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言情小说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其他三个小队也早已轻松下马坐妥,还双双配合好地不适应的在马场里或你慢走或一路小跑了出来。虽然换到公输般年和芈凰这组就难了。野马王本是桀骜不驯,喷着响鼻绕着胖公子公输般年转了半圈就昂着大头蹬蹬地跑到另边吃草去了。公输般年轻轻惭愧,“呵呵,的确连马王都不待但是换到公输年和芈凰这组就难了。。...

    其他三个小队也早就轻松上马坐妥,还双双配合地适应的在马场里或慢走或小跑了起来。

    但是换到公输年和芈凰这组就难了。

    野马王本就是桀骜不驯,喷着响鼻绕着胖公子公输年转了半圈就昂着大头蹬蹬地跑到另一边吃草去了。

    公输年微微汗颜,“呵呵,看来连马王都不待见我。”

    芈凰倒是不这样想,人和马的相处总是要花点时间的。

    “你先莫急,这野马王比之寻常烈马会更加难驯,这很正常。你看它不是连本宫也不让骑吗?”

    公输年看着正从旁边的马槽中拿出一把上好的马料,跺着步子试图靠近的芈凰,闻言也放松下来,既然公主都不担忧,他又有何担忧?

    于是好整以瑕地拿出他近日里正在捣鼓的一项木器。

    坐在一旁草地上静静调试。

    曾经驯服过好几匹从庸国战场上捕捉的烈马的芈凰,走到野马王的侧后方,将缰绳取了下来,用右手握住缰绳,与马口衔环的地方距离一掌宽,以食指将缰绳两端分开,保持与马头齐高,左手握住缰绳另一端,轻轻拉动缰绳,以致于慢慢带动野马王。

    和芈玄二人一骑的若敖子琰,骑着琰冰由慢至快地跑了小半圈,以期以此令芈玄快速地熟悉这种马上起伏的节奏,然后才跑到芈凰这边,居高临下地说道,“它叫凰雪,你叫它一声,再牵它。”

    琰冰,凰雪。

    真是让人猜不道它们是一公一母都难。

    芈凰念着这两马的名字,握着马缰喊了一声,“凰雪,走!”

    被牵着的凰雪闻声果然不再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而是依言跟着芈凰的牵引缓缓走动起来。

    看来已经受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驯练,才如此听话。

    芈凰向右拉,它就向右弯,芈凰向左拉,它就向左行,奖励地把手中的马料喂给野马王,凰雪更加难得地把马头伸过来顶了顶芈凰的手心。

    芈凰见此一鼓作气,从左侧一脚踩上马蹬利落地翻身上马,然后牢牢抓紧两端马缰,夹紧马肚,目视前方,端坐而立!

    “呼!这上马姿势不错!”

    看见芈凰这个干脆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上马姿势,叶相如载着王诗语吹着口哨从远处急驰而来。

    这野马王的脾性之烈,他可是先前在交易会就领教过了。

    “相如哥哥,要不我们和长公主还有年哥哥,比赛前,先热个身,跑上一圈如何?就看我们谁先到达那根马旗旗杆下!”坐在叶相如身后的王诗语,不高兴了大半天的她,却突然笑语盈盈地提议道。

    “好啊!”

    嗜武成性的叶相如闻言长声答应道,只不过那双大眼中有不可忽视的轻视之意,“到是看看我和公主哪个马上功夫更厉害?”

    根本没有想过他是堂堂男儿要和一个女子比,有半点胜之不武。

    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王诗语自恃叶相如和她的实力,望着不远处才刚刚勉强骑上马的芈凰说道,“听说现在庸城的百姓都道公主是战神公主?要不跟我们有着百年武将世家的相哥哥还有我比比?”

    “看我们孰高孰低!”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随着他们的话语都凝聚在了马上身姿单薄的女子身上。

    十一年前,刚死了母后,年仅七岁的芈凰穿着一身甚至缝了补丁的公主常服,第一次走入他们的眼中,沉默少言,毫无出色之处。

    每次考试都吊车尾,蠢笨的要死,甚至面对众人的奚落也毫无反应,日日都跟在芈昭身后像个奴才跟班一样;而五年前,这个所有人眼中如朽木一般的长公主,第一次获得潘太师的赞叹,从此一举洗刷她蠢才公主的名声,甚至从未主动见过她的楚王居然也走进了上书房看了她一次,还夸了她的学问;而三年前,她更是做出令所有人惊叹之举。

    那是需要怎样的勇气!

    对于一个柔弱无依的女子,居然请命前往楚庸边界抗敌。

    这些记忆就像话本子里的故事,一章章,一页页,在众人脑海里刷新着。

    时隔三年,带领楚军战胜来势汹汹的庸国的“她”。

    又会有怎样出人意料之举?

    尽管她应是身份尊贵的嫡长公主,她背后所代表的甚至是武侯孙氏一脉。

    可是她的沉默顺从,至今叫人印象深刻。

    深刻到在他们眼中,本该高贵的公主还不如一个得宠的奴婢,可以任由他们戏弄嘲笑。

    “是啊,公主,就和相如比比看!”

    赵明也看好戏地说道,与他背对而坐的成嘉深深看了一眼马上的女子,绿草如茵的原野上,长风吹来,吹在女子乌黑色的长发,仿佛是一面黑色的凤旗迎风张扬,选城的风霜雕刻了女子的容颜更显立体,裁剪了她的眉眼更显英气,一张丽颜此时带着快意的笑,并不倾国倾城的美人,此时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属于男子的果敢和英武之气,却足以令任何男子为之侧目。

    芈凰骑着凰雪。

    如有神助,风驰电澈而来!。

    一双修长的曼眸,深深看了一眼叶相如,然后是霎时间将所有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众人,最后落在一直打马驻立在不远处眉头微皱的若敖子琰身上,大声笑道。

    “好!看谁先到!”

    席地而坐的公输年闻言,立马收了手中之物,揣进怀里,抖着一层层肥肉爬起来,向着骑马而来的芈凰跑去。

    仰着大头看着高高端坐在马上奔来的芈凰,一袭红色的骑装随着凰雪的律动而上下起伏纷飞,望仙髻亦是绝美非凡,环佩随之叮当作响,好似仙乐,以前从不觉得出众的长公主。

    在这一眼中。

    公输年深切地有了一种惊为天人的冲击美感!

    这种美,不似繁俗的娇花,生长在富丽乡中,而是开在这茵茵原野之上,如这草长鸢飞的野草一般,坚韧不拔。

    怪不得会叫若敖子琰这样整个楚国都眼高绝顶的人物看上。

    瞧见那只伸到面前的女子的手,手背光滑,虎口与指端之处却有层茧子,可见必是常年累月辛苦之作。

    公输年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了一种自惭形秽。

    使劲地在衣袍上搓了搓他那双明明修减的很整齐而且很干净的厚厚手掌,仍然生怕玷污了这双盈白如玉的手,万分不安地将自己的大手递到女子的手中。

    那是一双干净湿润的手,柔软而细腻。

    虎口微微的硬茧在交握的一瞬间,仿佛那么纤小。

    真不知道这些年在那个深宫大院里,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有一瞬间,公输年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若敖子琰这么多年的心思从何而来。

    芈凰飒爽一笑,“好,抓紧了,我拉你上来!”

    公输年闻言更是大手一紧,突然紧张地舌头打结说道,“公主,我太重了,还是我自己慢慢爬吧!”

    两百斤!

    他可是有。

    一点都不轻。

    想到要被眼前瘦弱美丽的女子拉上去。

    公输年更是脚不知往哪里踩,手不知往哪里放。

    “不用担心,相信我!”

    女子自信地说道,一双修长的曼眸中是难掩的凤芒华彩,紧紧握住他的手,只见那只手明明那么纤细,却仿佛力有千钧,轻松一拉就将公输年拉至身后。

    “阿年,快点!”

    叶相如一直驾着马围着他们二人打转,连催促道。

    “就是,上个马而已,你们两人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我们可都等你半天了!”王诗语好笑地看着二人蠢笨的样子。

    “呵呵,年哥哥,你还是减减肥吧,我为这野马王驼着你们二人感到默哀。”成晴晴捂嘴笑道。

    “别急,先坐稳,比赛而矣,胜败乃兵家常事。”

    见到焦急不已的公输年,芈凰有一丝身有同感,当年上书房被人嘲笑不知如何上马的自己也是这般吧,遂又对他说道,“委屈你要坐我身后了,不然我不好控马!”

    “一切依公主所言即可,只要公输年不拖累公主就好。”

    公输年虽然不是第一次骑马,可是绝对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子共乘一骑,还是如此身份高贵美丽端方的女子。

    心脏在碰碰跳,眼神却不知道往哪里放。这个背影好纤细,她如何有这么强大的自信能载的动他们二人,还反过来安慰他,其实输赢对他真的不重要,反正他被笑话惯了,但是对于她恐怕才是意义不同?

    一个又输了,又技不如人的长公主。

    还敢自称“战神公主”?

    太不自量力了!

    明明就是当年那个吊车尾的长公主吗,真当打赢庸国是她的功劳吗?

    还不是我楚国军事强大的结果,她不过是捡了个现成的。

    想必所有人都会这样想吧?

    “呵呵,如果别的马可能没这个自信,凰雪可是自信满满,对吧。”

    喜爱地摸了摸了凰雪的大头,女子轻松一拉缰绳,同时嘱咐公输年也同她一样夹紧马腹,然后左脚一踢马腹,奔跑起来,随着凰雪从最初的不适应身背二人,渐渐到举重若轻地放开四蹄撒欢地奔驰,不过片刻。

    叶相如在一旁忍不住看的眼红,“果然野马王就是野马王!”他身下的土佐宝马只是土佐人人工培育的宝马,除了耐力还有可比性,其他速度力量还是逊色一筹。

    若敖子琰将公输年那不自在的眼神尽收眼底。

    一双剑眉越收越紧。

    就连握着缰绳的大手也是。

    不知道何时打马走近的赵明邪恶一笑,“看来某人这坛醋要一直喝到比赛方才罢休了。成嘉,不若等正式比赛了,我们公输年多制造点可趁之机,不然如何能有机会赢了若敖子琰那骄傲的家伙。”

    坐在赵明身后的成嘉,一双修长细眸,轻轻含笑,摇头说道,“你啊你,总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实非智者所为。”

    “哈哈!”赵明大笑,“若都如你一般,假装两耳不闻窗外声,难道人生就能真正清净了?”

    被反问的成嘉,仍是轻笑不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