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大魔尊

作者:梧桐阅读 | 奇幻玄幻

收藏

  《大魔尊》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天忆,冷云,剑气环身之间的故事。大魔尊约6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大魔尊_大魔尊小说阅读_大魔尊小说天忆

    天忆小说名字叫作《大魔尊》,提供更多大魔尊,大魔尊小说深度阅读。大魔尊小说天忆摘选:天忆抬像是有万斤重的眼皮看向了自己手触到的事物。 是一个人影,修长而清秀,慢慢的看清楚后,是一个绝美而抚媚的女孩,是之后没见过的狼柔。 这时…...

    天忆小说名字叫做《大魔尊》,这里提供天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魔尊小说精选: 不管口中吐出的鲜血,模糊的双眼,手指触到了,软软的,好温暖还有滑腻。 不是血茯苓的触感,是什么?天忆抬起好像有万斤重的眼皮看向了自己手触到的事物。 是一个人影,纤细而秀气,慢慢看清后,是一个绝美而妩媚的女孩,是之前见过的狼柔。 此时她正在握着自己的手,天忆有些自卑的想抽回脏手,可是却被狼柔拽的紧紧的,想抽也抽不回来。 “天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不是在千里之外的树林里的吗?怎么跑到青魔城来了。”狼柔眼噙着泪花,小嘴嘟起…

    不管口中吐出的鲜血,模糊的双眼,手指触到了,软软的,好温暖还有滑腻。

    不是血茯苓的触感,是什么?天忆抬起好像有万斤重的眼皮看向了自己手触到的事物。

    是一个人影,纤细而秀气,慢慢看清后,是一个绝美而妩媚的女孩,是之前见过的狼柔。

    此时她正在握着自己的手,天忆有些自卑的想抽回脏手,可是却被狼柔拽的紧紧的,想抽也抽不回来。

    “天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不是在千里之外的树林里的吗?怎么跑到青魔城来了。”狼柔眼噙着泪花,小嘴嘟起,绝美的娇容上一脸责备的表情对着天忆说道,要不是在回去的路上有人传音给自己,那还不知道天忆身受重伤的状况,只是那传音之人,怎么会知道自己认识天忆的。

    “我替师父买药的。你放开我,我身体上全身血。”天忆费力的说完这句话后,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体内的真气也在快速的流失。

    “我不放,刚才中午的时候,是不是你在偷偷的看我。”狼柔一边输送着真气帮助天忆恢复伤势,一边好像很想知道答案的俏脸贴在天忆的脸庞,静静的听着天忆的回答。

    “不是”天忆有了狼柔的真气,自己的伤势正在一点一点的好了起来,如果就像是这样疗伤的话,最低需要一个月狼柔不停歇的输送真气,天忆的这身伤才算康复。

    “没想到天忆小弟弟,你还会抵赖,不过我不介意,现在还是先送你到一个疗伤的地方。”狼柔樱唇莺莺语语的说着一些话,天忆听清后,连忙挣扎着。

    “我要回到师父的身边,血茯苓还没有送给师父。”天忆竭尽全力拾起万年血茯苓,而后身体摇晃着爬起。有了一些真气的补充,现在能看清楚前面的路了,只是身体内的真气枯竭,肉体又受了极大的创伤,现在的天忆比之前是孤儿的时候体质还弱,走一步,要费好长时间。

    狼柔气恼天忆不领自己的情,很想踢他两脚,不过现在只好跟在他的身边,输送着真气护着他,在他要跌倒的时候,扶他一把。

    就这样两人一路走下来,都发生了不同的感受。

    天忆知道了狼柔对自己的照顾,一只手不停的输送着真气,要不是她真气的帮主自己疗伤,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爬起来,不过她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让魔欢跟在后面走,而且修为又高,美丽妩媚,全身都在**着自己的心,可是这样一个尤物,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

    狼柔要是会《他心通》功法知道天忆的疑问一定会赞同的,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帮助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孩,他刚才杀死的是青魔城一个魔将的子孙,自己要不帮他,他会死在那里的,是怜悯还是同情,难道这就是娘亲说过的一见钟情的缘份,我狼柔与天忆的缘份吗?

    狼柔秋水眸转望着天忆,一身差不多相当于**的衣服已经遮不住重要的地方了,一头散乱的及腰长发下一张满是血迹的污浊脸,遮住了以前的那张邪魅俊秀的脸庞。

    最明显的就是之前天忆那瘦弱的身材现在已经变得高大,而且都充满着爆发力,散发着一股股阳刚之气,让没有见过男性身体的狼柔俏脸通红,精巧玉立的遥鼻上沁出点点汗水,巧夺天工的樱唇微张着,一口银白色牙齿轻轻的咬在了舌尖上,一双秋水明眸更是波光流转,似要滴出水来。

    狼柔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多瞧了一眼天忆,身体就出现这样的感受与情况,这是怎么了,发花痴了。

    狼柔使劲的甩了甩头,眼神不敢在紧瞧着天忆的男性霸气身体。

    三个时辰后,魔界的天空完全黑了,狼柔与天忆也感到了千里之外的密林处,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原始森林,寂静而诡秘,黑沉沉的一大片黝黑的树木。

    这一路上,狼柔因为不停的输送着真气,纤细的**大汗淋漓,一件白色镶着紫色滚边的束胸百花衣穿在了身上,再套上一件紫色纱衣,那前面用金线绣着一只孔雀正卧在百花中,此时的衣服已经被汗水侵湿了,孔雀此时正趴在狼柔饱满的胸前,紧紧的贴在一起。

    乌黑发亮的头发梳成了叠云髻,层层迭迭的挽了起来,像云朵一样的堆在头右后方,狼柔一**在头发中的簪子,顿时一头秀发披散在腰间,将衣服的领口稍微弄得蓬松,狼柔大呼道:“舒服多了。”

    天忆这三个时辰里,一直在忍耐着,因为自己受到狼柔无意间的诱*,那妩媚的面容让自己重伤的身体都开始有了反应,胯下只有一块碎步挡在前方,万一出了什么丑态,狼柔一定看得见的。

    这时天忆本以为到了这片树林后就会好点,哪知道狼柔居然将衣服的领口蓬松开来,露出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自己稍微恢复一点精神的双眼看见里面的被高高顶起的束胸百花衣,**的两团雄伟昭示这是无人攀爬过的山峰,正等着有缘人的到来。

    狼柔身体的元阴处子之香让天忆心中大战后的火气更盛,诱*还是诱*,天忆双眼紧闭,低着头开始向小木屋的方向快速的走去。

    身后的狼柔嘿嘿一笑,月牙般双眸,双颊带晕,露出一个小狐狸样的笑容刚才她就是故意这么做的,让天忆也尝尝诱*的滋味,谁叫他之前诱*我的。

    狼柔准备跟天忆一起走进这片密林时,身体突然不动了,刚想开口叫天忆的时候,声音也传不出来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天忆消失在密林深处。

    危机在狼柔的心中付出水面,身体似乎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控制,能这样控制自己的人在魔界想必也是实力极其强悍的。

    “前辈,究竟阻我何事?”狼柔不一会儿便恢复了冷静,美目四下扫视着隐藏之人的踪迹。

    “小女娃,你虽然是不死魔王生死的女儿,可是你还不配问我,那小子现在进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就不必进去了。”狼柔的四周都在响起这个阴森森的声音。

    “为什么,我要进去看看,万一天忆在里面遇到什么危险的时候该怎么办。”狼柔娇喝道。

    “放心,我还不至于对天忆出手,你就不要想方法逃跑了,被我的禁制之术所控,凭你魔将前期的修为是无法突破的。慢慢等天忆出来吧!”阴森森的声音此时又在森林中响起。

    狼柔皱着秀眉,美眸转动了几下说道:“那好吧!如果天忆有什么危险,我一定会叫我父亲打你的。”

    四周没有回应,狼柔只好望眼欲穿的看着寂静的森林。

    天忆一路连跑带跌的到了小木屋那里,推开木门,魔冷云闭着眼盘腿正坐在地面上,状态似乎很不好。

    天忆从血迹斑斑的碎步里拿出那支拼命抢回来的万年血茯苓,递给魔冷云的手中。

    坐在地面上的魔冷云睁开浑浊的眼睛望着天忆,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浓浓的眷恋之情,低沉的咳嗽了一下,将手中的万年血茯苓放在一旁后说道:“天忆,这两个月里,我知道你修炼的努力与付出的代价,为师都看在眼里,替你很高兴。万年血茯苓根本练不出夺天丹,我骗了你,我身体所受的伤已经好不了了。”魔冷云淡淡的说道,就好像述说一件很平淡的事情。

    “师父,你是怎么受的伤啊!”天忆问道。

    “当年我在第五级混乱之原里面的时候与两个神界的神王拼斗,抢夺一件混乱尊主遗留下来魂器级别的混乱之剑,可惜我被身边的一个魔界魔王偷袭重伤,后又被两个神王所伤,幸亏我凭着魔王后期修为与《天魔十变》下卷第四招剑破天惊,杀出重围,可是我根基全毁,境界全灭。

    要飞升魔幽界的师尊得知后,是大神通保住了我的一身修为,师尊答应我说会在魔幽界寻找治疗我的丹药——夺天丹,一种逆天改命的奇异丹药,这种丹药只存在与魔幽界,让我在魔界尽量隐藏踪迹,不过看来这次我是等不到师尊了,我这个样子最多只能活几天了。

    我之所以骗你青魔城买万年血茯苓是因为之前我对你说过让你经历一场生死厮杀,你才能突破到剑意凌然阶段,你果然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只是你会不会怪师父我没有告诉你实情,让你一直蒙在鼓里,如果你要恨就恨吧!”魔冷云说道。

    “师父,你为什么不早点对我说,我不恨你,是你让我活了下来,我一直把你看成父亲一般,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遵守着,虽然你对我很严厉,可是却让我这个孤儿第一次知道了有人关心我,师父你千万不要死,如果你死了我又变成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那种日子我不想在去过。”天忆泪水大滴大滴的落在魔冷云的黑色衣袍上。

    支持一下,收藏一下,如果觉得还行的,收藏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