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锦此一生

作者:孟寻 | 耽美同人

收藏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

锦此一生_第二十九章 重提

    一直到那小小的背影吞没在那片白色的海洋中渐渐渐远,陆清容也没能忆起什么。送殡的队伍了全数经过她们面前,荣恩街上再度只余下两旁的路祭棚。尹家的马车依序再开动,缓缓地横穿过荣恩街往北行进中。陆清容还也没把撩开的帷裳落一直这样,不是再次四处张望着,看能不能在两旁的送殡的队伍已经全数经过她们面前,荣恩街上再次只剩下两旁的路祭棚。。...

    直到那小小的背影淹没在那片白色的海洋中逐渐远去,陆清容也没能想起什么。

    送殡的队伍已经全数经过她们面前,荣恩街上再次只剩下两旁的路祭棚。

    尹家的马车依次开动,缓缓穿过荣恩街往南行进。

    陆清容还没有把掀开的帷裳落下去,而是继续张望着,看能否在两旁的路祭中找到陆亦铎的身影。

    搜寻陆亦铎未果,却是让她在荣恩街靠南侧的一个祭棚下,发现一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此人身着墨色素面锦缎袍子,头戴一支羊脂白玉簪,站在祭棚下与身旁的男子说着话,正是贺楷。

    陆清容并未定睛细看,下意识地迅速落下手中的帷裳,赶紧往身旁的尹屏茹那里偷望一眼,见娘亲并未跟着她的视线往外看,才稍微镇定下来。

    她觉得自己肯定没看错,毕竟曾经那么近距离接触过。

    可这贺楷怎么也到京城来了?他不是才和邱沐云成亲吗?

    古代可没有度蜜月这一说,刚成亲的新人若无要事,是不该轻易离家的。

    陆清容不管贺楷为什么会出现在京城,只盼着他早点离开才是,别让尹屏茹碰见了又徒增烦恼……

    之后的一路上,陆清容都不再东张西望,乖乖坐在那里一直到了她们在木樨胡同的新家。

    由于新宅子与济南老宅的布局类似,众人的住处很快便安排妥当。

    尹屏茹还是坚持住在了二进的东厢房。

    东厢房靠南的那一间给了陆清容,绿竹陪着她一起,并没有和丁奶娘一样住在后罩房。

    陆清容也发现这里和济南老宅实在是太像了,只是树木花草要少上许多,除了抄手游廊下的那一小片地方,整个院子基本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如今一安顿下来,陆清容觉得住在这里其实挺好。

    毕竟是尹家的宅院,不再寄人篱下,想来尹屏茹也能少些拘谨吧。

    只是撮合陆亦铎和娘亲的事情变得有些麻烦……

    谁知第二天一早,尹清华刚刚出门前往翰林院报到,陆夫人就派了人来请顾氏过府一叙。

    顾氏这两天也对陆夫人的态度隐隐有些察觉,这才搬出来一天又找她过去说话……想着自己应该是猜得不错,便欣然前往。

    为了以示亲近,这次陆夫人是在正屋的东稍间见的顾氏,身边也只站着大丫鬟翠云一人。

    按照大齐朝的常理,这说亲之事应是先请媒人上门才对,但陆家与尹家关系匪浅,历来不太在乎这些虚礼。当初若不是一个在京城一个在济南,陆夫人也不会还专门请人去探口风。

    顾氏今日穿了件湖色竹纹妆花褙子,带了套素银点翠的头面,既不十分随意,也不过分隆重,进来见了陆夫人先福身行礼。

    “快坐!”陆夫人指着香枝木罗汉床的另一边,“我今儿个找你来啊,是有事要与你商量!”

    顾氏依言坐下,恭敬地道:“陆夫人有什么事直接吩咐便是。”

    “这件事可不同,一定要商量才行!”陆夫人意有所指。

    见顾氏仍然未领会,陆夫人也不再继续打哑谜。

    “以前你们母亲还在的时候,我曾请人去府上提过亲,被她一口回绝了。”陆夫人面色含笑,语气十分自然,“想必你也曾听说过吧?”

    “这……”顾氏一时也不知该如何作答,似乎说知道或是不知道都不太妥当。

    陆夫人一看她的表情,便清楚她定是知晓的,并不等她作答。

    “我这次请了你过来,就是想要旧事重提!”陆夫人说得直白。

    顾氏见陆夫人终于把话挑明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尹屏茹和陆亦铎,顾氏当然十分乐意,而且她断定尹清华也必是赞同的。

    “陆夫人说的提亲是指?”顾氏在尹家就是出了名的小心谨慎。

    “自然是我们家老大,和你们家屏茹。”陆夫人笑了笑,接着道:“他们二人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虽说之后各自的……都有些不尽如人意,如今他们都是一个人,我们两家又是通家之好,知根知底的,若能结成亲家,也是件难得的喜事。”

    顾氏也觉得自己刚刚太过小心翼翼。

    “不瞒陆夫人说,听您这么一讲,我也认为此事甚好。”顾氏直言道:“只是这毕竟是屏茹的终身大事,我只是个做嫂嫂的,还要回去商量了她哥哥方才敢给您回话。”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顾氏是想着问问尹屏茹自己的意思。已是再嫁,顾氏希望尹屏茹这次能自己拿主意。

    陆夫人表示理解,说了会“静候佳音”,便又与顾氏闲谈了一盏茶的功夫。

    顾氏告辞之后,陆夫人心里突然有些别扭,对身旁的丫鬟翠云问道:“你说,我刚才是不是太主动了些?”

    翠云当然回答没有。

    这时,外面的丫鬟进来禀告:承平侯府的二夫人来了。

    承平侯府的二夫人是宋家二房的夫人,也就是当今承平侯的弟媳。

    陆夫人有些纳闷,她平日与承平侯宋家并无过多的往来,只是以前在春宴一类的场合曾经打过照面罢了。

    这几年她孀居之后,见面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不知这二夫人突然登门所为何故。

    陆夫人吩咐将二夫人请到正院花厅,自己也将刚刚的常服换下,穿了件秋香色梅花暗纹对襟褙子,换了套祖母绿的头面,便往花厅去了。

    “不知道您今日来访,有失远迎,二夫人莫怪。”陆夫人一进花厅先说道。

    “陆夫人太客气了!”二夫人身着石榴红十样锦妆花褙子,同色的八幅襦裙,掩嘴而笑时,堕马髻上一支赤金丁香花簪子的流苏一晃一晃的,乍一看竟不像是个年逾四旬的妇人。

    二夫人刚一落座,便开门见山道:“我今儿个是来做媒的!你们家大爷不是至今还未娶填房吗,现在就有个合适得不能再合适的了!”

    陆夫人有些发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不才跟顾氏通了气,媒人就上门了?

    二夫人见陆夫人没说话,以为是默认了,便继续说道:“是安乐侯吴家的五小姐。虽说是庶出,却是端庄娴雅,品貌双全,而且还读过书,和你们家大爷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