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26章 不会,打架的人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还有也没点职业道德了?苏倾酒在心里是十分不屑这种做法的。她以前也递过来暗杀的单子,她从来不都也没牵连到过辜的人。“小姐,快跑我来保护好你”,陆谦挡在了苏倾酒的旁边,看“小姐,快走我来保护你”,陆谦挡在了苏倾酒的旁边,看样子是个练家子,只是她能走哪去!。...

    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了?苏倾酒在心里是非常鄙夷这种做法的。她从前也接过刺杀的单子,她从来都没有牵连过无辜的人。

    “小姐,快走我来保护你”,陆谦挡在了苏倾酒的旁边,看样子是个练家子,只是她能走哪去!

    “爹,我不会打架啊!你在哪啊?”,苏倾酒喊道。

    就场中剩余的人来说,如果动手苏倾酒最不希望的就是她那个爹爹看到她会武。别的好解释,会武这件事不好解释。

    她会武,还忍了欺负她的人那么久。单单就是这么隐忍,有人就不会轻易放过她。

    “小姐,老爷那边呢”,陆谦挥舞着刀剑,替苏倾酒挡住前边的黑衣人。

    苏倾酒玩着银月,拔出又扔回去,这期间的苏倾酒的目光一直放在假小厮身上,手上之事全凭感觉。

    假小厮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这个看起来无害的人,似乎是最有威胁的人,这次他判断失误了。

    “今天算你们运气好,我不会打架”,苏倾酒扬起的笑脸眼睛已眯成一条线,然后她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包,在假小厮眼前晃了晃。

    “去,看暗器”,仍向了杀过来的黑衣人之后,苏倾酒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把里面的药水倒在了衣袖上。这次撒的可是她特别制作的迷药,挥发性很强,药性也很猛的。

    “绿灵,找人把这些人拖回去吧!那个假小厮留给我,我觉得那人很有趣!”,苏倾酒吩咐道。

    “王妃,奴婢觉得头有些晕,身体有些没有力气”,绿灵摇晃着身体,好像下一刻就要昏倒了。

    “有那么远吗?”,苏倾酒有些怀疑,但还是走过去了。绿灵所在的地方靠近齐墨轩,她走了十几步,这个距离她做的迷药飘不到这里吧!

    “小心!”

    不知是谁的声音,苏倾酒只觉得身后有一阵冷风袭来。没有丝毫的犹豫,她拔出银月,急转挡住了后面之人的突袭。

    她的药果然不能影响太远的距离,竟然有人装晕想要来个突然袭击。不高的身子握着短刀,挡住了冰冷的长剑。

    “你是谁?”,同时问出的话,让苏倾酒变了脸色。她有必要知道他是谁吗?这次刺杀的目标可不是她。

    撤掉用的力,银月被剑冲向了空中。苏倾酒向黑衣人的身后跑去,刀落到了苏倾酒的手里,而后黑衣人倒了下去,临死前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这一幕。

    速度、时机把握的丝毫不差,果然是不会打架的人啊!

    苏倾酒没有理会绿灵,绿灵是装的,但是陆谦不是装的,他在她撒药波及的范围内。

    “醒醒”,把药水放在陆谦的鼻尖下晃了晃,见没什么反应,苏倾酒又取出一根银针,向陆谦的痛穴扎了下去。

    “啊!”,陆谦大叫了起来,毫无防备。

    苏倾酒一个后退不小心直接坐到了地上,刺杀活动结束,苏安也带领着人走了过来。见苏倾酒无碍后,又向齐墨轩开始请罪。

    这件事苏安真的挺冤屈的,自己家的后院起火,还出现了杀手,刺杀的对象还是墨王齐墨轩,那个刚与他结成亲家的人。

    “王爷,是臣疏忽了,但请王爷相信,这事与丞相府真的没有关系……”。

    这两个人的身份真实别扭,一个王爷一个丞相,王爷娶了丞相的女儿,呵呵。正当苏倾酒臆想不断的时候,她又想起来了皇帝的身份,那个人好像也娶了苏安的女儿。

    不知道这俩人见面了,是怎么称呼。

    “丞相客气了,这几个人让本王带回去,今日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绿灵推着齐墨轩,已是往回走去。

    苏安连忙说道;“好,多谢王爷了”。

    “爹爹,三姐还好吗?”,苏倾酒起身跟在齐墨轩的身后,她想起来她的三姐可是最先到这地方的人,她能保证什么都不说吗?

    “你三姐没事,找到她了……”。

    既然没事就回去吧,发生这样的事还能留在相府吗?显然是不能的!

    “那爹爹,酒儿先回去了”,看了一下天色,苏倾酒没有任何的留恋。相府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地,她不能留在这里。

    轿中,苏倾酒不说话,只是不断抚摸着银月短刀上的花纹。银月是一把灵性的刀,那是在她某一次任务她受伤之后才发现的。她的血滴落在里面,银月发出了一种特别的光。

    那种光很温暖,温暖到……

    忽然间,苏倾酒合上了眼睛,倒头睡去。齐墨轩扶着苏倾酒,不让她倒下,目光不经意间撇见苏倾酒怀中的银月,他不是很喜欢那把短刀。

    那把刀给他的感觉很危险,他有种本能的反斥。

    “绿灵,今日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齐墨轩让苏倾酒靠在他的肩上,回忆着今天所发生的事。

    “何必这么急不可耐?还要试探……”。

    今日的事,王妃好像格外神秘。动了动嘴,数万两黄金嫁妆收回来了,动了动手,撂倒了一片黑衣人。想想,好在她没有苏倾酒交恶,要不然在王府里,说不定会被狠整呢!

    只是传言的苏倾酒不是傻子吗?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难不成那些都是假的?他们把苏倾酒嫁过来,是真的在墨王府安插一颗棋子?越想绿灵却是越想不通。

    “算了,我还是服从命令来的简单”,绿灵放松了心情。

    不过今天最让她好奇的事是:苏倾酒说她不会打架。一群黑衣杀手惊现的时候,她看见的事苏倾酒镇定的站在一旁,而后撒了迷药,后来,还杀了一个黑衣人。

    那种身手,在她之上,那个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倒了下去。若是这样的人说不会打架,你她会说……

    “我不会打架啊~”

    我不会打架,所以我不会轻易动手。我若动手,就只有杀戮!绿灵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却发现它很合情合理。

    苏倾酒说那种话的眼神,轻佻、自信还有不羁,如果没有高人一等的手段,是不会讲那种话的。

    “王妃与王爷是一种人吧,不知道以后的墨王府会是什么样子的……”

    绿灵对墨王府的以后很期待,在齐墨轩在轮椅上在苏倾酒来之前的日子,太过沉闷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