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30章 调教,水生下属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我怎么会觉得你笑的这么不怀好意啊?”明眸如皓月,苏倾酒扬着嘴角。她翘着腿坐在水生的面前,神色有说出来的恶趣味。水生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靠在了齐墨轩坐的床边。左右观水生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靠在了齐墨轩坐的床边。左右观看之后,连忙解释道:“王妃您想多了,小的没有二心的”。。...

    “我怎么觉得你笑的这么不怀好意啊?”明眸如皓月,苏倾酒扬起嘴角。她翘着腿坐在水生的面前,神色有说出的恶趣味。

    水生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靠在了齐墨轩坐的床边。左右观看之后,连忙解释道:“王妃您想多了,小的没有二心的”。

    双手托着脸,苏倾酒盯着水生,道:“二心?这个是对主子说的吧!你主子是我还是你家王爷?”。

    “嗯~”,齐墨轩呻吟起来,眉头苦皱,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反应真快,苏倾酒暗暗在心里赞叹。齐墨轩本身就有问题,加之为她内伤都被牵扯加重。她只用金针帮齐墨轩顺通了穴位,意识清醒大概需要半个多时辰,没想到片刻而已。

    齐墨轩的意识在恢复,苏倾酒又在一旁逼问,水生觉得从来没有感觉今天这么难选择过。

    放下手臂,水生似乎做出了巨大决定一样,咬咬牙神色不可谓不正经。

    “王妃,你要是需要小的做事,小的绝不推脱……”。

    “噗~”,苏倾酒忍不住喷出一口水,然后“咳咳~”,她被呛着了。这水生也太逗了吧,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她有那么可怕吗?

    “呵呵,我是恶魔吗?你用的着这样吗?”,苏倾酒掩嘴笑道。

    听到苏倾酒的话,水生放松了,又是一脸嬉皮加讨好的样子,恭维道:“王妃,我很认真的在表态,您怎么能这样想?”。

    勾勾手指,水生走向前去,苏倾酒伸出小手,问道:“我的手漂亮吗?你觉得我的这双手沾染过血吗?”。

    问题很简单,就是:你觉得我的这双手杀过人吗?

    “额”,水生抑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苏倾酒的想法咋就这么奇怪呢?就不能问他个正常的问题吗?他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他怎么知道那双手沾染过鲜血没!

    “我,我能说不知道吗?”,水生很实诚的回道,面对苏倾酒无厘头的问题,他觉得还是实话实说的话。

    这是他被训练这么久的训练处的本能,往往来说,人栽在说话这事上的案例那可真是数不胜数啊!

    “怎么能说不知道呢?你不是刚才表态说要为我办事吗?你就这么态度啊!”,苏倾酒收回翘着的腿,双手放在腹上,端庄而优雅。

    这又是什么鬼?水生有些心慌,他现在开始有些盼望齐墨轩快醒过来了。王妃这么善变,他真的应付不了!

    “我教你这话怎么回答”,苏倾酒双手交叉,抿了抿嘴唇。

    调教什么的她最喜欢干了,这个水生她觉得资质很不错,好好教导,过两天让他调教苏幽带来的那一群人。

    一个人一群人这种累人的差事,她只管交好一个就行,然后剩下的时间她在一旁看戏。

    “主子的手怎么能沾染不干净的东西呢?主子有什么事只管说,属下自当会去办好……”。

    这话说的好像很对,但又有一点别扭。水生想了一会,归结为齐墨轩与苏倾酒的思路不一样,他还不习惯。所以,他才会理解不了。

    “明白了”,水生弯腰一拜,表示受教了。

    有趣了,太有趣了!这一刻,苏倾酒特别想拍桌子来表示她内心的激动,谁说古人古板的?这般有趣的属下,她在现代也没见识几个。

    宽大的衣袖因为突然间的抬手动作向下褪去,水生讶异一声,他清楚的看见苏倾酒的手臂上有一个图案:凤凰?

    怎么会?那种印迹,怎么会出现在苏倾酒的手臂上。看纹路不像是刺青,倒像是天生的。天生的凤凰胎记,这中间是不是应该有什么故事?

    那日他见过苏倾酒的手臂,除了数不清的伤痕,并没有什么印迹。突然出现的印迹,莫非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太激动倒是忘了这件事,苏倾酒慢慢的放下手臂,而后用衣袖遮住手臂上的印迹。这片大陆传闻很多,但是苏倾酒却是一点都不想与穿传闻扯上关系。

    “咳咳,我们继续说下一个问题……”。

    “好”。

    “为何会是这样的结果?”,苏倾酒拔出他扎在齐墨轩身上的金针,末尾有细细的寒冰。全部拔出以后,齐墨轩更是吐了一大口血,似乎比她救治之前更严重了。

    一直以来苏倾酒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自信的,虽然她一直以来也没救治过几个人。但是只要她出手,就没有失手过,何以齐墨轩成了例外。

    正当苏倾酒想不通的时候,齐墨轩身体的异样又发生了。如同那晚一样,他的身体考试结冰了。

    这是抗拒治疗还是自我保护?不管是什么,苏倾酒都觉得很不爽。

    “你过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水生往后靠了靠,齐墨轩结冰的时候周围的温度都在下降,他有点适应不了那个温度。而且他知道,一旦开始就不能结束,只能等着齐墨轩意识恢复,冰才会自行褪去。

    “王爷受的是内伤,修炼的功法在反噬!”。

    什么功法这么奇怪,那齐墨轩以后岂不都是冰人状态?若是被外人瞧见了,就不怕说成怪物啊!

    霁城皇子脚下,为何她就没听过齐墨轩是怪物的传言?

    关于齐墨轩最不好的事,便是酗酒了。可是一个战神到依靠轮椅为生的废人,喝点酒似乎也正常的很啊!

    “喂,你们王爷一直喝酒,不会是因为功法的关系吧?”

    琉璃水珠出现在了齐墨轩的身前,有规律的运动着,结冰的速度在变慢,而且还结的冰在逐渐变薄。

    “恩,有一点。不过王爷已成习惯了,估计戒不了了……”,水生无奈的苦笑道。而后发现了琉璃水珠,有些许小兴奋,“不过现在王爷不喝也没什么关系,有琉璃水珠”。

    “只要王爷不耗尽全部内力,还有除了那特别的日子,王爷和正常人一样的”。

    手心贴在齐墨轩的的心口处,温暖的红光不断向外散去,身上的薄冰也渐渐消失了。水生不敢发出一丝异响,他从未见过有人能治疗这种状态的齐墨轩,苏倾酒到底是何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