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22章 威胁,毫不掩饰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齐墨轩对苏倾酒的好超过2了所有人的预料,更有甚者在内他本人。他会拿着手帕给苏倾酒擦去嘴边的汁,会对着苏倾酒的眼睛不自觉地的露着笑容。“墨王爷,您……”澹台晴很想问齐墨轩“墨王爷,您……”端木晴很想问齐墨轩,你是不是那个战神,为何要对苏倾酒那个傻子这般好?。...

    齐墨轩对苏倾酒的好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甚至包括他本人。他会拿着手帕给苏倾酒擦掉嘴边的汁,会对着苏倾酒的眼睛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墨王爷,您……”端木晴很想问齐墨轩,你是不是那个战神,为何要对苏倾酒那个傻子这般好?

    “什么事?”,齐墨轩把剥好的葡萄寄到苏倾酒的嘴边,他的眼睛可以说就没有正眼看过周围的人。

    端木晴觉得自己的面子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她堂堂的丞相夫人,这么多年来,还没有谁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

    她的女儿,还是当朝皇帝的宠妃。就这个关系,苏安在她这里都不能完全不顾及她的面子。

    “酒儿的嫁妆”,端木晴故作试探,十万两黄金那可绝不是什么小数目!

    齐墨轩啊,这次嫁妆好像不能要这么多啊!苏倾酒扬起脸,道:“酒儿的嫁妆自是酒儿的,难道母亲大人以为墨王爷会占据酒儿的嫁妆,然后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苏倾酒的话是没有余地的,她在考虑自己事情的时候竟是忘了齐墨轩的身份。齐墨轩作为一个武将,近些年来,兵权在逐渐收回,骤然间多了这么多资金,难保其他人不会多想。

    越想越觉得大意,苏倾酒气急直接横扫了面前的一切。她站起了身怒道:“母亲大人,你若不想赠与我嫁妆也可以,那酒儿拿回自己的东西不过分吧”。

    挽起自己的衣袖,把那些带着伤口的肌肤完全的露在外面,苏倾酒整个人都散发着肃杀之意。

    “十三年来酒儿多谢丞相府里各位夫人小姐的关照,酒儿的这张皮拜给位所赐,已是独一无二。酒儿很感恩这一切,如今酒儿已是王妃,日后若不好好回报相府,怕是让外人说酒儿的不是了”。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苏倾酒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在说她索要的天价嫁妆,只不过是赔偿她这么多年来所受的苦与痛。

    苏倾酒手臂上密密麻麻的伤痕,每个人看一眼,都会揪心一次。这其中的事,每个人都逃脱不了关系。

    当欺负一个人成乐趣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忍不住欺负一把,这就是现实!

    “你到底想怎样?”,端木晴有些害怕苏倾酒的目光,不敢与之直视。

    “我呀”,苏倾酒突然大笑起来,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道,道:“我想要我应得的东西,各位夫人小姐你们可以试试,这个世上有没有人敢欠我苏倾酒的债不还的”。

    齐国并不是一统天下的大国,周围还有其他国家呢!所以,相府这些人苏倾酒还真没放在眼里,她有下下策。

    “苏倾酒谁给你的胆子,这么说话,这是在相府!”二夫人白竹起身也是坐不住了。

    白竹之女苏香茹平常也没少给苏倾酒始绊子,母女之间没差的。苏倾酒无视白竹的怒火,若无其事的看着自己的手指。

    泼妇这种状态她是不想招惹的,那根本就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二夫人生什么气,难不成酒儿的这伤夫人也有份。酒儿说的很清楚,只找相关人员,不会牵扯其他人的……”。

    苏倾酒的伤可以说是整个相府都没有干净的人了,毕竟是他们的冷眼旁观造成了她的一身伤痕。

    “酒儿,二娘也没有多少,你看二娘给你出一万两黄金嫁妆可行?”。

    没想到最先妥协的竟是白竹,苏倾酒的目光从苏香茹的身上移到白竹身上,道:“好,酒儿在这谢二娘了。从前的事酒儿不会再提,以后的事也希望二娘不要逼酒儿”。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苏倾酒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她不计较她身上的伤,只是因为她在这没有属于自己势力,她需要资本重建。

    所以,为了这个目的,这些她都可以忍。

    “丽姐和莺歌也愿意各自为酒儿准备一万两黄金的嫁妆,还请王妃莫要计较以前的事了……”,柳莺歌拉着柳丽已是向苏倾酒行了礼,面上毫无不情愿的神色。

    识时务者为俊杰,苏倾酒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柳莺歌倒也是个人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判断出了事情的最终结局,然后提前选好阵营。

    三万两黄金已然到手,苏倾酒的心情还是挺不错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了她手的银子她就不信还有人能让她再吐出来。

    如今二五六夫人已经表了态,不知道剩下的几位夫人有什么看法。苏倾酒重新做回到了椅子上,敲了敲桌子道:“上茶,本王妃渴了……”。

    齐墨轩发现自己就是个陪衬,从苏倾酒入相府,它的作用仅限于给苏倾酒当个证明人。

    “既然在相府呆的这么不愉快,不如就跟本王回去吧。本王的墨王府向来清静,而且很适合养伤……”。

    苏倾酒白了一眼齐墨轩,没看见她正在等着收钱吗?一位夫人定力不佳,就是一万两黄金,这等好事,她上那里找去!

    “这是一万五千两黄金的银票,我的诚意可够?酒儿……”,三夫人唐云拿着身旁丫环拿过来的银票,寄给苏倾酒。

    啧啧,这速度苏倾酒也不想说了。唐家,不愧是齐国的富商,也许以后有机会可以合作一下。

    “绿灵看什么呢,收嫁妆啊!不能辜负了三夫人的好意,不是吗?”,苏倾酒陪着笑脸,一万五千两她能做什么啊?!

    唐云冷眼看了一眼端木晴,细心的苏倾酒发现了唐云这一举动。大夫人与三夫人不对盘啊,看来她马上又能收到一笔现金账!

    不一会儿,丫环春儿就到了大夫人的旁边。檀香木的盒子,苏倾酒隐约觉得一丝悸动,盒子之中有重宝。

    端木晴打开了盒子放在苏倾酒的面前,开口道:“这是一颗琉璃火珠子,是我的陪嫁嫁妆,我现在赠与你,酒儿觉得可行?”。

    行,简直就是太行了!琉璃火珠子,吞下她能增加一甲子的功力,这简直比十万两黄金对她来说还诱人。只是琉璃火珠太过霸道,若是再有有琉璃水珠子那就更完美了!

    面上并没有露出非常欣喜之色,苏倾酒不动声色的收下了端木晴的厚礼,道:“即是母亲大人的嫁妆,酒儿自是不会说什么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