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言情小说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一双深幽的眸子划过一丝华光,淡淡落在二人手中的银筷上,偏偏都要夹,却又突然都收了手。大大咧咧的芈凰有此举动。还啊事有蹊跷。心思敏睿倘若敖子琰剑眉轻轻地一簇,接着一张天人般的俊颜突然展颜一笑,提声对芈凰地说,“怎么不吃了?昨日一大清早就出来,都还没大大咧咧的芈凰有此举动。。...

    一双幽深的眸子滑过一丝华光,淡淡落在二人手中的银筷上,明明都要夹,却又突然都收了手。

    大大咧咧的芈凰有此举动。

    还真是蹊跷。

    心思敏睿如若敖子琰剑眉轻轻一簇,然后一张天人般的俊颜突然展颜一笑,扬声对芈凰说道,“怎么不吃了?今日一大早就起来,都还没有用过早膳。”

    然后夹起那个馄饨亲手送到她的嘴边,说道,“来,吃一个,先垫垫肚子。”

    楚京第一贵公子的若敖子琰在给人喂食?

    一阁里正说着话用着膳的公子小姐公主们,都有点目瞪口呆。

    尤其芈昭,一张涂了雪兰含芳脂的姣好容颜,莹白胜雪,此时不知是气的还是笑的,雪白如纸,第一次见到他也能对人笑的这么温柔亲切,可是对着的人却是她此生最讨厌之人。

    妩媚的眉眼狠狠看了一眼身旁为她布菜的秦红,分明在问:怎么还不动手?

    秦红也被刚才那一幕给惊到了。

    眼见公主看来,心领神会地一收目光。

    “咳咳……”赵明和叶相如没有形象地咳地最大声,含在嘴里的食物若不是良好的教养差点要喷了出来,就连身为芈凰表哥的孙叔敖也只能在一旁干咳,心底叹道表妹夫“人”实在太好了,爷爷见此想必定会高兴。

    一时间一阁里都传染上了“咳嗽”之症。

    却还笑个不停。

    周菁华放下筷子笑道,“公主,子琰哥哥的好意可不轻易就有,快吃啊!不然看他一直举着,手若是酸了,我们得多心疼。”

    一直默然不语的成嘉掀开欣长的羽睫,云淡风轻的眸子快速地瞟了一眼对面的女子,只见众人都盯着她,不止他一个,而她低着头看着嘴边的馄饨,峨眉轻簇,玫红色的唇瓣微嘟,似乎在做一个很艰难的决择,最后才小口咬上那皮薄馅嫩的宫庭馄饨。

    看她一点一点吃完,放下筷子。

    若敖子琰那雕琰若雪的玉颜,流露出惑人的一笑,姿态慢慢地又道,“公主,琰渴了。”

    真不知道他又在玩什么妖蛾子,没看到芈昭那能杀人的眼光。

    芈凰眉头打结,“渴了,就喝茶。”

    “我要你那杯。”说完,若敖子琰伸手拿起她刚刚喝过的那杯茶。

    这时欢笑的水阁之中突然响起“噼里啪啦”一声脆响,有杯盘落地,原以为是有人惊掉了杯盘,再看原来是若敖子琰刚刚拿起的杯子摔了,连带着他桌前的碗盘也倾了。

    皱眉看着一身油污和水渍。

    本来正高兴的男人,眉头轻皱。

    谁人不知他有严重的洁癖?

    只见一直站在他身后的秦红已经弯着腰跪在地上,拿着袖子不停擦拭着他身上的脏污,口中迭声告罪,“少师请恕罪,都是秦红不小心……”

    眼见于此,芈昭嘴角上终于挂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起身关切地说道,“少师没伤到吧?秦红,看你笨手笨脚,还不快带少师大人去后面收拾一下。”

    “是是,公主……少师,请跟秦红这边走。”

    等了半晌。

    好戏终于开锣。

    芈凰嘴角上也牵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附和着芈昭的话说道,“你看你这身脏的,快跟秦红去后面换换。”

    “王姐说的对,少师还是去后面换换吧,这样子芈昭身为主人十分失礼!”芈昭连连颔首。

    姐妹二人,一唱一和。

    少见的妹友姐恭。

    “好,那公主且等子琰回来,可不要到处乱跑,让琰好找!”离去前,若敖子琰含着一抹雍容的浅笑慢声拉着芈凰嘱咐道,双眸之中却含着几分探究看了一眼比他还要“着急”反常的女人。

    眉间若有所思。

    “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才怪!

    芈凰含笑着保证,同时松开他的手,心底却盘算着等他和芈昭一走,就找个机会离开。

    “快去,有你大舅哥在,你媳妇一时半回跑不了。”叶相如拍着孙叔敖的肩膀大笑。

    众人闻言又是一番取笑,目送着他拨开浓浓迷雾漫步走了出去。

    一眨眼就消失在大雾中。

    再也看不见踪影。

    “这里雾可真大,转眼间人就不见了!”席间有人奇道。

    “这地方还真稀奇,真想去看看。”

    芈凰暗道,看来还是没有一个人发现这里的秘密。

    “大家若是吃的差不多了,就去逛逛吧,昭还准备了灯迷等小游戏和小奖品,待玩到晚宴时候,父王母后也就过来了!”芈昭笑道。

    现在只是午宴专门招待一些氏族子弟,真正的大宴在晚上才会客宴群臣。

    众人闻言皆忍不住对这楚国最神秘的藏(春)阁升起了好奇心,纷纷同意。

    “二姐,快,我们去猜灯迷,三王姐还准备了小礼物……”几个小公主闻言拉着芈玄,两眼放光,起身就掀开薄纱跑进迷雾之中,

    接着,众人便都散了开去,不是去看景,就是猜灯谜,找礼物去了,只留下芈昭,芈凰,还有无伴的姬流觞和从头到尾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王诗语。

    “流觞公子,今日仓促,若有不周之处还请海涵。听闻王姐日前救过公子,为尽地主之谊,要不就由王姐带公子四处走走,也看看我楚王宫的秀丽景色,方才不虚此行。”芈昭娇笑对着还大赤赤坐着的姬流觞建议道。

    “好啊!这个提意不错,我喜欢!”姬流觞闻言一点头望向芈凰,叛逆的浓眉高挑着。

    那双锋利的眼眸里划过一丝得意。

    “左右若敖公子去换衣服了,王姐便先陪晋公子走走吧。”

    今日便宜你了,这么个美男子。

    芈昭心底暗道。

    芈凰十分顺从地含着腰肢,略一颔首,对男人恭敬地说道,“晋公子,这边请。”

    那双叛逆的眉毛少见地微塌,姬流觞奇怪地看了一眼对他卑躬屈膝的女人,她这是又在搞什么鬼?

    按捺着心底的疑惑,起身跟着她一同走出水阁,直到二人的身影慢慢被雾色笼罩,芈昭一个眼色瞟向还坐着的王诗语。

    二女什么都没有多说。

    一个眼神已经说尽一切。

    芈昭可是千叮万嘱让自己替她好好招待芈凰呢!

    想到此处,就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快步跟上离去的二人,而她的身后还有十条黑影潜行着。

    好戏就要开场了。

    不知道若敖子琰要是看到那样的芈凰还有得知三年前的真相会是什么表情?

    哼,如此洁癖的若敖子琰。

    想必届时表情定会精彩万分吧!

    空荡荡的水阁之中,此时只剩下静立的宫人,和站在风口处的芈昭望着离去的二人,她一身羽衣霓裳任风吹起,仿佛画中仙子,身姿妖娆,肤若美瓷,唇若樱花,眼如媚儿。

    只是此时组合在一起却尽是笑里藏刀的杀意。

    顿时破坏了十分美感。

    **************

    待走进假山迷雾之中,芈凰已经换上一张冷漠如霜的容颜,皱眉对着身旁的男人低声说道,“走快点!后面有人跟着!”

    “你求我!”姬流觞抱臂挑衅地说道。

    可是芈凰却不理,走在前面加快脚步。

    男人眼见女子走的快要看不见背影,不得不加快速度跟上。

    不一会,王诗语就把人跟丢了,在假山之中不停张望,“咦,她们去哪了?”

    兜兜转转半天都找不到人,“三公主这迷魂阵,到底管不管用。”

    一个黑衣刺客显出身形,然后指着一个从假山另一边拐出的身穿公主常服的人影,说道,“这边,快点!”

    只是身边怎么没有了那个什么晋公子?

    王诗语心底疑惑。

    不过不管了,先跟上再说。

    而就在王诗语离开不久后,她身后的假山走出一高一矮两个人,正是芈凰和姬流觞。

    芈凰盯着王诗语的背影露出一抹轻蔑不屑之色。

    她已从旁人嘴里听说了上午玉霞殿中的事,今日芈昭虽然只发作了佻儿。

    王诗语看似逃过一劫,可是胆敢对若敖子琰动心思的女人。

    有几个至今还活着的?!

    居然还想着将功折罪!

    真是蠢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