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茜雪和春雪我以为红锦被凤德文三人伤了心,几次想张口劝姑娘两句,但是话到嘴边却也没说出:要怎么说呢?红锦到了第二天也也没想明白了,宁氏连指使人侄子做偷亵裤的事情都做出了,为什么会对容家如此退让呢?只为了容家有势有钱的人——这不太可能会。容家不会再有势有钱的人容家再有势有钱,也只是个世家,眼下并无人在朝中为官;宁氏应该不会惧容家:为了不让红锦出头,她和容家翻脸并没有什么可稀奇的。。...

    茜雪和春雪以为红锦被凤德文等人伤了心,几次想开口劝姑娘两句,可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要怎么说呢?

    红锦到了第二天也没有想明白,宁氏连指使侄子做偷亵衣的事情都做出来了,为什么会对容家如此忍让呢?只为了容家有势有钱——这不太可能。

    容家再有势有钱,也只是个世家,眼下并无人在朝中为官;宁氏应该不会惧容家:为了不让红锦出头,她和容家翻脸并没有什么可稀奇的。

    稀奇的就是宁氏忍下了,对容家的人她可以说是百般忍耐。

    用过午饭之后,五娘来请红锦过去。

    五娘的院子算不得雅致来,但是却很实用;阳光在院子里占了大半的空间,显得这院子十分的宽敝明亮。

    红锦给五娘见过了礼,不知道五娘叫她所为何事。

    五娘微笑着把一张土黄色的厚纸推了过来:“宁氏,很舍得下本钱呢。”

    红锦闻言取纸过来一看,却是一间不大不小铺子的房契!她随即一想便知道这是五娘自宁瑞身上所得。

    她放下契纸轻轻的推了过去:这是五娘所得到的,当然应该归五娘所有。

    “大姑娘收起来吧;”五娘看了一眼红锦:“这是唐夫人唯一留在凤家的东西了。”其它的已经被凤德文变卖一空。

    红锦闻言看了一眼铺子,轻轻的摇了摇头:“五娘,还是你收起来吧。”她现在就算是握着这一间铺子,也并不一定能保得住;反而会引来宁氏更大的怒火。

    五娘偏头看了她一眼笑了:“大姑娘心慧,那五娘先替姑娘收着吧;等到日后或是大公子、或是大姑娘有用之时,便再完壁相还。”

    红锦起身谢过了五娘,并没有再同五娘客气;她相信五娘叫自己来,并不是为了一纸房契。

    五娘只是问了问红锦和浩宇的打算,提醒了几句要小心宁氏之类的话,便让红锦离开了。

    青绸看着红锦的背影:“五娘,你这样说话,大姐姐能听得懂吗?”

    “如果听不懂,我们也就不必助她了。”五娘淡淡一挥手:“去忙你的吧,容家的事情不要再掺和了;免得让容家误会了什么,反而不好。”

    青绸看了一眼五娘,最终什么也没有说,起身也走了。

    下午的时候,红锦叫了马氏来:她要挑几个丫头。

    此事宁氏早就吩咐过了,红锦并不想再拖下去:如果容家的人走了,那么她再想挑自己合心意的便难了。

    马氏倒也干脆,要去叫几个丫头过来给红锦挑选。

    红锦摆手阻止了她:“我身边原本还有两个大丫头,就把她们再叫回来吧;”然后不给马氏回话的时间,便又一连念了几个丫头的名字:“先这些吧。”

    马氏陪笑:“大姑娘,其它的丫头也就罢了,只是那两个大丫头本是犯了错的,现在……”

    “母亲当日说过,只要我用着顺手就好,马大娘如果不能做主,那我们现在就去问一问夫人也罢。”红锦根本看也不看马氏。

    马氏只得低头答应着去了,不多时引了几个丫头回来;当前站着的两个丫头,个子略高的名若蝶,看向马氏带着不服神气的名叫兰初。

    若蝶和兰初原也是唐氏留给红锦的丫头,只是被宁氏找到错处打发去做苦差;今日才算是被红锦救了出来。

    红锦看向若蝶和兰初:“不管原本如何,现如今我却是受不得半分气,所以日后和那些人是少不了争执的,其中的难为之处我不说你们也知道;你们吃足了苦头,如果想离开凤家,我便让茜雪给你们银子……”

    兰初已经跪了下来:“姑娘,婢子就盼着这一天呢!婢子就是死也要死在凤家,死也要咬死她们两个拉个垫背的!”

    若蝶也跪了下来:“婢子无父无母被夫人所救,如今姑娘要婢子走,婢子也只有去追随夫人于地下了。”

    红锦双手拉起了她们来:“好,既然如此,你们就留在我身边;至少,有我在,便不会让人作践你们。”

    不过若蝶二人离开这院子有几年了,重新回来之后院子里八成会有那不服的人。

    红锦却已经早有准备,有个人就是留着给若蝶二人立威的:那个给她洗亵衣的小丫头!

    她的亵衣丢得太容易了,这小丫头十成十是有问题的。

    听完红锦的话,兰初便火冒三丈了:“这吃理扒外的东西!”

    红锦把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召集到一起,把若蝶和兰初各自掌管的事情说了一下,便把那个洗亵衣的小丫头叫了上来。

    “你可知错?”

    小丫头面色发白却还是镇静的答道:“请姑娘明示。”

    红锦看着小丫头一眼,对兰初和若蝶道:“这院子里的事情就教给你们了,我累了先去歇一会儿。”

    宁氏已经吃了几次亏,红锦知道她不会放过自己,所以这才急着找得力的人手,并且把院子里的人清理干净。

    有了容家,宁氏更加不敢在表面对红锦和浩宇如何,但是暗地里的阴招,她却是不能不防的:在凤家要站稳了脚跟,才能斗得过宁氏。

    她的第一点势力便是自己院子里的人:用得好,便不止是一点势力了。

    茜雪和春雪闻言扶了红锦进屋,把满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扔给了若蝶和兰初。

    兰初等到红锦一进屋,便看着小丫头冷笑:“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小丫头是在兰初和若蝶离开之后来的,所以并不知道兰初的性子:“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情,但是姑娘问了一定是我错了,所以问一问姑娘,一来也好请罪二来日后也不敢再犯。”

    好一张利口!

    若蝶的眉头的皱了一下,阴冷的看了一眼小丫头却并没有说话。

    “来,让姐姐看看你的嘴巴,怎么就长得这么巧?”兰初啧啧连声手托起了小丫头的下巴,然后飞快的摘下自己头上的铜簪,对着小丫头的嘴巴就扎了下来。

    小丫头受疼尖叫起来,连连撤身向后退去,却被兰初扯住了头发不放:“说啊,再说啊,我看那唱曲儿都没有你说得好听——还知错了,你这不是明摆着在编排我们姑娘的不是!”

    兰初原本的性子就急、直,遇到有人欺负红锦、或是作践她们院子里的人,她总是第一个冲上去。

    不过她对于吃里扒外如此深恶痛绝,是因为她和若蝶就是被院子里的一个丫头所卖,才被宁氏寻到错处吃了几年的苦头。

    想到她和若蝶这几年的日子,想到她和若蝶这几年被人欺侮、破了身子,她下手更快了几分:“说啊,怎么不说了?”

    若蝶看到兰初如此,并没有阻止反而看向了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我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今儿我们姐妹回来了,便没有打算独善其身,说不定要有几分得罪之处。”

    “嗯,我给大家指一条明路,看到那门没有?你们其中有那个什么,可以说一声儿,由我们回了姑娘送大家离开这里——这叫好聚好散,日后相见还有三分香火情。”

    “如果不走的,便要一心一意的伺候我们姑娘;什么叫一心一意呢?”若蝶一双狭长的凤眼眯了起来:“就是我们姑娘生我们生,我们姑娘如果有个万一,那我们就都追随地下继续伺候。”

    她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听着柔和却偏让人感觉到三分阴森,听得一院子的丫头婆子都不敢大声喘气。

    “好了,现在愿意留下来一心一意伺候我们姑娘的,就站到左边吧;不过丑话说到前面,这院子里有知道我性子的人,留下了便不能反悔——如果生不是我们姑娘的人,那我只能让你做个死也是我们姑娘的鬼了。”

    若蝶的声音又放低了三分,听得人大热天身上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本一直跟着红锦的两个小丫头与四个婆子毫不犹豫的立到了左边:她们一直都在这个院子里伺候。

    其余的人在那个小丫头的尖叫声中,看看左边的人再看看那院门,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做是好了。

    兰初终于停了手,看了一眼众人:“我们姐妹受过什么苦,想来你们都听说过——我们不是记挂着姑娘,早已经去了!所以,你们不要认为我们姐妹只是说出来吓吓你们。”

    小丫头不想却是个硬骨头的:“我错了姐姐教训我自然不敢说话,但是姐姐什么错处也不说,上来便如此教训让人不服!以后如果姐姐就照这样管教人,这院子里怕是再没有人敢伺候我们姑娘。”

    兰初闻言嘿嘿一笑,扬手就给了小丫头一个耳光:“居然还敢挑拨是非!我问你,为什么会到了晚上把洗得衣服晾了出来?为什么还把姑娘的贴身衣物晾到了这么靠前边的位置上?你的心,杀了你百次都不足惜!”

    满院子里的人其实原本就明白怎么回事儿,只不过那件事情已经被宁氏言明不能讲了的。

    小丫头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姑娘可曾丢过衣服?”

    兰初又是一个耳光:“我们姑娘当然乱了衣服!刚刚茜雪姐姐就说找不到一件半毛的衣服了——那可也是你晾出来的?还敢再狡辩,今儿我活活打死你个犟嘴的。”

    说着兰初便又甩了几个耳光,随后可能是打累了继续拿起簪子乱戳小丫头的嘴。

    她的话摆明就是冤枉小丫头,这院子里的每个人都明白;就如同明白小丫头原本的错处是什么。

    只是那些一样别有居心的人没有想到,兰初居然敢如此对待那小丫头:她是谁的人就算没有凭证,但是人人心中都数儿的。

    可是兰初就是明知道却一样打得痛快、打得霸气,这让所有别有居心的人都开始腿打颤。

    ********

    第三更送上,求推荐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