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27章 凰女,凤临天下(上)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苏倾酒身体的温度忽冷忽热,齐墨轩拿了毛巾坐在床头,亲手给她擦汗。“来人,让司空辰马上来霁城……”世人称司空辰为医仙,医术精湛,其人又似青莲一样品性品行高洁有仙人之姿“来人,让司空辰马上来霁城……”。...

    苏倾酒身体的温度忽冷忽热,齐墨轩拿了毛巾坐在床头,亲自给她擦汗。

    “来人,让司空辰马上来霁城……”

    世人称司空辰为医仙,医术高超,其人又似青莲一样品性高洁有仙人之姿,可以说司空辰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

    天下双绝之一的妙公子说的就是司空辰,他一双妙手有起死回生的能力。更有传言,有一户乡野村人,那时在办丧礼,司空辰见那人一面说还有救,他的手就在那人的身上点了几处穴之后,那人竟是睁开了眼睛。

    传言总归是传言,但司空辰的医术齐墨轩还是了解的。世人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比如他和他是朋友,还有双绝之一的毒公子其实还是司空辰的弟弟。

    两兄弟一人学医一人制毒倒也是绝配,一直想要分个高低,可惜每次比试都是平手。

    “主子,真要请司空辰回来?他只答应过主子三请求,就这样浪费一个请求……”,身后的身影想要劝说齐墨轩,司空辰的三个请求可不一般。

    “我意已绝,不用再多说了”,齐墨轩推着轮椅走了出去。

    绿灵在门前寄给齐墨轩一壶酒,道:“王爷,端木明月那小丫头又来了,吵着要见王妃,我们都劝不了”。

    齐墨轩一口气喝完了壶里的酒,脸色也红润了起来,他的周围酒气浓郁。

    “那本王就去见见她好了,最好能让她彻底死心,让她没事不要往墨王府里跑,本王看见都累”。

    要说这端木明月也可以说是天下一绝,她出生那日百鸟都围在了端木府的上方,而且有红色祥云萦绕,齐国称端木明月为凰女。

    古有传言,得凰女者得天下。凰女有一统天下的能力,她日必会从沉睡中醒来凤临天下!而从沉睡中醒来,需要上古传说之物的刺激。

    上古传说之物,他有凤凰古琴。古琴有灵性,那次端木明月来,并没有什么反应。齐墨轩不认为端木明月是什么凰女,更不相信夺得天下需要借助一个女人的力量。

    况且那个女人,现在才是十三岁!半大的孩子,他只求他没事不要往他墨王府里跑就好,免得有人说他图谋不轨。

    “端木郡主,今日怎么又回来了?”

    对于齐墨轩不冷不热的问候,端木明月早已习惯了。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得知对方的婚事,她气的都哭了。

    “轩哥哥,你是不欢迎月儿来吗?”,端木明月红着眼睛,小手不断搓着膝前的裙子,内心无助而慌张。

    对于端木明月的这一句称呼,齐墨轩想到了苏倾酒。他宁愿那个女子不管不顾的叫他全名,他也不愿听端木明月带着眼泪这么唤他。

    与她端木明月,齐墨轩自是没什么情谊的。多年以前,他不过是伸了一次手而已,小姑娘竟是一直盯着他不放手。说什么等她长大了,报答他。

    呵呵~不说什么感情的事强求不得,就说端木明月背着凰女的名号,普天之下谁人敢娶?

    端木明月的随身丫环名为银儿,与之齐墨轩也照面不少。齐墨轩还站着的时候,她认为齐墨轩配她家小姐还行,如今齐墨轩坐在轮椅上,还娶了相府的九小姐苏倾酒。

    他承诺过她是他的王妃,那她家小姐再与他纠缠算是什么?

    “小姐,我们快回去好不好,老爷知道了这事又该责罚奴婢了”,银儿开始催促起端木明月。

    齐墨轩带着醉意的脸笑了笑,纤长浓密的睫毛轻轻的眨动,雪白的面容有妖异的红色。他的神色迷离,绝世容颜,妖娆动人。

    端木明月不由的看痴了,没有杀伐之气的齐墨轩,安静的坐在一旁。其出尘的气质,不亚于妙公子司空辰。

    她一直知道他生的极好看,那日街上有一匹马失控了。齐墨轩与人群之中,救了双腿已是被吓得不能动的她。

    她看见他对她笑了,传说冷酷无情的将军,竟是也有柔情的一面。五年,她努力了五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骑马射箭也颇有大家风范。

    世人称她为凰女,以为是她天资聪颖,学习这些简单的很。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为了学好这些,付出了什么!

    银儿看见齐墨轩的笑,不小心也是红了脸。以容貌而论,齐墨轩在齐国当属第一位。一位武将,却生的如此出尘,不知是不是上天的玩笑。

    “好不容易见的轩哥哥,我不想回去。你要是怕受罚,就说是我命令你的不就行了”,端木明月压下跳动的心,对银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王爷不好了,王妃身体异样,怕是等不到他回来了……”

    齐墨轩醒过神来,脸上的红色已是退去。他的手指按在轮的扶手上,手下用力,紧紧地捏着扶手。他在掩饰他的慌张,那个与他相处了几天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他的心。

    “郡主,在下还有事,恕不能相陪了”

    随着身后的告知,齐墨轩急速感到了苏倾酒所在的房间。女子脸色发白没有血色,身体烫的不行,他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都有了痛感。

    “怎么回事?”,齐墨轩问道。

    绿灵急的早已失去了从前的淡定,“奴婢不知,王妃自回来,身体就异样不断”。

    从苏倾酒的怀中取出了琉璃水珠,齐墨轩握在手里,良久开口说道:“去拿我的琴来,然后让明月郡主来这个院中……”。

    “你呀,你呀,可真是我的劫”齐墨轩独自呢喃。琉璃水的珠子在他的手心里发出柔和的蓝光,一直沉睡的苏倾酒有了反应。

    “齐墨轩我好难受,你知道为什么吗?”,苏倾酒艰难的动了动嘴唇。身体灼热的温度,如同置身于火海之中,她觉得呼吸都有些苦难了。

    “琉璃火的珠子,你知道在哪吗?”,齐墨轩把琉璃水的珠子放在苏倾酒的额头上,柔声问道。

    “在……”,苏倾酒艰难的动着手,想从她的怀中找出珠子。齐墨轩阻止了她的动作,道:“别找了不在了,它在你的身体里”。

    什么?苏倾酒欲哭无泪。她现在的温度,水都能直接蒸发了。那颗珠子,怎么能随便进入她的身体,她本想着与那颗琉璃水的珠子一块服用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