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凰盟

作者:谁与为偶 | 言情小说

收藏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芈凰与若敖子琰走进马场,远远超过地就看见了一个身如玉树的男子。非常出色的容颜真是叫女子都自愧羞惭,一双纤细的细眸云淡风轻地笑着,这般年纪却露着一种恬淡名利之色。在一个二十也才年纪的更年轻人身上会有这样奇特的气质,真乃很少见。在一众更年轻公子小姐中也看起来极其出色的容颜简直叫女子都自惭羞愧,一双修长的细眸云淡风轻地笑着,这般年纪却露出一种淡泊名利之色。。...

    芈凰与若敖子琰走近马场,远远地就看见一个身如玉树的男子。

    出色的容颜简直叫女子都自惭羞愧,一双修长的细眸云淡风轻地笑着,这般年纪却露出一种淡泊名利之色。

    在一个二十出头年纪的年轻人身上会有这样奇异的气质,实乃少见。

    在一众年轻公子小姐中也显得极为出众。

    此人正是成嘉。

    他还有个别称,楚京“千年老二”。

    芈凰曾亲耳听过叶相如因此讥笑于他,“我说成嘉啊成嘉……为什么你事事都输了那子琰一筹?”

    就连现在这个时候,叶相如还不忘取笑于他,“成嘉你看看,你爹是他爹的副手,你连出生的时辰也晚了他一个时辰,所有人家都在赶往恭贺他出生的路上的时候,你却无人问津。明明你长的也是貌若美玉,为什么每个女人眼里都只看到若敖子琰一人,此次大比听说你连下场都不敢,莫非你真的无胆了?怕得了个第二回来,人家说你成嘉果然连才华也不及若敖子琰……”

    “哈哈,我在家干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

    成嘉听到叶相如如此这般嘲笑于他,却当先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一个笑话。

    “怎么样?人定了么?婚期定了?哪个,快告诉我。”叶相如八卦的道。

    “不会连这种大事你都要排在他后面吧!”

    “这种事情,不都是父母之命吗?成婚那天不就知道是谁了。”成嘉浑不在意的说道。

    “呵呵,你小子,太无趣了!万一娶个丑的回去,把自己吓哭了怎么办?”

    “那就吹了灯,不看好了!哈哈,反正都是父亲选的,他满意就行。”

    二十岁的样子,身姿挺拔,潇洒磊落,一身月白长袍,上面绣着富丽的紫竹锦绣暗纹,即雍容华贵又不显张扬,旦见子琰与芈凰走近,挣开叶相如的勾肩搭背,率先轻声招呼,“子琰,你们可算来了。”

    若敖子琰牵着芈凰闻言颔首,一种天生的矜傲口吻,出声道,“人都到齐了吗?”

    “诺,加上台上的赵明他们,我们人都到齐了。”成嘉笑着手指轻点,指着观马台上木榭中的众人说道。

    “好,既然人都到齐了。”

    若敖子琰负手而立,环视众人,很是自然地命道,“那就开始吧,叫大家都上场跑一圈。”

    “好!”

    优雅地排众而出,成嘉站在赛马场中央,向众人大声宣布道:“既然子琰与公主都到了,我们还是老规矩,大家先去养马场,各自选一匹今天比赛要用的马儿,然后开始比赛。”

    这声音独有韵味,扣人心弦,不急不缓,轻若羽毛。

    走近的芈凰心想,真是可惜了成嘉之才,应不亚于若敖子琰,却处处为人比较。

    不过,原来他也要成亲了。

    回来还是第一次听说。

    成嘉的这番安排说完,本来散落在各处的公子小姐闻声纷纷走近,摇了摇头。

    到是没什么意见,左右每次比赛都是如此。

    但是作为芈凰的表哥,孙叔敖却不给面子地出声反驳道:“成嘉,这不公平。我们的马都是月余前在品马会上拍下的,而且已经熟悉多时,今早就牵来放在马场里。而凰表妹还有玄表妹初次出宫,又没有带自己的马,若是新选,肯定都还没有时间来熟悉,怎么可能跑出好成绩?”

    众所周知,骑手与马想要配合默契,起码要熟悉一段时间,才能跑出好成绩。

    这是常识。

    芈凰到是不惧,她的马技可是在与成百上千的庸国士兵的死拼中练就出来的。

    不管是老马还是壮马,简直闭着眼睛睡着都,可以骑的稳稳当当。

    还能杀敌一百。

    但是芈玄就不好说了,从小就没有多少机会骑马。

    成嘉身为芈昭的陪读,与她们也算相识八年,怎么可能不知?

    难道又是为虎作伥。

    故意为难她和芈玄?

    芈凰蛾眉微挑,看向成嘉,等着他给一个说法,同时扫向另一边站成一圈的男男女女。

    那些帐,前世今生,两世加起来,她可都记着呢。

    芈玄扯了扯芈凰的袖子,笑道,“王姐也知道,玄儿的马技不行,这种比赛,我还是在一边观战好了。”

    含着一丝雍容的笑意,若敖子琰抬手阻止道,“王妹别急!成嘉,今日我想了一出新玩法,不如我们来玩玩?输赢再添点彩头。”

    对于一直才智武功都压在他头上的若敖子琰,成嘉并没有多作反对。

    因为从二人出生至今,他早已明白一个道理,只要楚国有若敖子琰一日,一旦他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反对的权利,即使身为其父的老狐狸——若敖子般也没有翻盘的可能。

    既然如此,身为一个聪明人,他又何须多费口舌,做那无用之争,只要静观其变就好。

    眉宇之间尽是平和之色,甚至顺着他的提议说道,“我听相如说,你等着我们给你送礼。那你说个新玩法来我们听听,如果你赢了,大家一起给琰和长公主送点新婚贺礼又有何妨。”

    本来和大家约定好了的周菁华,却率先接过成嘉的话语,笑着说道,“成哥哥说的好。若敖公子你就说说,你这新婚礼要怎么个送法吧!”

    说完那双美目含情脉脉地看了一眼成嘉。

    说成府那边已经十拿九稳,只等年后就会定亲。

    在她身旁的王诗语和成晴晴则双双暗瞪了她一眼,然后二人低着头,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叶相如急着找回场子。

    撸起袖子嚷嚷,“快说!你相哥哥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会赢你的!”

    “那好。不如我们二人一骑,不论男女,以马旗标杆为起点,中途不论用什么法子,撂下其他对手,并且第一个到达终点的一组算赢,其余皆算输。当然今日的赌资会大点,每人五千禾山目日,一组则是一万币,而我作庄,如果输了,翻两番,赢者会从琰这赢双倍。”

    若傲子琰今日打的可就是这个主意,好看的眸子眨了眨睇着芈凰。

    芈凰无语地瞪了某人一眼。

    怎么都觉得这个比赛听起来有些居心不良。

    一开口就上万。

    真是豪赌。

    她做公主这么多年,连一千银珠都拿不出来。

    孙叔敖听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今日我也得使出真本事了,不然哪来资本,送给表妹作嫁妆。”

    成嘉轻轻颔首,“此主意甚佳,要不嘉也赢个一万币,送给长公主作贺礼。”

    一个胖子闻言抖了抖身上的肥肉,大声苦笑,“那我还是早点寻思备上一份厚礼,外加五千币,双手奉上。本来我一个就够重了,再加一个,那马还跑的动,岂不是输定了?”

    “那菁华还是和年哥哥一处吧!这写字作诗我还可以,但是骑马真的不行。”周菁华柔声说道。

    不过大家也并不在意,每次她都只看不骑的。

    叶相如和胖公子平日玩的最好,挥着蒲扇一般的大手拍着他大吼,“公输年,早就告诉你平日里要多锻炼了,今日又想躲懒?不行,你就跟我一骑!”

    公输年捂着肩膀一脸痛苦,“相哥,如果你我同乘一骑,我们俩个输定了,今日你还想不想赢回来?”

    叶相如点点头,“那算了,你小子太胖了,我新买的土佐宝马可载不动。”

    “呵呵,知道就好,所以你们谁还要和我同乘一骑吗?”

    王诗语终于忍不住插嘴,“我记得年哥哥小时候,还只是有点微胖的小胖子,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模样,肯定是成日里躲在屋子里才会如此。”

    成晴晴也十分深以为然,“就是,也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肯定是在躲懒睡觉。”

    “表哥,如果你再这样,舅母就不担心你娶不到媳妇吗?”

    “我也在好奇,我娘准备给我找一位什么样的媳妇。”公输年十分有自知之名。

    他这身肥肉,可是已经吓退了郢都至少二十家名门闺秀,而他的母亲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在那些名门庶女里或者郢都外的氏族闺秀里选择了。

    凭着前世的记忆,芈凰到是对公输年印象不错。

    尤其是知道前世他捣鼓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日后还真的在战场上,帮助若敖子琰和叶相如一次次抵御住了晋国的军队。

    于是一直旁观这些贵公子的她,首次出言,“公输公子,不必妄自菲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相信一定会有欣赏你的小姐出现。”

    可是闻言的公输年却惊讶了,从来不曾主动参与他们话题,甚至十分沉默寡言的长公主居然在替他说话。

    面色惭愧地拱手道,“多谢公主谬赞。”

    他做的那些奇技淫巧的小玩意可是连他的父亲工尹都不看好。

    “日后有时间本公主一定要请公输公子入宫一述。”芈凰少见地格外主动,甚至以“本公主”自称,引的旁人侧目。

    这还是三年以前那个骂不还口,动不还手,只会跟在芈昭身后低头不语的芈凰吗?

    三年不见,怎么感觉变了这么多。

    不止举止变了,就连外貌也变了好多。

    原本和芈玄一样只是温婉的容颜,多了几分立体的英气逼人,还有三分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无形气场。

    众位公子小姐这几日都已经被家里的大人叮嘱过,如今的芈凰不可同昨日而语。

    楚王可是在朝堂上公开声明,大婚之后,长公主迁居东宫。

    那代表什么,在场的诸位都十分明白。

    长公主。

    即将成为王太女。

    未来如果不出意外,即将成为整个楚国的掌权者。

    若敖子琰将众人的表情一一收入眼底,嘴角微勾,一抬手开口道,“这样吧,除了菁华,今日谁都不许弃权。刚好我们有六男四女,可以分成五队,如果少了任何一个都不行。”

    芈凰将三年前后这些同窗贵族的微妙反映收入眼底。

    心度暗叹,这世间的权力果然令人崇拜,怪不得如此多的人趋之若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