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言情小说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白桦林中,时间慢慢的流走。阵阵秋风温柔如水地刮落着笔直天尊的桦树杆上,那一片一片金色的秋叶,有一片金色的秋叶正好飞落在睡着了的芈凰的双眼上,留下的一层淡淡的金影。有人用纤细而非常饱满的手指沿着秋叶的脉落在上面缓缓地描摩她的样子。这十一年来都从来没有有过的亲密无间时阵阵秋风温柔地刮落着笔直通天的桦树杆上,那一片一片金色的秋叶,有一片金色的秋叶恰好飞落在睡着的芈凰的双眼上,留下一层淡淡的金影。。...

    白桦林中,时间慢慢流走。

    阵阵秋风温柔地刮落着笔直通天的桦树杆上,那一片一片金色的秋叶,有一片金色的秋叶恰好飞落在睡着的芈凰的双眼上,留下一层淡淡的金影。

    有人用修长而饱满的手指沿着秋叶的脉落在上面缓缓描摩她的样子。

    这十一年来都从未有过的亲密时光。

    就像是从金色的树叶缝间漏下来的。

    这样难得。

    浅浅一笑。

    冰锷含彩的笑容再度挂在若敖子琰那张雕颜若雪的容颜上,仿佛突破云雾刹那绽开。

    一霎炫美极致。

    芈凰恍恍惚惚地醒来。

    隔着金色的树叶的根根叶脉第一眼看到若敖子琰,雍容无度的笑容,仿佛定格在这一刻。

    一双明亮的眸子瞬间染上一抹痴然,眼前忽然破碎出一抹骄阳刺入她的眼里,然后她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脏。

    “怦-怦-”地跳动了起来。

    她一惊,猛地移开视线转过头去。

    秋叶随之落了下去,若敖子琰嘴角含着一抹迷离的笑,摇了摇头,眼急手快地接住掉落的秋叶,然后不经意地收到怀里,贴身收藏。

    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二人的争执还有现在不正常状态的芈凰,带着自己也分不清的恼怒,前世今生难得露出一丝真性情的轻哼一声,“你看什么看?!”

    “自然是你此时极为好看。”

    若敖子琰看着芈凰容颜丽红,嘴角悄悄勾起,拉起她从地上一起坐了起来,笑而不语。

    芈凰深深地觉得这丫的纯粹就是一个祸害,为了祸害全楚女性而生。

    而她不幸将要成为那个被祸害一生的女子。

    她这算是替天行道。

    收了他吗?

    定了定神,突然想起两个人危险的坐姿,芈凰警惕地瞪着一双修长曼眸,咬着已经被咬的红肿的唇瓣,自以为聪明地选择对刚才之事只字不提,对眼前的男人难得大声命令道,“看什么看,你还不走开?!”

    只见他无动于衷,又转而劝说道,“我们两个人走了这么久,大家要是担心了怎么办,要是瞎猜了怎么办?”尤其他们两个现在还是这种状态。

    若敖子琰好整以瑕地上下打量着发髻微乱,衣袍不整的某人,随意地道:“行啊,如果你想现在就出去引发他们的猜想,好走不送。”

    说完还把双手一摊。

    一副你可以走了的样子。

    芈凰非常不满男人现在的眼神,但是她还是不得不低下头承认她的骑装真的零乱的不能再乱了,怪不得后背磨地如此生疼,骑装的系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默默地在某人无羞无齿的注视中想要把骑装系回原样。

    可是奈何衣带在背后。

    刚才都是司琴帮她穿上的,现在仅凭她一双手怎么够都够不着。

    “这是什么鬼衣裳,设计的如此有问题,还不如我的铠甲简单。左右腋下两根带子一系完事!这种骑装要是真上了战场,哪有时间慢慢穿好,敌人早就杀来,将人刺个对穿。”

    试了多次无法的芈凰忍不住抱怨道。

    “公主,需要我帮忙吗?”

    若敖子琰只说话,不动手,轻笑等着某个女人主动相求。

    芈凰微恼,反正已经在他面前毫无脸面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甩手不绑了,“那你还不动手?”

    “呵呵,夫人有求,为夫无所不应。”

    若敖子琰笑吟吟地答应。

    丝毫不介意芈凰此时流露的小脾气,反而甚觉这样的她才真实,而不是戴着一张表面温顺的面具。

    任由芈凰背对过去,他慢条斯理地用修长的手指捏起两段衣带,勾起两片骑装的马甲,穿针走线般穿过一个个衣带孔,将她玲珑的身段严密地包裹在马甲中,然后细细地整理每个衣袍的褶皱使之归整,看起来根本没发生任何事的样子。

    “说的好听,真不知道刚才欺负我的是谁。”

    芈凰嘟囔着,小声哼哼道。

    若敖子琰仿若未闻,嘴角的弧度却弯的更大,有条不理地整理完骑装,又左右一抽发簪,松开了那头乌黑的长发。

    芈凰捂着胸前的长发,一脸防备之色,“你又要干什么?”

    摇了摇手中的金簪,发出金玉的翠响之声,若敖子琰无奈地道,“当然如果你不介意以你现在这副样子出去,可以不梳头!”

    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芈凰才扭过头,只留一个黑压压的发顶对着他,“那快点,我们还要回去呢!莫要让大家久等了。”

    从腰带的夹层里,掏出一把袖珍型的珍珠白玉梳,白玉梳的反面镶嵌了一面银质打磨光亮的银镜,一丝一发都纤毫毕现,十分特别。

    修长的手指握着玉梳穿过如瀑的长发归为一拢,然后轻巧地挽至发顶绕了一圈然后两圈,最后成了一个望仙髻,左右插上蓝色翡翠玉冠连步摇,长长的蓝色米粒珠窜再次直垂在两鬓,叮咛作响。

    看着镜中重新梳好上妆的自己,芈凰觉得这个她和上午又有了些不同,说不出来,似乎镜中的美人还是灵动非常,只是多了几分忸怩的娇态,粉面桃腮玫红双唇,随口赞道,“你一个男人的手艺还真不错,和司琴的有一比!”

    “本公子这双手可是从来没挽过发的,今天可是第一次。”

    “真的假的?”

    芈凰前世今生两世也学不会这繁复的女子发髻,每次若是自己都直接扎个男士发髻了事,尤其在军营中更是,为了避免整日被军中那些大老粗围观,都是一副男子装扮。

    “本公子难道会口出妄语?!”

    若敖子琰不屑地道。

    “自恋!”

    轻哼一声,没见过他这么自恋到了如此极致的男人。

    “你难道没觉得现在的样子和早上不一样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