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容连城更为的不喜欢月色,只要你平时里也没事儿,他便会在月色中摆上几样小菜,一个人吃几杯酒。红锦本来准备第二天便把买来的东西给容连城的,但是因为前天早上的事情她莫名的感觉的有些不好意思,始终拖到了第四天容连城登门拜会拜会。“大妹妹可在?”容连城笑着问若蝶:红锦原本打算第二天便把买来的东西给容连城的,可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一直拖到了第三天容连城登门拜访。。...

    容连城更加的喜欢月色,只要平日里没有事儿,他便会在月色中摆上几样小菜,一个人吃几杯酒。

    红锦原本打算第二天便把买来的东西给容连城的,可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一直拖到了第三天容连城登门拜访。

    “大妹妹可在?”容连城笑着问若蝶:“我有点东西给大妹妹。”

    若蝶一面请容连城进屋,一面微微扬声:“姑娘,容公子来了。”

    红锦迎出来,却只是轻轻唤了一声儿“兄长”;春雪给容连城上了茶之后,一个眼色满屋里的丫头走了一个不剩。

    容连城看着红锦笑眯眯的:“这几盒胭脂和香粉,却不是外面买来的,妹妹看看可喜欢能用?”他掏出一个小锦盒来放在了桌子上。

    红锦看了他一眼,取了胭脂来看,心下当然明白他今日是来讨自己给他买得东西,只是心下有些羞涩、又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一时间便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便没有开口答话。

    “这些胭脂不知道兄长是得自何处?”红锦沉默了半晌终究还是寻到了一句话:“倒真是与外面买来的不同。”

    容连城淡淡一笑:“原本家中姐妹们就有这么一个方子,我昨天便按着方子试做。”

    红锦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心下微微感动:让他一个大男人亲手做这些东西,还真是难为了他。

    容连城见红锦看过来笑道:“眼前这几盒却不是我做的,咳,我做得那些实在是不成样子,这是我身边的丫头弄出来的。”

    他昨天只弄了一会儿,便丢开了手:他实在是没有这种天份。

    红锦点头道过谢,两句话下来她也没有了那一丝的不自在,唤了茜雪进来取东西给容连城:也不过是两个扇坠罢了。

    玉质并不如何的好,只是样子很别致;容连城仔细看过之后,欠身谢过红锦。

    容连城并没有告辞,反而和红锦说说笑笑的,直到用过了午饭才离开。

    下午红锦睡醒之后,正在梳洗时马氏来了。

    马氏看到红锦微微一福:“明儿是上香的日子,不知道大姑娘去不去?”

    红锦看了马氏一眼:“明儿有谁去?”

    “奴婢还不太清楚,不过几位夫人是不去的,要去也只是几位姑娘去。”她的话变得少了许多,也恭谨了许多。

    红锦想了片刻,便点头道:“明儿我上山,有劳马大娘打点上山的事情了。”这时节正是天气闷热的时候,听到凤家没有长辈要上山,她倒是乐得轻轻松松到山上去乘凉玩耍。

    至于凤家的其它几位姑娘,就是同去也没有什么打紧的,井水不犯河水自己玩自己的也就是了。

    马氏欠身答应一声便退了下去。

    春雪对着茜雪挤了挤眼睛:“姑娘,你不邀容公子一起上山吗?”

    红锦脸上闪过红晕,瞪了一眼春雪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镜中的自己。

    春雪不理会红锦的目光,自顾自的叫小丫头去给容连城送信,说自家姑娘明儿上山进香,看公子是不是有空闲。

    红锦虽然有些恼意,轻轻的拍打了两下春雪,可是那小丫头跑得飞快,已经唤不回来也就任由春雪安排。

    不一会小丫头回来,说容公子明天有公事要去省城,并不能相伴姑娘一同上山,叮嘱姑娘带两件厚些的衣服,莫要在山上着了凉。

    红锦听完更是瞪了一眼春雪:瞧,人家没有时间,这不是自己打脸嘛。

    春雪并不以为意:“也不是容公子不想去,只是赶巧不能同去,实在是可惜啊。”

    红锦听到“可惜”二字脸上又浮现了红晕,心知拿春雪没有法子,只好转过身子不理会这个发疯的大丫头;心下对于容连城不能同去,多少还是有点遗憾的。

    第二天一早,红锦在门前看到了一大群的丫头婆子,仔细一瞧没有四姑娘银绫和六姑娘青绸的身影;五姑娘会同去,倒让她没有想到。

    除了几位姑娘,还有一个人也是红锦没有想到了:四夫人石氏。红锦略一想也就明白了:凤家的几位姑娘家去上香,怎么也要跟着一位上辈的。

    石氏已经上了马车,并没有相邀任何一位姑娘的意思;红锦等人也知道石氏的脾性,没有人打算和她共乘一车。

    红锦先给石氏去见过礼,又和姐妹们打了声招呼,便带着丫头先上了马车;金绮和翠绢坐到一处,蓝罗便带着丫头上了红锦的马车。

    一路上蓝罗也没有三句话,只是静静看着小小车窗外面的景色;红锦在她平静的脸上却看出了一丝悲伤来。

    红锦并没有多话问什么,就当什么也没有看出来,闭上眼睛养神;她们两个姑娘不说话,丫头们当然也就闭上了嘴巴,车厢里倒是静得很。

    虽然起得了一个大早,不过直到快午时她们才到了寺庙,先到寺中的厢房稍稍梳洗了一番,石氏便叫红锦等人一起出来给佛祖菩萨上香。

    上完香之后,石氏带着红锦几姐妹回到房里坐下稍事休息,同时等斋饭过来。

    现在的上香并不能算是红锦等人上香了,她们要在山上住一晚上明天早晨的时候上第一柱香才算是正式的上香。

    红锦并不是很在意上香的事情,她原本就是来玩的,便打发茜雪出去寻小尼问一问山上可有什么景致。

    石氏的话极少,一张脸上也没有喜色,坐得时间稍一久便让人感觉有些不耐;金绮首先耐不住了,起身道:“四娘,我和二姐姐回房更衣,一会儿用饭时再打发人叫我们吧。”

    石氏眼皮都没有抬:“姑娘自去就是,不过饭菜也快上来了,到时姑娘们早些过来吧——现在不比府中,没有那么多的人手,到时不一定有人记得去唤姑娘们。”

    金绮虽然有些不快,不过倒没有太大的不高兴,答应着一声儿翠绢转身出了厢房。

    红锦看金绮如此,便知道石氏如此说话行事必是常事,不然依着金绮的性子,一定会发作的;只是奇怪的是,石氏这样的性子,为什么在凤府以这样的性子却和宁氏相安无事呢?

    蓝罗却端正的坐着,就连发丝都没有一丝的颤动;红锦却知道她是另有所思,心神早已经不知去哪里了。

    “罗儿,你要不要也去换身衣服?”石氏抬眼看向蓝罗时,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温柔。

    蓝罗微微欠身:“谢四娘,用过饭之后再说吧。”

    石氏轻轻一叹:“嗯,一会儿多吃些。”蓝罗应着又谢过了石氏。

    虽然这两句话极其平常,但是落到红锦的耳中就是有些别扭,好似她们的话隐着什么事情一样;不过红锦并没有多看二人一眼,只是专注的盯着手中的茶盏,看那水汽不断的升起飘散。

    饭菜很快便上来了,虽然都是斋菜不过都极为精致,在炎热的夏天看到这样的菜色,让人不觉胃口大开。

    红锦原本以为石氏会等金绮二人回来之后再用饭,不想她却道:“一路行来想来你们姐妹也饿了,我们用饭吧。”

    一行人当然是以石氏为首,所以红锦并没有提起金绮二人,随着石氏坐到了桌旁;蓝罗当然更不是多话的人,一张桌子上的三个人用饭,根本没有什么声息:当然应了“食不语”的古训。

    金绮二人在红锦吃到了半饱时才回来,虽然有些不快倒也没有说什么。

    用过饭之后,石氏便说自己累了下午要好好的歇一歇,要姑娘们不要走太远了,出去一定多带着人;并且吩咐同来的丫头婆子家丁们,一定要好好的伺候姑娘们,说完她便自去厢房。

    红锦倒也乐得无人管束,回到房里重新梳洗换过衣服之后,便想带着茜雪等人一起出去游玩一番。

    步出房门她看了一眼紧邻的蓝罗的房间,吩咐茜雪去问一问五姑娘要不要一起去走走。

    茜雪叫开房门之后,红锦才知道蓝罗并不在房里了;她虽然有些许的奇怪:蓝罗那么个性子,居然会比自己还急着出去游玩吗?不过倒底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她也就没有在意。

    山上凉风习习,一扫夏天的闷热,让红锦在凤家连日来的郁闷一扫而空,望着万顷碧空,哪里还有半丝烦恼?!

    寺中有些胜景,不过半日也就踏遍了;红锦便决意明天上香之后,带着丫头婆子们出去看看:听说不远处有道瀑布,那里的景色很不错。

    回到厢房之后,红锦匆匆洗了把脸:她可不指望着石氏会打发人来叫她过去用饭。

    她这里脸刚洗完,还没有来得及梳头,便听到外面有丫头的声音传来:“四夫人请大姑娘过去用晚饭,不过不用着急,让大姑娘梳洗好再过去就行。”

    红锦微微一愕,不过还是让茜雪挽了一个很简单的发式,便急急带着丫头出了厢房;不想看到大家正在小院中间的亭子里等她,那里已经摆好了饭菜。

    就算是金绮和翠绢也没有对红锦报以不满,看到还笑了笑:“大姐姐玩得还高兴吗?这寺里还不错,不过我们今天下午去的几个地方可都比寺中好,别有一番情趣。”

    红锦虽然有些讶异,还是答道:“是吗,我前事尽忙,在这寺中就消磨了半日;如果知道妹妹有好去处,今儿便同往了。”话虽然如此说,不过她是不会和金绮二人相伴出游的。出来玩就是为了换个心情,她不想自己找不痛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