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言情小说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若敖子琰无可奈何地望着她再也没动过的筷子,最后地说,“从紫烟宫到天光殿除了一段距离,江流他们了过去的了,相必也没一时之间半回她们是回来不的。”“你就给我放心地先把早膳用了!”“尝一尝这紫酥鸡。”夹了两块鸡翅到她的玉碟中。睡了一终日,肚子也确实饿了。芈“你就给我安心地先把早膳用了!”。...

    若敖子琰无奈地看着她再没有动过的筷子,最终说道,“从紫烟宫到破晓殿还有一段距离,江流他们已经过去了,想必没有一时半回她们是过来不的。”

    “你就给我安心地先把早膳用了!”

    “尝尝这紫酥鸡。”夹了一块鸡翅到她的玉碟中。

    睡了一整日,肚子也确实饿了。

    芈凰闻言神情微松地夹起了碟中紫色的鸡翅送进嘴里,突然眼睛一亮,“味道真不错,怎么做的,我叫司画也学着做一下。”

    若敖子琰放下筷子,看了一眼芈凰,慢声说道,“这紫酥鸡翅看似简单,实则经过大大小小八道手续才能完成。昨夜我就吩咐人先是捉了荆地最珍稀的野生乌鸡,洗净之后,用紫兰花酿的美酒泡上一个时辰,去除鸡肉上的腥味,待肉骨最是鲜美酥软的时候,捞起,切成小块,又裹了晒干的紫兰碾的花末兑上蜂蜜凉干,而今早,经过一煮一蒸一炸方才完成。”

    “你确定司画在这宫中,能找到山林里最珍贵的野生乌鸡?”

    芈凰吃鸡翅的动作顿时一顿,低头看着雪玉瓷盘中码地整整齐齐的紫酥鸡块,鼻间轻嗅,才发现满园都是紫兰飘香的味道。

    好久没有吃过这等美食,前世今生仅剩的记忆,就是十一年前那碗万记馄饨,宫保鸡肉,凤尾鱼还有红梅白珠,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闻着这诱人的气味,芈凰不知为何鼻子有点发酸。

    竟然有点舍不得一口气全部吃完,就像那晚的那大碗馄饨,吃完了就再也没有下一顿,不知何年何月。

    “怎么不吃了?”若敖子琰温声问道,“不好吃?”

    “嗯……”芈凰含着鼻音含含糊糊回道。

    “乌鸡肉黑且嫩,还有药用价值,你正受伤,需要这等肉食进补。不论好不好吃,都要多吃点,尤其你是女子,这乌鸡对女子极好。”若敖子琰拧眉说道。

    “噢!”芈凰觉得心口真的很难受。

    不过她不是不识好歹之人,依言又夹起紫酥鸡送进嘴里,顿时觉得满口留油。

    比之前世今生吃过的每一道美味都要美味,更别说那万记馄饨了,三年前出征那天,她曾特意去吃过一碗,可是跟这紫酥鸡的味道根本不能比,跟记忆中的味道都不能比。

    “嗯,那就多吃些!”

    见她露出一脸享受,若敖子琰这才满意地嘴角微勾一笑。

    芈凰越吃越是美味,吃完后,果然感觉身体舒畅,砸了砸嘴,叹道,“可惜就是吃多了有点上火。”

    “喝点粥就好了。”若敖子琰将五谷粥又递到她的面前。

    端起面前的五谷粥喝了一口,觉得粥也是美味无比,交口赞道,“搭配上这粥恰恰好。”

    “嗯,这是五谷生津粥。除了通常的五谷,里面还放了白薯粒混在其中,清新爽口,还助消化。”若敖子琰点头,优雅地将石桌上的两个空杯添满幽香的君山清茶银针。

    芈凰将一碗粥喝了个底朝天,即使从不在意衣食住行的她也顿时心满意足。

    “公主,喝杯茶,消消食。”司琴见二人言笑如初,将若敖子琰斟好的君山新茶递到芈凰手边。

    “嗯!”

    芈凰默默感叹,有个楚国第一公子为“夫”,吃穿不愁,仆从如云的日子,似乎就在向她招手。

    可是这尊大神住在她的宫里,无异于又多了一双无处不在的眼睛。

    她做什么都很不方便!

    端着玉杯,轻啜一口,抬头望着对面的男人,又低头望了一眼三生亭外的无名湖,波光鳞鳞,时不时有活泼的锦鲤露出湖面。

    她的母后就是死在这三生亭外的小湖中的,本应该早就被填了的湖,不知为何一直留了下来。

    而他们现在居然坐在这湖边,畅言欢笑。

    日子过的好不惬意。

    唉……可是为什么这么美好的日子,她却总有些不安呢?

    而此时的若敖子琰则低头看了一眼对面被芈凰吃的干干净净的碗碟,才抬头望着三生亭外的天空。

    冰锷含彩的容颜眉眼绽开,忽然笑了起来。

    领着八个一等侍女款步而入的女子,身着淡紫色攒花百鸟朝凤裙,头簪凤头金步摇,耳饰明月铛,整个人灿灿生辉,华美万千,可见今日定又是特意妆扮过了。

    那双妩媚的眉眼,仿佛含了一汪秋波,望向后亭中的男子。

    艳丽的红唇挂着让人觉得倍感可亲的笑容,轻笑说道,“呵呵,公子和王姐在做什么?”

    从来不曾喊过“王姐”的人,居然也有如此知礼的一天。

    可真是稀奇事!

    正在用膳的芈凰英眉微挑。

    司琴连忙出来,打起三生亭上挂着的水帘,让芈昭款步进去,“公主,快请。”

    芈昭挑剔的目光,先是打量了一遍这座孙王后留下来的后花园,就比一般宫院的大些,却是一样的简单,远不如自家母妃的玉花园,此时四处种上了些四季应景的花朵,虽非名贵,看起来倒比之前雅致了不少。

    她不由有些意外,一年多前她倒是经过这个院落,当时看起来破破旧旧,还无宫人打理。

    处处透着一股子衰败和死气。

    就连它的主人都生死未知。

    按说芈凰才回来不到半月,这里也没太多宫人照料,怎么看起来却颇有一股生机。

    “王妹,来了,恕王姐有伤在身不能远迎。”

    芈凰强撑着身上有伤,艰难地起身含腰见礼,轻移的曼眸循着她的目光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面上疏离地说道,“我与若敖公子正在用膳,王妹吃过了吗?”

    而若敖子琰却坦然地坐在石桌边,不迎不礼。

    甚至在芈凰起身行礼后,眉尖不悦地簇起,露出一副被人打搅了的神情。

    芈昭在侍女们的伺候下,自发坐到石桌边空出的一位,抬眼淡淡扫了芈凰一眼,明知他们吃剩下的还邀请她,在心底不悦地冷哼一声并没有做声。

    秦红倒了一杯自带的贡茶递到她的手中,看都没有看一眼司琴递来的顶级君山银针。

    芈凰见此挥了挥手。

    司琴会意地端着茶杯恭身退下。

    有些事情她做了就行了,至于这位王妹领不领情就是“她”的事。

    落座的芈昭难得开恩地说道,“王姐身上有伤,就不要站着了。”

    “嗯。”芈凰闻言方才坐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