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第九章 扬眉吐气

作者:一个女人 | 校园小说

收藏

  宁氏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红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马氏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会当众打凤红锦。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马这可不是马氏能破些财就能揭过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被唐家的人,如果被凤家大老爷知道,她这个大房夫人还真是要去佛堂呆上几个月了。。

    宁瑞还不知好歹:“那湖绿色……”茜雪和春雪突然间跪倒道:“老爷、夫人,软绸的衣物我们大姑娘的院子里一件也也没。”亭子里的众人都看向了宁瑞,那他口中的所说的肚兜是谁的?宁瑞大叫:“不可能会,我亲眼见到所见。”红锦而已跪着连声摇摇头,泣道:“父亲,母亲,亭子里的众人都看向了宁瑞,那他口中的所说的肚兜是谁的?。...

    宁瑞还不知死活:“那湖绿色……”

    茜雪和春雪忽然跪下道:“老爷、夫人,软绸的衣物我们大姑娘的院子里一件也没有。”

    亭子里的众人都看向了宁瑞,那他口中的所说的肚兜是谁的?

    宁瑞大叫:“不可能,我亲眼所见。”

    红锦只是跪着连连摇头,泣道:“父亲,母亲,你们还要让这狂徒污我们凤家几位女儿才成?”

    她这一句话就是说,她的衣服没有软绸的,但是凤家其它几位姑娘有用软绸做贴身衣服的。

    凤德文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那字迹也不是女儿的,女儿现在就可以和他对质。笔墨!”

    红锦立时就书写了几个字,她把字让丫头们展开给众人看:“那字虽然仿了女儿的字,但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女儿所写。”

    字的分别还真得很大。

    “大妹妹这字很清秀,虽然笔锋有力,但是秀雅之气透纸,刚直之意掩而不露;但是这张纸上的字——”容连城的声音阴沉了几分:“却是笔笔如刀,虽然也是出自于女儿之手,但是观之让人生厌。”

    事情到了现在,可以说是和红锦没有关点关系了:就算那宁瑞看到了什么湖绿色的肚兜,也同红锦无关——因为她近来得了马氏的好处,茜雪刚刚给她做了唯一的一件软绸亵衣。

    此事就算是她院子里的人,除了那给洗衣的小丫头之外,绝无其它人知道;而那件亵衣还被烧掉了,一根布丝都没有留下来。

    宁瑞再提什么软绸的肚兜,也只能是污辱有这种颜色肚兜的凤家姑娘;眼下脸色难看的便是金绮了:因为她最喜欢用软绸做亵衣,不喜欢用软绫的;凤家的仆妇们,不少人都知道此事。

    宁氏听到这里,脸也黑了;她再看看那一块玉佩和那些银票,知道此事已经被红锦引到了自己身上,并还祸及了她的女儿;眼下最要紧的莫过于向容家表明自己的清白,至于宁瑞——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不过一霎间她已经想明白了所有,当即喝道:“好你一个宁瑞,说什么是来给我请安的,居然安下了这等贼心!偷了东西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污我们凤家的女儿,如此哪里能容得下你?来人——!”

    宁瑞听到这里大惊:“姑母……”

    宁氏哪里容他说话:“给我堵上嘴巴,拖下去狠狠的打!打完之后送回宁家,带上我的亲笔信,一定要给我们锦儿一个公道不可。”

    宁瑞还想说话时,已经被眼疾手快的马氏堵住了嘴巴:如此,宁氏的心完全落到地儿。

    浩宇和众人都猜得到是怎么回事儿,所以他立时对着凤德文跪了下来:“父亲——!”他以头触地“嘭嘭”有声儿,额头不过一会儿便见了血。

    现在有宁瑞在,而且宁氏所为已经让宁瑞寒了心,只要取出宁瑞口中的帕子,便能让真相大白,为姐姐讨一个真真正正的公道。

    凤德文面沉如水,看着儿子额头的血溅红了脚下的石板后道:“你应该谢谢你们母亲,她这些年来可是为了你们姐弟操碎了心。”

    一句话,让亭子里重新静了下来。

    浩宇不敢相信的抬头看向凤德文:事实都摆在了眼前,他居然还要维护宁氏?!

    红锦听到之后眼底一寒,她站起来之后过去想扶浩宇起身:凤德文根本不配他们姐弟的大礼。

    可是浩宇忽然爬起来扑过去把宁瑞口中的帕子取了出来:“说,你为什么要污我姐姐的名声?!”

    红锦看到之后只是在心底一叹,就算是宁瑞说出来真相又如何?一切都在凤德文的一句话而已:他说不是宁氏,谁还能说什么?

    这毕竟是凤家的家事啊,容家再怒也不能硬逼着凤德文对宁氏如何的。

    宁瑞已经大叫起来:“是姑母让我做的,是姑母着人送信让我今天晚上来,给了我银子……”

    凤德文忽然站了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还不给我拖下去打!害了我家女儿,现在居然又因为姑母不偏私,居然连他的亲姑母也要攀咬,当真是畜生不如。”

    马氏再一次及时的堵上了宁瑞的嘴巴,浩宇却已经坐倒在地上,盯着凤德文说不出一个字来。

    红锦也看向凤德文,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男人的脑子里有什么,这个男人的心是什么做的。

    “果然是畜生不如啊;”笑得坏坏的男人起身,摇了摇手中的扇子:“当真是畜生不如!”

    “不要提畜生二字,你如此说话岂不是对畜生们的莫大侮辱?”另外一个男人起身过去扶起了浩宇来:“贤弟,不要和畜生一般见识。”

    红锦闻言忍不住多看了浩宇的朋友两眼,倒是好义气;在场的人,有哪一个听不出来这两人是在骂凤德文。

    凤德文脸上显出了恼意,他刚想喝斥浩宇时,就听容老爷抚掌:“好,说得好!敢问两位尊姓大名?”

    容老爷一开口他只能把话硬咽回去,却涨了一脸的通红。

    笑得坏坏的男人施礼:“不敢当尊姓大名四字,花明轩见过容世叔。”

    “胡正豪见过容世叔。”另外一个男人也施了一礼。他们二人称容老爷的称呼很有些特别。

    容老爷抚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有时间一定要到我们容家走动走动。”

    花明轩欠身应下,回顾浩宇:“嗯,我们二人来到城中还无处安身,可否在府中借住?”

    连容老爷闻言都窒了一窒,谁能想不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

    浩宇看也不看凤德文:“当然。”他是凤家的长子嫡孙,留个两好友暂住当然是可以的——如果凤德文当他是长子嫡孙的话。

    不过凤德文和宁氏当着容家人的面儿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认了。

    接下来胡正豪和花明轩一拱手:“打扰打扰,你们继续继续。”两个人给容老爷夫妻、凤德文和宁氏行过礼之后,还对着红锦欠了欠身子。

    如此一来,不要说凤德文就是宁氏的脸上也十二分的挂不住。

    红锦看了一眼两人,还了一礼并没有说话;这两个人还真是不把凤家的人放在眼中啊。

    “谢过母亲。”红锦的泪水又落了下来:“只是女儿无颜再活在世上,女儿……”

    宁氏吓了一跳,连忙让人扶住红锦:“锦儿,是那个混帐东西偷了我的东西,不想被锦儿遇上所以才如此污蔑于你;你放心,母亲绝不会放过他的。”

    说完她又扫了一眼周围的凤家仆妇们:“如果有半点此事的风言风语,我就把你们全部卖到苦窑上去!”

    马氏等人吓了一跳,连忙福了下来。

    红锦当然知道宁氏这话的意思:只是为了遮掩她原本的毒计罢了。

    扫过凤德文那张脸,红锦知道今日是不可能把宁氏怎么的;也就哭着谢过宁氏,却非要闹着出家不可。

    宁氏看到容家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连忙好说歹说哄转了红锦;只是如此一来,她又要破费好些银子了。

    就在此时,五娘开了口:“那个宁瑞如此可恶,老爷,还是由我带着他亲去一趟宁府吧;不然……”她扫了一眼容家三人,又扫了一眼红锦。

    凤德文心下明白,看看宁氏便点了点头:“嗯,你去我放心。”

    红锦闻言看了一眼五娘,不知道她此举有何意;而宁氏却恨不得吃了五娘,只是当着这么多人,她也只能闭口。

    容老爷此时开口道:“连城和锦儿的亲事就这样定下了,明日我寻人来看日子。”

    宁氏这一次盘算落空,反而让容家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打算,是以开口把此事弄成了铁板钉钉:谁也不要再想以此来害红锦了。

    “我们容家的长媳,非红锦不娶的。”容夫人冷冷的开了口,就差和宁氏明言“你死了这条心吧”。

    凤家的举动,宁氏的用心、凤德文的态度,把容家真得惹急了。

    宁氏没有想到自己弄巧成拙,居然让容老爷夫妻提早决定成亲的日期了。

    “嗯,怎么也要多些时间准备;成亲是大事儿,太过仓促了就太委屈了红锦和城儿。”宁氏勉强想出了一个借口,以此来作拖延。

    容夫人看了她一眼:“原来这么多年来,凤夫人什么也没有给锦儿准备啊。”

    宁氏被容夫人刺得说不出一句话来,除了暗恨也只能暗恨了。

    红锦却像是无事人一样坐在那里目不斜视,落到花明轩的眼中更感觉到有趣:当打就打,没有什么身为女子的顾忌、也绝不手软;当哭就哭,哭得那叫一个及时。

    红锦回到房里之后一直呆坐:凤德文和宁氏,为什么对容家如此巴结?尤其是宁氏,她的女儿已经不可能嫁入容家了,完全可以和容家翻脸以此来阻止自己和容家的成亲。

    但是宁氏没有,这太奇怪了。

    ***************

    上个月杂事太多,这个月终于可以清闲一些了。自今日起保证更新,请书友们多多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大家。亲们要几更呢?几更呢?还是几更呢?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