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容夫人把人给了红锦的第二日,和容老爷便告退离开了了,容连城留了下去。红锦和容连城定亲的日子定下去了,在2018年的深秋;对于红锦的事情,容家整体表现的十分的更强硬,不而已亲事,在内红锦的安危在内。本来容家的人是说要住四五个月的,现而如今一个月将近容老爷夫妻便红锦和容连城成亲的日子定下来了,在明年的秋天;对于红锦的事情,容家表现的十分的强硬,不只是亲事,包括红锦的安危在内。。...

    容夫人把人给了红锦的次日,和容老爷便告辞离开了,容连城留了下来。

    红锦和容连城成亲的日子定下来了,在明年的秋天;对于红锦的事情,容家表现的十分的强硬,不只是亲事,包括红锦的安危在内。

    原本容家的人是说要住三四个月的,现如今一个月不到容老爷夫妻便离开了,让凤家的人措手不及。

    凤德文和宁氏在房里都是一脸的阴沉。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怎么就一点不为凤家考虑呢?现在好了,容家的人一肚子不高兴的走了,你说说看,我们要怎么做?”凤德文很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宁氏并不示弱:“我不是为了凤家考虑,你也看到了,那个死丫头如果嫁到容家去,会帮我们凤家吗?十成十会来找凤家的麻烦是真!”

    凤德文瞪了宁氏一眼:“我说得是此事嘛,我是说你做得蠢事,现如今让容家的人一怒而走,亲事也毫无转圜的余地——你还有理了?好,你有理,那你说眼下我们要怎么办?”

    宁氏她心下的恼怒比丈夫更多;当日的事情,如果不是五娘暗中动手脚,哪里会被红锦识破,又哪里会被容家看出来?

    “当然不是我的错,如果不是你放在心尖上的五娘,容家的人……”

    “好了!现在是拈酸吃醋的时候嘛,我也不同你说了,自去想法子。”凤德文说完甩袖子要走时忽然停下脚步:“还有,你不要对浩宇的两个朋友太过份了,看容老爷待他们的样子,还有他们的言行,可能是很有些来头的人——你不要再给我无故得罪人,知道吗?”

    说完,这次凤德文是真走了;说起来,他极爱五娘的,不过宁氏他不敢过于开罪:因为她父亲可是知府,现在凤家好多的生意都是在她父亲的关照之下。

    宁氏在凤德文走后,把所有的怒气都收了起来,歪在榻上眯起了眼睛来;她最恼恨的人当然是凤红锦:只是现在的凤红锦,她想对付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

    不只是有个五娘暗中相护,而且那几个容家的人更让她忌惮;如果她做什么手脚,被容家的人看出来、或是怀疑的话,便会引来无穷的麻烦。

    而且还有一个凤浩宇;宁氏烦燥的翻了一个身子,当然不能让他在城中做什么生意:如何做才能一劳永逸呢?

    凤红锦已经在凤家立足了脚跟,如果再让凤浩宇有成,那这凤家就成了他们姐弟的天下:这么多年来她的辛苦,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当然不能让凤家落入凤浩宇的手中,宁氏合上了眼睛,努力的平稳着自己的心绪;她知道不静下心来,是不会想到好法子的。

    宁氏在想法子的时候,红锦和青绸正在城中游玩;红锦自醒来之后不是病就是事多,现如今她才算是有心情出府来看看。

    红锦看到好多东西都感觉到新奇,而青绸虽然并不感觉到新奇,不过却对一些精巧的小玩意十分的喜爱。

    青绸的还价功力让红锦的下巴几乎掉到了地上,对自己的六妹妹忽然生出了钦佩之情来:实在是太利害了!

    红锦姐妹玩得正高兴时,看到前面围了一大圈的人,似乎在看什么热闹;青绸和红锦原本想绕开这些人的,但是不想却听到人们不时的提及凤府,姐妹二人对视一眼,便在丫头、家丁的帮助下,挤到了人群里面。

    人群里面还有一圈人,一圈凤家家丁打扮的男人围住了几个人;这几个人红锦和青绸都认识。

    那坐在地上破口大骂的人,正是凤家二少凤浩天;另一边却是红锦的弟弟浩宇和花时轩、胡正豪。

    凤浩天虽然在大骂浩宇,不过一眼就看到了红锦和青绸,立时指着她们叫道:“你们也是来欺负我的是不是?回家就让母亲打断了你们的腿!”

    红锦和青绸无奈之下只能上前和几个人见礼,并劝凤浩天起来有什么事儿回家好好说。

    凤浩天却大叫大闹,说凤浩宇勾结外人欺负他这个弟弟。

    红锦看向浩宇,问明了事情之后,看了一眼花明轩二人,有些无语;可是花明轩和胡正豪却对着红锦微微欠了欠身,一脸的无辜与无害,就好似眼前的事情同他们无关一样。

    无关才怪!红锦看看那耍无赖的凤浩天:“他干嘛要坐在地上?”好像是他人多势众吧?

    依着平日里凤浩天的所为,现在他应该正指使家丁们把浩宇三人按在地上打才对。

    “呃,他不小跌倒了;”胡正豪一本正经的对红锦道:“可能是感觉坐在地上比较舒服?”

    红锦当然不会相信,只是也不好说什么;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胡正豪与花明轩,发现胡正豪的手上有些灰尘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他为什么纠缠你们?”红锦并不介意有人教训凤浩天。

    “为了五百两银子;”花明轩十二分的满:“愿赌服输嘛,谁想到他居然如此呢?真是让人受不了。”

    红锦看了一眼摇着折扇的花明轩,赌?她再次无语了。

    青绸此时扯了扯红锦,让她注意一下四周;红锦此时才发现,原来围着人群中有不少的女子与年青妇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在看花明轩。

    红锦忍住翻白眼的举动,看向浩天:他哪里来得那么多银子?想明白其中的关节,她拉了一下青绸:“我们走吧。”

    青绸看了一眼浩宇:“大哥哥?”

    “一起走,让你二哥自己在那里坐着舒服吧。”红锦看也不看凤浩天:“我肚子可是饿的狠了。”

    花明轩和胡正豪对视一眼,看了一眼红锦对浩宇道:“还真是饿了,我们去用午饭吧。”

    凤浩天一怒自地上跳了起来:“你们谁敢走?”

    花明轩摇了摇纸扇:“莫非二少还要为我们付酒钱?那可真不好意思。”

    “你——!”凤浩天气结,知道惹不起这个家伙便指向浩宇:“你给我等着。”

    “二弟,你自去寻父亲说话就行,我晚上自会回家领罚——和二弟一起领罚,我可是高兴的很。”浩宇一笑,拉了红锦和青绸:“我们走,去闻香阁。”

    凤浩天听到此言愣住了,看着红锦一行人离开也没有开口说拦下的话。

    红锦看了一眼背后:“那五百两银子是做什么的?”

    “老头子让他付得货款;”浩宇撇了撇嘴:“上个月就应该付的,只是被宁氏放出去了,才收回来。”

    红锦明白了,此事不但凤浩天不敢提,宁氏也不敢提及的;她看了一眼花明轩二人,心知此计应该是出自二人之手:浩宇向来没有那么多的弯弯肠子。

    在包厢坐下不久,青绸遇到了相好的手帕交,便离席过去应酬一番;红锦此时才开口:“你想做什么生意,五百两做本银可够了?”

    浩宇看了一眼花明轩二人:“想开个大酒楼,差得远了。”

    胡正豪一笑:“都说不用你出银子了。”

    浩宇摇头:“不出银子,怎么能算是一起做生意?朋友是朋友,生意是生意,这是不能混的。实在不行,就先算了。”

    红锦看浩宇的眉头,也知道他不想算了的;而且她也不想就此算了:他们姐弟想真得不再被人左右命运,就必须要有银子才成。

    生意,当然是要做的,并且越快越好。

    她想了想看向花明轩二人:“我有个好主意,不知道可以折合成银两给浩宇做本银吗?”

    花明轩笑了,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姑娘请讲。”

    红锦开口不久便让花明轩的笑容消失了,胡正豪二人认真的听了起来:为什么要单开一个酒楼呢?可以把住店、茶楼、服饰……等等开在一处——如此,城中的富人、达官贵人们只要出来,便一定会来此地。

    都要上好的,最好都是仿自京城:要得便是这么一个名儿。

    花明轩和胡正豪想了好一会儿:“好是好,只是好些铺子,就如同胭脂水粉一样,都是有些老铺子……”

    红锦微微一笑:“可以让他们一起来共襄盛举,或者是低价进高价出,可是却会让其它我们直接开设的生意兴旺如火。”

    “好、好主意!”花明轩合起了折扇来,看向红锦时一双眼睛晶晶亮:“这个好主意可以说是价值千金也不为过啊。”

    红锦闻言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花明轩和胡正豪,又看了一眼浩宇,心里知道自己弟弟当真是遇到了贵人。

    一顿饭功夫,花明轩、胡正豪和浩宇便商量的七七八八了;而那个主意当真是作价千金,算作了浩宇的本银。

    红锦看着三个大男人说得热闹,便起身道:“那我去寻青绸了,生意都是男人的事情,我可是听不懂,坐得无聊的紧。”

    浩宇起身送红锦过去,花明轩用折扇拍了拍胡正豪的肩膀:“她说,她不懂生意的事情呢。”

    胡正豪摸着下巴,半晌回了一句:“容家那小子,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