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言情小说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上卿主院,长明院。王妈妈对正午睡的王夫人小声地说,“夫人,据公子房里的下人来禀,刚婉大师送去了王姬大婚之日的吉服,铜大师又送去了大婚之日用的男女凤冠。”王夫人闻言惊诧,“我们不曾盛情,这婉大师怎么就绣好了?除了这铜大师也不是早几年就金盆肥皂洗手已不再为王妈妈对正在午休的王夫人悄声说道,“夫人,据公子房里的下人来禀,刚刚婉大师送来了王姬大婚的吉服,铜大师又送来了大婚用的男女凤冠。”。...

    令尹主院,长明院。

    王妈妈对正在午休的王夫人悄声说道,“夫人,据公子房里的下人来禀,刚刚婉大师送来了王姬大婚的吉服,铜大师又送来了大婚用的男女凤冠。”

    王夫人闻言诧异,“我们未曾相邀,这婉大师怎么就绣好了?还有这铜大师不是早几年就金盆洗手不再为人制器。这玉旨前几日才下,我还正愁请哪位大家来制呢!这大王定的时日可不长,只有一月之期!”

    “奴婢已私下问了婉大师和铜大师,据说一年半前,公子就已下定,还亲自绘了图案。”

    王夫人闻言倚在榻上不禁叹道:“看来我儿为了娶这大王姬,真是筹谋已久,居然连我这为娘的都瞒的这般辛苦。”

    王妈妈笑道,“公子自十岁起就入宫陪伴几位王姬读书,想必自那时二人就互生情谊。”

    “俗语道,有了妻儿便忘了爹娘……伤心啊……”王夫人挽着丝帕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光,吩咐道,“不过这事你叫下面的人把嘴捂严实了,千万别传到令尹耳中。”

    “奴婢已经吩咐了。”

    “夫人放心。”

    王妈妈笑笑,自然知道令尹这几日因为被逼赐婚,在府里发了好几通大火。

    ……

    令尹府外。

    一男子若熊虎之状,高居马上,豺狼一般,狼顾于门:“二弟,这么晚了,欲去何处?”

    “入宫。”

    若敖子琰高坐在一匹稀世骏马上,简单的吐出两字,一双黑眸,冷然看了一眼对面面若的越椒,还有他眼中难以忽视的挑衅,马鞭一甩。

    “我们走!”

    “喏。”

    清浦江流翻身上马带着一支二十人的若敖私卒奔跑跟上,尘土飞扬而去。

    若敖子琰刚走,一架马车悠悠停在府前。

    车上有人掀开车帘,唤道:“大哥,这都快用晚膳了,二哥这是要去拜访哪位佳人?如此急不可耐。”

    “这个方向,你说能去见谁?”

    若敖越椒坐在马上,执鞭指着城中最高处的层台宫榭华屋,反问。

    若敖子克从铜车中伸出头来,那双狡黠如狐的黑眸微眯,别有深意地“噢”了一声:“噢……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英明神武的二哥也是个痴情公子!”

    话落,他的铜车内传来女子的低笑:“格格……公子真会说笑。”

    “可不是吗……”

    若敖越椒挑眉,看也不看若敖子克车中女子身份,想来又是那女市中人,高不到哪去:“今日这令尹主院里可热闹了,从天明到午后,陆陆续续来了好多人呢。”

    “大哥每次都如此消息灵通,小弟望尘莫及。”

    若敖子克闻言拱手一通夸赞,然后又一脸八卦地问道:“不知这又是什么人进了我们的令尹主院?”

    “不过是些低等的裁缝金匠下贱平民罢了。可惜我们的公子爷为了他的婚事如今操碎了心,资费不下千金,这婚事按这阵仗必然是要空前绝后的,轰动各国诸侯。”若敖越椒不屑答道。

    在他看来,不过娶个女人,就算身份高贵如王姬又如何,还不是用来传宗接代的,说完翻身下马大步走进府中。

    偌大的门庭前,百人的若敖六部最勇武的战士,身穿青铜盔甲,脚踩牛皮编织的高级武靴,腰配铜制吴钩,手持青铜一体铸造的战戟列戟而立,阳光的照射下直如铜墙石壁,坚不可催。

    众士卒见了二人立即高声行礼,声如洪钟,气势惊人。

    一般二三等的贵族甚至平民根本不敢接近。

    “大公子!”

    “三公子,归!”

    “开左门。”

    左门开,二人昂首阔步,跨过小腿高的门槛石,步入府中,身后大批的随从解剑跟随。

    “这种事,随便叫个管家就可以了,二哥很闲不成?”若敖子克下车快步追上他文道。

    “他令尹的嫡公子,继承人,身为少师也不用如我等每日进宫点卯,挂职于学宫潘大师门下,自然清闲……想来只用等着那天叔父退下来了,直接接位就好。”

    若敖越椒声如豺狼,不仅声音刺耳难听,说的话也十分不中听,而那狼顾之相,盯着谁,谁就有种似被恶狼环伺的恐惧,沿途仆人纷纷低头垂目行礼回避。

    “如今更好,直接攀上大王的嫡长女,说不定哪天这上面坐着的人就换成他了!”

    若敖越句大拇指向上指了指上面,不言而喻,这上面坐着的人自然指的就是当今楚王。

    若敖越椒这副虎豹身形,狼顾之相,豺狼声音,若敖子克从小到大都听惯了,虽时有不惯,但早没了害怕之心,闻言笑笑,“呵呵,大哥说的是……二哥,那从小就是读书习字比我们厉害,处理朝政比我们厉害,就连这挑媳妇自然也比我们眼光独到。”

    “哈哈,还是三弟你每次总结精辟,一语中的。”

    若敖越椒闻言,蒲扇一般的大手拍着若敖子克相对于他弱鸡一般的身板。

    “哈哈!”

    “多谢大哥夸奖!”

    若敖子克也毫不谦虚地当此一赞。

    说完,兄弟二人别有深意的对视一笑,一个眼大如狼,一个眼长似狈。

    勾搭在一处,还真有狼狈为奸的味道。

    偌大的若敖府内,占地极广,雕梁画栋,假山石阶,美景不断,仿若仙境,其奢华程度丝毫不逊色于楚王宫,甚至有些精奢的院落有过之而无不及。

    青瓦黑柱的长廊大屋间,兄弟二人一直走到楚忠堂的玉阶前才分别,一个向左往若敖氏的东院方向而去,一个向右往若敖氏的西院方向而去。

    黄昏将近,北风吹起。

    若敖越椒走进他在东院的院落,驻足望向楚宫的方向,默默念着坊间传言:“凤凰转世,浴火重生归来。”

    “我到要看看你真乃我楚国凤凰,还是地上麻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