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29章 凰女,凤临天下(下)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相互融合银月是一件很遇到的困难的事,在现代那次苏倾酒在火海之中大彻大悟,相互融合了银月保得一条命。这一次她因琉璃火珠作祟,提早完成4了任务,她很欢欣。“齐墨轩,你在哪?”苏倾酒从床头跳“齐墨轩,你在哪?”苏倾酒从床头跳下来。。...

    融合银月是一件很困难的事,现代那次苏倾酒在火海之中顿悟,融合了银月保得一条命。这次她因琉璃火珠作怪,提前完成了任务,她很欢喜。

    “齐墨轩,你在哪?”苏倾酒从床头跳下来。

    好在燃烧是她的感觉,并不是真的焚烧。要不然墨王府这个院子,是不是该因为她烧成灰烬了呢。

    “王妃,你没事吗?”绿灵仔细看着苏倾酒,却见对方无任何异样,气色相比从前更好了,就连身高好像都变高了一些。

    “我没事”,苏倾酒打开了房门跑了出去,她听见很奇特的琴声,帮她理顺了内乱的气息。

    叽叽喳喳的声音惹得苏倾酒一阵心烦,她才昏睡多久,墨王府这地方怎么来这么多鸟?

    “齐墨轩你干了什么?”,苏倾酒嚷道,迈着小步走向了昏睡在树下的齐墨轩。

    他靠在轮椅之上,嘴角还有未擦干的血迹。无力的睁开眼睛,细声说道:“怎么还出来了?你就不怕再生病啊”。

    苏倾酒摇摇头,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很矫情,活了两世,连累他人为她受如此重的内伤。

    “你还好吗?”,她慢慢走到他的身前,弯下身去,手指搭在他手腕的脉搏出。

    齐墨轩动了动身体,头靠在轮椅上,道:“什么是好,什么又是不好。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

    说的可真深奥啊!苏倾酒取出琉璃水珠,寄给齐墨轩,道:“唔,这东西我也用不了了,还你。还有就是我觉得你现在的武功心法最好停练一段时间,你的身体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

    “喂,来个人,把你们王爷抬了屋里去……”。

    手指再次活动的时候,指缝间已是夹满了金针。苏倾酒故意把金针露出来,面不改色厉声道:“怎么还叫不动你们是吧?那好,不出来你们就给我乖乖给我在那当门神吧”。

    “一,二,三……”

    苏倾酒喊道三的时候,齐墨轩的背后站满了人,其中有一个人苏倾酒认识。那是她救治冷血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少年。

    “水生?”

    “嘿嘿~王妃是我”,水生尴尬的笑。

    “你留下吧,这几天我正好有事需要你帮忙,这边我觉得留他们几个就够了”

    一下子冒出这么多人,苏倾酒也不想说什么了。虽然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但是想到每天都被这么双眼睛盯着,苏倾酒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水生打来一盆干净的水,为齐墨轩擦洗脸。随后小心的退到一旁,问:“王妃,王爷还要多久能醒来,今晚王爷怕是要入宫了”。

    入宫?苏倾酒捏住金针不解水生的话。齐墨轩成亲都没有入宫问候寒暄,今日为何要去?

    “对了,今日墨王府为何有那么多的飞鸟?”,想不通原因,苏倾酒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自己可是刚来不久,她是真的想过几天太平日子。

    “这个小的可不好多说,王妃可听过霁城谈论过的凰女,她今日来墨王府了,刚才就在小院”,水生的话说的很隐晦,也很聪明。

    凰女端木明月,对于这个人来说苏倾酒还是有点印象的。没办法,谁让她与端木明月同一天出生呢!

    本来她的名声就不好,那些挖苦她的人还拿她与端木明月比较。得凰女者得天下,不知道这话说的是不是真的。

    凰女出生,天下陡生异样。凰女觉醒,获得凤临天下的能力。

    “水生你可觉得那个端木明月,有谋得天下的能力”,苏倾酒认真的问道。她本是无心朝政,奈何齐墨轩已处在一个尴尬的地位,她与齐墨轩可是一条船上的人。

    若是齐墨轩翻船了,那她也会被溅到一身水。

    水生有些迟疑,苏倾酒坦然道:“无妨,我就是想听一下,你的见解”。

    “没有,依小的观察端木明月心界太小,而她身上表现出来的才能,一般的官宦小姐只要下功夫,完全也可以做到”,水生恭敬的回道。

    苏倾酒把齐墨轩扶好,水生站在一旁帮她打下手。不管什么原因,异象已经产生,而且是在墨王府,齐墨轩自是需要解释的。

    “水生,你们王爷是不是在谋划什么事啊?”

    简单的问句却让水生心跳慢了一个节拍,苏倾酒问这话有没有目的性,他不知道。他们的王爷在谋划什么事,他也不能说呀。

    停顿了一会,苏倾酒为齐墨轩褪去上衣,喃喃道:“你不必紧张,你家王爷我今日欠他一会恩情,断不会害他。我只是想确定一些事而已,看你的反应,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你不必否认也不必解释,我能理解”。

    大大小心的伤痕十几处,这是苏倾酒第一次清楚的看见齐墨轩的身体。每一处伤都是岁月的洗礼,战场上的厮杀果然都是不易的。

    胸口处的那道疤痕,苏倾酒伸出了手指触碰,悠悠道:“这处伤,你家王爷真是运气了,再近一点怕是现在都是一抔黄土了吧”。

    “高烧了一个多月,还能挺下来,当真配的起战神的称号!”

    水生忍不住赞叹,苏倾酒只是看伤口,就能说出齐墨轩的当时的情景。胸口的那道伤是最重的,那次齐墨轩在那一个月意识模糊。

    “你们做的事大概还需要几年?”,苏倾酒继续问道。

    “什么事?”,水生什么不解,一脸茫然。

    这是要打死都不承认了吗?苏倾酒认真的在齐墨轩身上扎着针,水生在一旁看着。

    扎完最后一根金针,苏倾酒见水生没有说话,有些不悦。这事别的不说,不应该过来问问她到底会不会医好齐墨轩。

    “喂,水生,你就不怕我把你们家王爷扎死了。然后你们的计划,就全部都完了,不担心?”。

    “不会,王妃自然不会这么做的。说不好听的,如今只有王爷能护得住王妃,我相信王妃是聪明人……”。

    水生在一旁得意的笑着,他们家王爷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没错。这桩不被看好的婚事,没想到却让他捡了一个大便宜。

    苏倾酒跟传说的根本不一样,会医、会武、会算计,跟他们的王爷很般配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