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锦此一生

作者:孟寻 | 耽美同人

收藏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

锦此一生_第二十三章 求证

    陆亦铎换了一件玄色素面直裰,匆匆忙忙用了午饭,就径直靖远侯府而去。靖远侯夫人两个时辰前才离世,真正的拜祭还得等些时日。他现在的过去的,乃所以和靖远侯府之称往来,提早去看一看有也没需帮着的地方,这是该有的礼节。陆亦铎心里也很清楚,此时去靖远侯府,不靖远侯夫人两个时辰前才去世,真正的祭拜还要等些时日。。...

    陆亦铎换上一件玄色素面直裰,匆匆用了午饭,就直奔靖远侯府而去。

    靖远侯夫人两个时辰前才去世,真正的祭拜还要等些时日。

    他现在过去,乃是因为和靖远侯府素有往来,提前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这也是应有的礼节。

    陆亦铎心里也清楚,此时去靖远侯府,不太可能见到侯府的主人。

    之前靖远侯就一直病着,如今又遭受丧妻之痛,恐怕病情不大可能会好转,而靖远侯世子尚且年幼,现在府里能掌控大局的怕也就剩吴夫人一人了。

    这位吴夫人,便是靖远侯府的那位平妻。

    按说以姜夫人镇北将军府嫡长女的身份,是绝容不下有这个么平妻的。

    但偏偏这吴夫人的来头也不小,乃是当今吴太后的娘家表妹,虽说只是旁支,却也跟吴太后走得颇为亲近。

    当年吴家的人对靖远侯蒋成化十分看重,以为他继承了老侯爷骁勇善战的本领,一旦有机会奔赴战场,定能立下奇功,便不顾人家已有妻室,执意想把自家的女儿嫁过来。

    而当时的吴太后对蒋成化也有拉拢之意,便想尽办法达成了吴家人这个愿望,让吴家的女儿做了靖远侯的平妻。

    其实要不是因为想到自己并不是皇帝的亲生母亲,加上那时候辅政王仍把持朝政,让吴夫人有所顾虑,她倒是很想直接让姜夫人下堂,而不是让吴夫人去做什么平妻……

    吴夫人今日没有见陆亦铎,只是由管家陪着在门房坐了片刻。这已是意料之中,毕竟是女眷,要是来的客人都要见,也的确不太方便。

    但让陆亦铎没有想到的是,镇北将军府来的人,也就是姜夫人娘家的人,也受到了和他差不多的待遇,被请进府里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同他一起走出了靖远侯府的大门。

    陆亦铎并未多言,与镇北将军府的人告了辞,回到了静林胡同的陆府。

    刚一进到东院,就看见月亮门前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手里拿个石头在青石砖地上划来划去。

    陆清容一直蹲在这里等陆亦铎。

    早晨从正院花厅回来后,尹屏茹带着陆清容在她们住的小院子里玩了会儿。

    陆清容吵着想往陆亦铎住的那边去,尹屏茹却是怎么也不肯出南小院,她也只好作罢。

    待到用过午饭,陆清容趁着午睡的时候偷偷溜出了南小院,她并没有直接跑去陆亦铎住的地方,而是等在东院的月亮门前,这样不管他是出去或回来,就都能见到了。

    陆清容还抱着一丝幻想,就是万一父亲也是穿越了呢……总要单独见上一面她才能死心。

    东院月亮门内的一侧,有一个石桌并四个石凳,旁边有颗西府海棠,四月中旬正是海棠花开的时节。

    密密层层的海棠花,几束细细的阳光透过花团锦簇的枝叶落在树下那个一身粉衣的小人儿身上,像是一幅画,画中还飘出了淡淡的花香。

    陆亦铎站了好一会儿才走过去,待一走近居然发现,陆清容在地上并不是乱划,而是在写字。

    陆清容听到背后的脚步声,连忙想盖住自己写的字,但她实在是人太小,只能用脚踩在了那个“陆”上,露出“清容”二字在外面。

    陆亦铎见了,不免有些惊讶。

    “清容知道这两个是什么字吗?”陆亦铎问道。

    陆清容一边用小手指了指自己,一边两只脚使劲蹭着地,想蹭掉地上那个“陆”字。

    “真是聪明,是谁教清容写的名字?”

    “娘亲。”

    这倒不算撒谎,尹屏茹的确告诉过她,但并没指望她能记住罢了。

    “来,让陆伯伯看看,你还会些什么字?”

    说着,陆亦铎抱起陆清容把她放在了旁边的石桌上,自己则是在石凳上坐下。

    陆清容手里还攥着刚才那块小石头,站在桌上思索了片刻。

    她看了看陆亦铎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心中有了计较,立刻在石桌上蹲下写了起来。

    陆清容写完后慢慢抬起头,一脸紧张地观察着陆亦铎的反应。

    陆亦铎往石桌上看了一眼,便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清容还不会写别的字啊!”

    陆亦铎见陆清容有些失望的表情,又接着道:“这么小就能写出自己的名字,已经很厉害了!陆伯伯小时候可是都到了三四岁才会写呢!”

    陆清容依旧神色不改,陆亦铎不禁有些奇怪。

    他哪里知道陆清容的心思。

    陆清容刚刚随意写了几个英文字母,想确认一下陆亦铎是否也是穿越而来。

    而陆亦铎只把那些当成是她在乱划……

    陆清容终是不再心存侥幸,面对了眼前这个人并非父亲的事实。

    而此时在东院的南小院里,尹屏茹已是带着人把院子找了个遍,也没见到陆清容的影子,不由有些着急,带着听兰出来寻找。

    尹屏茹犹豫了片刻,并没有先去陆亦铎所住的方向,而是往东院院门这边走来。

    一过来就看到了那西府海棠树旁,桌凳上那一蹲一坐的两个人,正相互对望着。

    见陆清容脸上一副愁眉苦脸的小模样,尹屏茹赶紧走了过去。

    “怎么自己跑到这里来了?让娘亲好一通找!”

    尹屏茹佯装嗔怪,却并不真生气。

    陆清容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回望着尹屏茹。

    “不碍的,你不用担心,府里的门房绝不会让她跑出去的,无非就是在自家院子里转转。”陆亦铎帮着陆清容解释。

    “倒不是怕她跑出去,只是跑到别的院子,打扰了大家也不好……”尹屏茹说着,抬头看了陆亦铎一眼。

    陆亦铎连忙表示“没有打扰到他”,然后跟着尹屏茹她们一起走到了南小院的门口,才转身离去。

    陆清容望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再回过头看看娘亲,琢磨起那天在顾氏屋里听到的话……

    尹屏茹她们刚一回到南小院,就见陆亦钟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这陆二爷倒是毫不避讳……陆清容心中想到。

    “尹大哥在家吗?”

    “上午好像是出去了一趟,现在该是回来了吧!”尹屏茹也不十分清楚。

    陆亦钟闻言直接去了尹清华那边,见他果真已经回来。

    “尹大哥不是让我帮着留意京城的宅子吗,我现在就知道有个不错的!”

    “上午才跟你提的,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这次是有个御史被贬去了岭南,着急卖了这宅子好过去疏通打点。宅院本身是好得很,就是地段差点儿,在南城的木樨胡同,离皇宫和各大衙门都有些远……”

    “那倒无妨。京城本就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况且那些好的地段也不是我们想买就能买的。”尹清华现在着急想搬出去,也就顾不上那许多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