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若蝶二人闹得动静很大,但是屋里却静悄悄的,听将近红锦的半丝声响;众仆妇们便明白,凤家大姑娘昨天安心要拾掇院子里的人。红锦不仅听见了若蝶和兰初的话,是她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就立在窗子边上目光注视着院子里的人。若蝶和兰初配合好的极好,把一红锦不但听到了若蝶和兰初的话,就是她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就立在窗子边上注视着院子里的人。。...

    若蝶二人闹得动静很大,可是屋里却静悄悄的,听不到红锦的半丝声响;众仆妇们便知道,凤家大姑娘今天安心要收拾院子里的人。

    红锦不但听到了若蝶和兰初的话,就是她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就立在窗子边上注视着院子里的人。

    若蝶和兰初配合的极好,把一院子的人收拾的大气都不敢喘;红锦眼中除了赞赏还有心痛:听两个丫头的话,她们似乎受过什么天大的委屈。

    她看向了茜雪轻声问:“怎么回事儿?”

    茜雪的眼中闪过了沉痛,她看和窗外打人的兰初:“她们被夫人赶出院子不久,便被二少爷给……”

    红锦当真是没有想到,她再看向若蝶二人时,心下更不是滋味儿。

    “而后,二少爷还让自己的书僮……”茜雪没有再说下去,便是红锦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春雪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们差一点便自寻了死路,还是兰初忽然想开拉住了若蝶,在众人的讥讽中硬是活到了现在。”

    红锦真得不知道两个丫头受了这种苦,她是万万没有想到宁氏居然让儿子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来;今天她让两个丫头立威倒是做对了:府中的人因为凤二少并不敢明言对两个丫头如何污辱,但是私下里却是极瞧不起她们的吧?

    她轻轻的道:“错不在她们,她们活下来是对的,并且日后也要理直气壮的活下去。”

    院子里的小丫头在兰初的簪子下,终于开始求饶了。

    兰初停了手,招呼站到左边的一个小丫头:“我口渴的紧,给我来杯茶。”她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仆妇:“我还不累,你们不用担心。”

    仆妇们哪里敢看兰初一眼,都低着下各怀心思。

    兰初一口气把茶吃完,用簪子一指小丫头:“是不是你把半毛的衣服故意晾到了那边,然后再指点人来偷了去?!”

    小丫头闻言看了看兰初手中的簪子,眼中闪现了泪花;她如果不说实话,今儿说不定真要被兰初活活打死了;但是说了实话,出了这院子她怕也是不能活命的。

    她这么一犹豫,兰初的簪子便不留情的又戳了下来:“你居然还不认是不是?”

    “这是做什么呢?”马氏进了院子吃惊的看向兰初:“是哪个惹我们兰初生气,告诉大娘给你出气;兰初姑娘还是仔细自己的手,莫要伤到了。”

    马氏一面说着话一面走了过来,意思要拦下兰初。

    那小丫头在听到马氏的话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她的神色变化落到了兰初眼中,立时便涌起了一股火来,立时手快的又戳了几下才答马氏的话。

    “不过是一个小丫头不听话,我教她些伺候主子的道理;这等小事儿不劳大娘操心了——满府这么多的姑娘少爷,大娘如果事事过问岂不是累死?”兰初看了马氏一眼,一丝笑容都没有。

    马氏听得耳中自然是不受用的,不过她还是过去拉住兰初:“好了,我的兰初姑娘,你瞧瞧这手不是红了?为了一个小丫头值当的。”

    若蝶笑着行过来,走到小丫头身边一脚把她踢倒向一旁:“不长眼睛的东西!”然后看向马氏一笑:“说起来还真不是什么大错,只不过是她弄丢了我们姑娘的一件大毛衣裳罢了。”

    马氏的脸色微微一变,看了一眼小丫头她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应承这话:若蝶话中的讥讽她当然听得出来。

    兰初看马氏没有回话,上前揪住小丫头就扇了她两个耳光:“你说还是不说?”

    小丫头已经泪满面,除了求饶却说出一个字来:马氏没有救下她来,但是当着马氏的面儿,她可是没有胆子敢说什么的;不说,那兰初手中的簪子却丝毫不留情面。

    红锦根本就不是想让小丫头直承其错,依着她眼下在凤家的地位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只是要借小丫头,让院子里的人明白:你们犯了错哪个也救不了你们!

    小丫头的进退两难,是真正让院子里那些别有居心的人心里发怵:明日自己犯到大姑娘手里,便会是她这个样子。

    马氏的脸沉了下来,若蝶二人的所为当真是没有把她放在眼中:“我们凤家向来待下人宽厚,就算这小丫头有不对,兰初你也不应该如此;好了,这小丫头不会伺候人,我带走让人牙子领了去也就是。”

    她看了一眼屋里:“免得再招惹到我们大姑娘生气。”

    屋里还是没有一丝动静。

    马氏一面说话一面给自己身后的婆子使眼色,那婆子便过去拉小丫头。

    兰初等到两个婆子拉起了小丫头才冷冷一笑:“大娘,这个小丫头是你什么人?如果和大娘沾亲带故,那我还真要给大娘赔个不是。”

    马氏沉着脸道:“兰初姑娘说笑了,我不过是在做份内之事儿罢了。”

    兰初把手里的簪子抛给了一个小丫头:“便宜你了。”然后才回头淡淡的道:“原来是大娘的份内事儿,还以为大娘为这丫头出头,和她有什么亲戚呢。”

    若蝶不等马氏开口就抢先道:“就算这丫头和大娘沾亲带故,您要带她走也要回我们大姑娘一声儿吧——她可是我们大姑娘的人呢。”

    马氏听到之后心知自己一急被人捉到了把柄,看向了一眼屋里强笑道:“我以为大姑娘不在屋里。”

    “我倒是在屋里的,只是一向大娘的眼中不怎么看得到我罢了。”红锦的声音淡淡的传出来,听得马氏脸色一连变了几次。

    随着话声,红锦自屋里走了出来,自有人把椅子摆好她坐了下来。

    “给大姑娘请安。”

    “不敢,我哪里敢当大娘这一礼?”红锦的目光冷冷的:“大娘要带这小丫头去哪里?”

    马氏扫了一眼满院子里的仆妇,心下暗恨也只能欠身:“奴婢看这丫头不会伺候,想打发她出府另给大姑娘送两个好的来。”

    “是吗?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我们凤家各院子里的奴才去留,只要大娘一句话就可以。”红锦盯着马氏:“既然如此,大娘慢走。”

    马氏哪里敢走?她分辩了半天,红锦只道:“原来我要处置自己的一个小丫头都不成?”

    马氏哪里还敢说什么,只一味的认错。

    看到马氏带着人灰溜溜的走了,满院子的人都没有一丝声气。

    红锦并没有对满院子的仆妇们说什么,直接对若蝶和兰初道:“这院子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小丫头终于瘫倒在地上,她知道自己今天根本逃不过了。

    兰初看着小丫头冷冷一笑:“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小丫头想了想还是借着半毛的衣服,把她存心拖到天色将黑才洗完衣服,又存心晾到了靠前面的位置,并且把那半毛的衣服放在了特定的位置上,就是让人来偷的。

    至于那来偷的人是谁,小丫头也说出了一个人来,就是院子里的一个婆子:她倒底是个聪明的,知道不能把此事牵扯到宁瑞身上去。

    牵扯到宁瑞身上去,不但大姑娘因为名声受损而不会放过她,她背后的那个主子也不会放过她。

    那个婆子当然是她的同路人,听到小丫头的话虽然恨的牙痒,也只能扑出来跪在地上认错。

    兰初嘿嘿一笑,让人把她们两个人各掌了十几个耳光,然后就去回红锦了:自然是不能留在红锦院子里,也不可能留在凤家了。

    满院子的人都知道小丫头是因为什么被赶出府去的,只不过她们也是身不由己,虽然心生去意却也不敢当真就此表示离开;不过她们也当真不敢再在这院子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小丫头就是她们所有人的前车之鉴。

    别有居心的人也不过几个而已,红锦并不想留下她们;在若蝶的暗示下,那几个人接连做错了几件事情,都被红锦打发到了马氏那里。

    红锦的院子里,终于干净了;她终于有了可以放心说话、行事的地方。她知道宁氏一定还会想法子送人进来,她便主动开口提出要买丫头。

    宁氏很痛快的答应了,说明日便让人牙子进府。而一旁的容夫人却道:“外头买来的一时半会儿哪里得用?我这里有几个人,就给锦儿用吧。”

    红锦便上前谢过了容夫人,她原本还想好了法子收服新买的人,不过现在倒可以省一半心思了。

    几个人以名叫默涵的大丫头为首;看到容夫人特意把默涵叫出来相见,红锦便知道此人应该不只是一个普通的丫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