了。

    红锦用极轻的声音道:“对不起。”这些人应该是来杀她的,蓝罗只是无辜被牵累了——想来壮汉们不会因为这个而饶过她。

    蓝罗的身子虽然在颤,不过还是轻轻的回了一句:“不怪大姐姐;”顿了顿之后又道:“天知道他们倒底是为了谁来的。”

    “凤家姑娘果然是心思玲珑,只是可惜了;”壮汉拍了拍掌,众壮汉立时都抽了刀剑来,他盯着红锦:“不过姑娘不要怪我们,想来姑娘心中也是明白的,冤有头债有主,姑娘地下见了阎王时,可要寻那主凶不要记挂着我们兄弟。”

    红锦冷冷一笑:“既然这样说,不知道你们可否放过不相干的人?”

    她刚说完就对蓝罗偷偷说道:“你一会儿立刻带着几个丫头就向东面那条小路跑,茜雪、春雪,你们几个一会儿就跟着就北面跑——生死由命了。”

    最后的几个字,红锦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壮汉已经笑着答道:“对不住姑娘了,今天的事情可不能外传,姑娘也是明白的,是不是?想来不会怪我们。”

    说完他一拍手,笑容完全收了起来冷喝一声儿:“兄弟们,动手!”

    红锦也在此时,低低的喝了一声儿:“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