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红锦和浩宇出了厢房后,并也没直接去寻青绸;红锦引着弟弟走到了长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小窗也可以看见街道上的情形。“花公子和胡公子,呃,你们是如何交恶的?”红锦问出了心中所疑。她和弟弟需银子,并不而已为了生活,那是为了生存;而她们姐弟作生意,除“花公子和胡公子,呃,你们是如何交好的?”红锦问出了心中所疑。。...

    红锦和浩宇出了厢房后,并没有直接去寻青绸;红锦引着弟弟走到了长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小窗可以看到街道上的情形。

    “花公子和胡公子,呃,你们是如何交好的?”红锦问出了心中所疑。

    她和弟弟需要银子,并不只是为了生活,那是为了生存;而她们姐弟作生意,除了银子之外,还需要有人做后盾——唐家不成,宁氏根本不惧。

    红锦提出那样一个主意时,便是为了试探花明轩二人,没有想到二人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他们两个人并不是没有头脑的人,相反是极为聪明的人;如此干脆只能说本城中的权贵并没有放在二人的眼中。

    浩宇有这样的朋友,红锦当然高兴:但怎么也要问个清楚才对。

    “我们在番邦就认识了,相处了有二三年呢;后来随舅父到京中时又遇上,大家都很高兴——姐姐,他们都是好人。”浩宇最后一句话很认真。

    红锦微笑:“我知道,嗯,他们家都是做什么的?”

    “都是生意人,不过花公子家有人出仕,很有些权势的样子;姐姐,我和他们认识的时候,还算是孩子呢,而且我们姐弟也没有什么能被人看上的。”

    红锦点头:“知道啦,我也不过是问两句,你认识他们,可是我不认识啊。”她拍了拍浩宇的手:“去吧,我去寻六妹妹。”

    做生意的、在朝中有人:说白了浩宇也不知道两个人的身份;但是有一样浩宇说对了,她和弟弟还真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掂记上的。

    眼下她也没有更好的人选,这一次他们姐弟也不过就是出一个主意和五百两银子罢了,那就赌一赌。

    红锦寻到青绸之后,用过饭便和青绸分开了:她不太耐烦应酬那些千金小姐;当然也是因为对方根本看不起她这个凤家的大姑娘。

    看着青绸等人上了马车离开,红锦笑顾茜雪:“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吧。”主仆一行人便要继续向东而去。

    “凤大姑娘请留步。”一个清朗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红锦愕然回头,不知道是谁会认识自己。

    一个身着雨过天青色,浅织修竹花纹绸袍的男子立在不远处,正看着红锦抱以微笑;男人长得很英俊,带着几分书生气,很容易能让人起好感;但是,红锦并不识得此人。

    她回顾了一眼茜雪和兰初:两个大丫头也不识得此人。

    虽然此时浩宇三人和青绸都离开了,不过大街上人来人往的,红锦倒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公子有礼,不知道公子有何见教?”红锦扫了一眼男人的身后,只有一个长随和一个小书僮而已。

    “凤大姑娘,鄙姓方,冒昧留住姑娘,还请姑娘不要见怪。”方公子欠身行礼。

    红锦还了半礼:“无妨,有事请公子直言。”

    她说完的时候,注意到茜雪等人的面色变了:难道这人有什么不妥吗?她以目相询,茜雪立时伏在她耳边道:“姑娘,此人应该就是方人豪;他们方家和我们凤家可是世仇死敌!”

    什么?!红锦万没有想到这位温谦如玉的方公子,居然会是凤家的世仇。

    世仇可不同于仇人,也就是说方家和凤家的仇怨可是结了几辈子了:那这位方公子叫住自己为了什么。

    方公子如同没有看到茜雪和红锦的耳语:“在下有几句肺腑之言,不知道大姑娘可否屈尊去吃杯茶。”

    他的神色很诚恳,目光很清澈,完全是一副无害的样子。

    红锦想了想轻轻一福:“还有些事情,今日并不方便,日后再相扰公子吧。”方家和凤家是世仇,她在大街上和方人豪一起去茶楼吃茶的话,今天晚上回去宁氏一定会发难的:她不想招惹这样的麻烦。

    方人豪闻言一笑,笑意让人想到了暖春三月的阳光:“大姑娘既然有事儿就先请;”顿了顿之后他的笑意更盛:“原本我也不好意思如此冒昧,只是想到令弟在本城停留不久,所以才……”

    红锦闻言看了一眼方人豪,只是轻轻一福什么也没有说,便带着茜雪等人离开了。

    方人豪在红锦走了半晌之后轻轻一叹:“没有想到,凤家的大姑娘如此聪明。”

    “聪明?小的没有看出来。”身后的书僮撇了撇嘴:“胆子小倒是真的。”

    方人豪摇头:“你懂什么。”

    红锦转过了街角之后,茜雪才急急问道:“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红锦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她当然明白方人豪的意思:宁氏是容不下浩宇的,当然会想法子把他支使出去,支使的远远的。

    不过此事浩宇和她早已经想到了,倒也不必谢谢他方人豪的提醒。

    “那方家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看上去是个很知礼的读书人呢。”红锦对方人豪很有些好奇。

    茜雪撇嘴道:“他是知礼的读书人?”

    兰初也摇头:“他是不是读书人婢子没有听说过,只听说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非常厉害的人。”

    “哦?怎么个厉害法?”红锦看向了兰初。

    兰初一指不远的店铺:“姑娘,前面那一家便是方家的店铺。”

    红锦看过去,很大的一个门面,而且门前熙熙攘攘的人很多:居然也是布店。

    “原来我们凤家的布店是本城中最大、最好的,本城中的达官贵人们所穿的衣物,几乎都是出自于我们凤家的布店。但是现在,本城中最大、最好的布店并不是我们凤家了。”

    听到兰初的话红锦道:“是方家?”

    “方家只是其中之一,但是我们凤家连其中之一也不是了。”茜雪叹了一口气:“方家原本一直被我们凤家所压制,但是这几年听说方家当家做主的人并不是方老爷子,而是方大公子;只几年的时候,方家的布店便成了本城极好的布店之一。”

    主仆一行人说着话正好行到了方家布店前,红锦仔细的看了一眼布店,引着茜雪等人走开了。

    红锦走过之后又回头望了一眼,心道:那个方人豪,果然是个厉害的人;不过自家的那个老爹,却只能说废物之极了。

    她当然并不认为凤家一定要一直做布匹生意,但是衣食住行里衣是排在第一位的,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凤德文有了知府的支持,居然没有守住祖业。

    现在凤德文的心思也都在那些杂七杂八的生意上,红锦想到这里轻轻的摇了摇头:丢了凤家的金字招牌,是凤德文最大的不智。

    如果能保得住凤家布店,那么凤家再做什么,也会让人们认为凤家的店铺当然是最好的:但是现在的凤家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让称道了。

    至于宁知府和凤德文他们在做什么生意,那却不是红锦能知道的;只是这两年来宁知府已经不怎么在意凤家了,听说他又结了一门亲家。

    红锦并没有因为方人豪的出现而坏了游兴,直玩到夕阳西斜时,她才带着众丫头上马车回了府。

    她到了凤府时,正遇上要出来寻她的浩宇。

    “姐姐,你怎么才回来,真是急死我了。”浩宇看到红锦,开口就是一句埋怨。

    红锦却听得心里一阵温暖:如果浩宇没有回来,不要说自己晚归一点儿,就算是自己一夜不归,凤家也没有当真为自己着紧的人。

    她微笑着取出手帕来给浩宇:“擦擦汗吧,我还不是回来了。”

    浩宇也没有再说什么,陪着姐姐一同回到了院子里。

    春雪和若蝶看到红锦回来,急忙迎上来,又是脱外裳又是奉茶水的忙碌着,并且嘴巴里还怪茜雪和兰初:“你们真是会伺候,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了才让姑娘回来。”

    茜雪和兰初吐了吐舌头,只是低下头笑谁也没有开口分辩什么:她们也是一时玩得兴起,忘了催红锦早些回府了。

    红锦坐下之后,春雪给红锦取了水来洗脸净手,似乎不经意的道:“今儿二娘和二姑娘午后请了容公子过去,听说今儿晚上在她们那里用晚饭了。”

    红锦轻轻的“嗯”了一声儿,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浩宇不太高兴了:“容大哥怎么搞的,怎么和二房的人走得这么近?”

    红锦笑了起来:“好了,不过就是一顿饭罢了,又能怎么样?”

    浩宇看了红锦一眼,摇摇头并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他也知道,无论是姐姐还是自己,都和容连城说不上熟识来,所以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如果,他们的母亲还在世,多好?浩宇的眼前闪过了那素白的房间,轻轻的合了合眼睛不再去想它。

    红锦并不是没有放在心上,她只是没有表露出来而已:面皮薄嘛。

    二房的人还没有死心?那她们母女早也不请容连城、晚也不请容连,偏就赶在自己出府的时候请了容连城过去呢?而且,容连城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并不是二房的人请他、他就会去的——可是他偏偏去了,又是为什么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