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大魔尊

作者:梧桐阅读 | 奇幻玄幻

收藏

  《大魔尊》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天忆,冷云,剑气环身之间的故事。大魔尊约6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天忆小说_天忆小说名字_大魔尊小说天忆

    天忆小说名字叫作《大魔尊》,提供更多天忆小说,天忆小说名字。大魔尊小说天忆摘选:天忆,约摸十六岁左右。从来不也没人明白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在青魔城的,始终都是居住城南一个破旧不堪的平民屋内,靠着周围那些魔人们吃剩的饭菜借以来…...

    天忆小说名字叫做《大魔尊》,这里提供天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魔尊小说精选: 诸界一直存在着无数强大的种族。遥远的远古时代百族争霸,妖魔纵横,这是强者的天下同时也是弱者的坟墓。一个种族灭亡,便会有十个种族诞生。 远古时候最强十种族排名第三的天之一族实力极其强悍,尤其是天之一族的族长实力通天彻地,完全是逆天般的人物。 可是随着时间不断的流逝与种族的变更,天之一族在一个时间段突然消失了,不只是天之一族消失了,排名前五的种族都伴随着天之一族的消失而消失,神秘与恐惧在远古时代不蔓延着。 在悠远的…

    诸界一直存在着无数强大的种族。遥远的远古时代百族争霸,妖魔纵横,这是强者的天下同时也是弱者的坟墓。一个种族灭亡,便会有十个种族诞生。

    远古时候最强十种族排名第三的天之一族实力极其强悍,尤其是天之一族的族长实力通天彻地,完全是逆天般的人物。

    可是随着时间不断的流逝与种族的变更,天之一族在一个时间段突然消失了,不只是天之一族消失了,排名前五的种族都伴随着天之一族的消失而消失,神秘与恐惧在远古时代不蔓延着。

    在悠远的时间岁月里种种的谜团与疑问都被人们随之淡忘等。

    魔界不死魔王的领地中,一座名为青魔城的城池里中午时分正在上演着一场殴打,一处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上,一大群魔界人围在一起,口中还叫嚷不止,隐约能听到“再狠点”的话语。中间是一衣袍华丽的公子哥很张狂的正在对一个瘦弱的少年毒打,一边打着还一边骂着废物,垃圾。

    少年只能将手死死的抱住头,身体虽然很痛,可是却一声也没有吭。任由那个公子哥不断的毒打着。身体一处处开始破裂,鲜血缓慢的侵染了身上一件很破的衣服,不一会儿灰色长袍就已经变成了带有鲜血的红色衣服了。这已经是这一个月中第十七次的毒打了。以前少年也反抗过,可是却被更加凶残的毒打,每次打完后,许多魔界人都以为少年会死去,可是却一次次的活了下来,这次的毒打只能算得上一顿开胃菜。周围围观的魔界人对这种事情早已经麻木了,

    少年是个孤儿,名叫天忆,约莫十五岁左右。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在青魔城的,一直都是住在城南一个破旧的平民屋内,靠着周围那些魔人们吃剩的饭菜以此来生活,因为体内什么力量也没有,经常被人说成废物、垃圾,在魔界那些四五岁的孩子都可以将少年天忆给杀死,所以没有任何力量的天忆只好被魔界人说成废物了。

    毒打天忆的这个公子哥是青魔城一名魔将前期的强者的后代,仗着有这个老祖宗,在青魔城中就是那种可以横着走的角色,好色、下流、强抢魔女那是常有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天忆惹上他也怪倒霉的。

    一场毒打在少年的昏迷中结束了,那个衣袍华丽的公子哥对着这个少年吐了口口水嚣张的说道:“多管闲事的东西,也不看看我是谁,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废物一个。”说完之后觉得不泄愤又踢了两脚才悠悠然的向着街道前方走去。

    少年呢喃道:“为什么,为什么——”

    周围的人群似乎很惧怕这个公子哥,一个个兴趣索然的各自离开忙着自己的事情了,没有人对地上的那个少年施以援手——

    魔界上空突然雷声轰轰,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瞬时间被极黑的魔云在不断的填满着,并且不时的从黑云中传出雷鸣电闪般的声音,一道道粗壮的黑色闪电从云中劈落,给地上的那些建筑物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酝酿已久的一场雨终于下了下来,从小雨点落下到现在的大雨滂沱,让许多原著魔人都纷纷找寻躲藏的地方,以此来避开这场大雨。

    青石板街道上只剩下趴在地上昏迷的少年天忆,被雨水打湿身体在微微的颤抖,身体上那潮湿的一件灰色略小且带有补丁的长袍紧紧的贴在了伤痕累累的肌肤上,映透出了天忆身体的瘦弱。

    被雨水打湿了身体,寒冷刺激了天忆,沾上几许泥土的眼眸费劲的睁开,两只手压着地面挣扎着想爬起来,一次没有成功,再试一次。手指已经抓破了,胳膊也青肿了,身上的伤的裂口被雨水冲击后,开始又向外冒出鲜血。疼痛在天忆的身体上到处乱窜,眼眶中很想流出眼泪,可是都被天忆以笑带过,就算死也不会妥协,男儿有泪不轻弹,牙齿紧咬住舌尖,忍!一直忍到自己死去,也不能流泪。

    最终试了许多次也没有爬起来,反而自己却吐出了几口鲜血。

    用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量,天忆翻了一个身。让雨水能给尽情的冲击着泥泞斑驳的脸。那沾满泥土雨水的容貌下是一张邪魅俊秀又带着丝丝稚嫩的脸,现在正两眼无神的望着天空。稚嫩的脸上尽是一片茫然的表情。

    “老天!你是在嘲笑我吗?难道我真的就要死了吗?不!我还不想死。为什么他们说我是废物,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是孤儿吗?是一个没有力量的魔界之人吗?”少年天忆很愤怒,为什么自己会没有力量,我要变强,我不要受欺负。

    在这一刻少年天忆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对力量的渴望会变得这么强烈。

    雨水像是不要命的疯狂下着,冲击着街道同时也冲击着天忆的身体。

    天忆已经开始感到身体在逐渐变冷,当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丝的热量时,也就是死亡的时候了,这是自己见证了太多的死亡得来的经验。

    远处走来一个黑点,极远的距离,天忆透过雨雾迷迷糊糊实在看不清。黑点在天忆的视线中慢慢变大,一个面容冷峻,满头白发,穿着一身陈旧的黑袍的老头出现在天忆的面前。

    老头没有打伞,雨水却在离老头身体一尺处隔开,就像是一个透明的罩子将老头给罩住,护体魔气,强者。

    天忆的脑海中闪现出强者的字眼

    “好可怜的娃啊!”这次你碰到我老人家算你幸运,尝尽世间百态,体验俗世红尘,这次该退出强者的舞台了。让你去完成我未完成的路。”

    老头弯下腰将全身湿透的天忆抱在怀中,而后照着来时的路消失在一片雨雾之中。

    大雨过后,有些魔人准备将天忆的尸体给收拾了,防止散发出恶臭味。一找之后却发现人不见了,便不再寻找了,这样的孤儿在魔界还有还多,死一个与死一群都是一样的。既然人不见了,正好省得收拾了。

    青魔城外,千里处一高山密林处,一间由树木搭建而成的简易破房里,救下天忆的老头正在向一个直径大约一米的木质水桶里,撒一些药草与几颗芬香的金色丹药。

    在木桶里闭眼沉睡的天忆不知道那三颗金色丹药是什么,不过从老头那不舍的神情上就能确定这丹药一定是很稀少的而且是很贵重的。

    老头看了看那逐渐变为一桶金色的水,对着沉睡的天忆神秘高深的说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做我弟子的人,你可要加把劲,将这一关度过去,可不要辜负我所做的一切。”

    说完之后老头退出木屋,将门关上,盘腿一坐,双手放在两腿上,就这样守在了这间木屋门前。

    转眼十天过去了,期间有许多的妖兽来攻击老头但都被护体真气杀死,四周散落着那些妖兽的尸体,如果有些妖兽体内有内丹的,老头都会将内丹扔进水桶里。

    身在木桶里的天忆虽然在沉睡,可是老头说的话他都可以听得见。一开始在水桶中没有感觉到什么,可是随着时间的加长,天忆慢慢感到腹部很痛又很热,似千万只蚂蚁在身体内乱钻,那种痛是来自灵魂与肉体的双重打击。

    额头处已经开始冒出汗水,身体也在抖动着,瘦弱的身体表面冒起了许许多多的经脉,将皮肤撑的越发的绑紧,金色水液缓慢的涌进天忆的身体内,并且透过毛孔再在流出来,流出的水却不是金色的,而是黑色黏稠的**,并且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腥臭味。

    天忆身体表面的经脉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细小的经脉开始在断裂,又被一种金色的力量给修复起来,断裂、修复,天忆的体内在不断的重复着这一个痛苦的过程。

    天忆忍受着痛苦,期间昏迷过三次,水桶里的水已经完全是黑色的了,原本的金色**已经消失不见了。老头瞧了瞧天忆身上所散发出的那丝丝金光,微笑着点了点头,暗道:“筑基阶段已经快要完成了,接下来该是炼体阶段了。这小子的体质没想到这么好,三颗千年难遇的洗髓蜕变金丹用在你这小子的身上也算没有浪费。不愧是我魔冷云看中的徒弟,将来我的法决也不至于失传了。哈哈哈——”

    魔冷云也就是救天忆的这个老头暗暗想完之后,双手摸着那白色胡须,一步三笑的走出了这个小木屋。

    一个月之后,天忆毫无征兆的睁开眼睛,两道几寸长的虚幻精光从天忆的眼神中射出,天忆却没有发现这情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黑乎乎一片污秽好恶心,还伴有腥臭的味道,扫了一眼四周,是一个小破落木屋,除了一个自己所待的木桶,别的什么也没有了。抬头向上望去还可以看见天空那魔界独有的血红色太阳。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这些天天忆就好像睡了一觉,只不过这是一个痛苦而又受折磨的觉,用黑黑的手摸了摸身体,一切正常没有多出什么也没有少了什么。天忆只是个孤儿,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黏稠的水桶中爬出,背靠着门,想找一些能擦拭身上污秽的物品,可是这个不足五个平方的木屋一览无遗,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只有那褐色地面与木材。

    身后的门的突然打开,一老人突然走了进来。

    天忆缓缓的转身望着这个老头,一身好像长年未洗的黑袍,穿在身材不高的老头身上,多了一丝神秘,少了一分强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