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锦此一生

作者:孟寻 | 耽美同人

收藏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

锦此一生_第二十四章 消息

    尹清华与陆亦钟说了没多一会儿,就跟随他一同去城南看宅子了。陆亦钟但是在京城认识了的人多,但这个宅子还真也不是他打探出的,不是从耿氏那里可以得到的消息。下午尹清华托了他帮着打探,他回家去跟耿氏一提,耿氏立刻就给他找到了了这处宅子。耿氏是真心真意在帮尹家陆亦钟虽然在京城认识的人多,但这个宅子还真不是他打听出来的,而是从耿氏那里得到的消息。。...

    尹清华与陆亦钟说了没多一会儿,就跟着他一起去城南看宅子了。

    陆亦钟虽然在京城认识的人多,但这个宅子还真不是他打听出来的,而是从耿氏那里得到的消息。

    上午尹清华托了他帮着打听,他回去跟耿氏一提,耿氏立马就给他找到了这处宅子。

    耿氏是真心真意在帮尹家这个忙,因为她盼着他们能早些搬出去才好。

    她与尹家本是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但说不上为什么,她就是不喜欢这家人住在陆府。

    尤其耿氏平日又是极喜打扮,好与人争奇斗艳,现在府里有尹屏茹这个容色夺目的人在,让她都没有了妆扮的兴致……

    陆亦钟却觉得这次耿氏总算是没有帮倒忙,找了个不错的宅子。

    尹清华跟着陆亦钟到了木樨胡同,二人在宅院里粗略转了一圈。

    这是一间三进宅院,布局和大小都同济南的老宅有些相似,院子和房屋才翻新过不久,若是买下了基本不用太修缮就能搬过来。而且这木樨胡同的位置也不似陆亦钟说得那么偏远,尹清华看了之后十分满意。

    “我看这个宅子挺合适,亦钟你帮我向人家问问价钱吧!”坐在回陆府的马车上,尹清华跟陆亦钟说道。

    “嗯,他们家正着急出手呢,应该比较好说话。”陆亦钟答应得爽快。

    尹清华谢过陆亦钟,马车内进入片刻的安静。

    陆亦钟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件事,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尹大哥,我今儿个还听说了件事,说出来你别嫌我多事……”陆亦钟还是开了口。

    “什么事?”尹清华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些好笑。

    “邱家走通安乐侯的路子,给贺楷捐了个官,据说是个礼部的主事,不日就要到京城上任了。”

    陆亦钟一口气说完,小心地观察着尹清华的反应。

    尹清华的确有些意外,却也没有太过惊讶。

    “哦。”尹清华面无表情地应道。

    “这贺家也太着急了些,成亲才几天啊,就迫不及待地想借着邱家上位了。”陆亦钟语带不屑,“我也不是非要多嘴,只是想着让你们提前知道了,有个心理准备,省得到时候若是碰上了尴尬……”

    尹清华缓缓点了下头:“嗯,日后大家同为朝廷的官员,难免要见面,到时公事公办也就是了,没什么尴尬不尴尬的……”

    “你和尹妹妹自然无妨,已经与那贺家断了个干净。但这不是还有清容吗,总归是血脉相连,孩子还小又不懂事,可别受了什么影响才好。”

    陆亦钟说完后便不再出声。

    尹清华顺着他的话陷入了沉思。

    马车中再次归于安静。

    回到陆府,尹清华先把木樨胡同的情况跟顾氏说了,顾氏听后也很是满意。

    尹清华犹豫了片刻,还是将贺楷就要进京上任的消息也讲了,让顾氏好生照顾着尹屏茹母女,尽量不要与不相干的人碰面。

    顾氏自然也是知道的,这点并不需要他多说。

    “刚才你出去的时候,陆家大爷遣了人来找你。”顾氏提醒道。

    “哦,那我过去看看有什么事。”

    尹清华说完,往东院的书房去了。

    陆亦铎在家里的时候多半都是待在书房,这他是知道的。

    “听说陆大哥刚让人去找我了!”尹清华一进书房,就看见陆亦铎正坐在紫檀书案旁的藤心扶手椅上看书。

    “是啊。”陆亦铎闻声放下了手中的书,“我今儿一早回来到现在,咱们还没说上几句话呢,你先坐下吧。”

    陆亦铎指了指东面的两张花梨藤心圈椅,自己也过去先坐下,说道:“听说你刚才跟亦钟出去了?”

    “是,之前让他帮忙看京城有没有合适的宅子,刚才随着他去看了看。”尹清华回答道。

    “哦?你们要搬出去?”

    “原本就知道京城的宅子不好找,想着是先看看,没想到竟是十分合适,也就打算定下来了。”

    “这么着急啊……”陆亦铎顿了顿,接着道:“不是因为我突然回来,让你们觉得不方便吧?”

    “怎么会!只是我们也不能一辈子住在你们府上。而且这次还不知道还要在京城待多久……”

    陆亦铎没有再阻拦,顺着尹清华的话头往下说:“这你不用着急,你们可是皇上亲政后的第一批进士,这等的时间越长,说明越是受重视。”

    “嗯,我现在也想明白了。不瞒陆大哥说,之前我的确是想过,要不要找一找父亲以前的同僚或是同科,去吏部的文选司疏通疏通,最终还是没有去。”

    尹清华对陆亦铎无所隐瞒,继续实话实说道:“其实,当时也因为我自己根本就都拿不定主意,不知道哪里才是个好去处,倒不如就听老天爷安排了,该去哪儿去哪儿。”

    “你这话听着莽撞,却是真正稳妥的做法。”陆亦铎点头肯定道:“皇上才刚亲政,很多人和事都还不明朗,你若贸然去找了人、站了队,搞不好还会引火上身。还是以不变应万变,静待佳音的好!”

    “大哥说的是,我当时也是有点这种担心。”尹清华承认道。

    “倒是你们这次的主考官,文华殿大学士冀铭冀大人,你应该多多重视才是。”

    陆亦铎耐心为尹清华指点。

    “皇上年幼时,辅政王不希望帝师日后对皇上的影响力过大,故而并未让皇上有固定的老师,那时候翰林院里只要是个能数得上的,基本都去宫里为皇上讲过课。但你要知道,皇上如今亲了政,当年那些讲过课的数十位翰林,可只有冀大人一人入了阁……”

    “多谢陆大哥提醒,只是这冀大人贵为内阁大学士,又岂是我等能轻易接近的……”陆亦铎有些失落地说。

    “倒不用刻意接近什么的,他是你们这次的主考官,也就算是你们的师座了,日后自有接触的机会,只是要将自己分内之事做到最好即可。冀大人当年能在辅政王的眼皮子底下取得了皇上的信任,必不是个愚钝之人,谁的差事办得好,他心中自有计较。”

    尹清华听了连连点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