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21章 索要,天价陪嫁(下)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见李管家圆话了,绿灵也则表示了自己的态度,道:“王爷安心,奴婢肯定要按时喊醒王妃……”。不高兴,极其的不高兴。怎么办?要相应补偿精神损失费!“母亲大人,太子齐晨风报名参加不开心,极度的不开心。怎么办?必须补偿精神损失费!。...

    见李管家圆话了,绿灵也表示了自己的态度,道:“王爷放心,奴婢一定按时叫醒王妃……”。

    不开心,极度的不开心。怎么办?必须补偿精神损失费!

    “母亲大人,太子齐晨风参加我的婚礼,因为时间短暂,所以只给了一万两黄金的礼金。我在相府十三年,不知道母亲大人各位夫人给酒儿准备了什么嫁妆?酒儿可是好奇的很”

    瞧,这话说的够直白了吧!苏倾酒看着脸色大变的各位夫人,渐渐冷了脸。苏倾酒总归算是相府的一员,这些人怎可如此为难?

    “这是没有我的嫁妆的意思吗?”,苏倾酒有些懊恼,眼神开始打量着一旁的小姐,勾了勾嘴角笑道,“那真是可惜了,姐姐们正在适嫁的年龄,奈何相府拿不出一份像样的嫁妆,我看各位姐姐不如安心待在相府好了”。

    就这样安心带着,哪都不要去!

    齐墨轩想起苏倾酒以前说过的话,她说:相府苏家要是不把嫁妆弄好,我绝对让苏家一个女儿都嫁不不出!”。

    原来那句话是真的,如果这 相府要是拿不出她的嫁妆,她真的做的出来!

    圣旨一下,择日完婚。对于相府来说丢的可能是一个包袱,至于嫁妆,“傻子”苏倾酒会在意?他这个墨王爷会说些什么吗?

    不,完全不会。他坐在这里,是因为苏倾酒不是苏倾酒了,现在的苏倾酒对他有吸引力,或许是致命的吸引力,可是他乐意。

    “怎么会?那日成婚时间略有仓促,相府当然有准备嫁妆的。酒儿今日来了,那回去以后,把嫁妆都带回去吧”。

    苏倾酒抬头看了看说话的二夫人,三言两语就把她给打发了。只是,她是那么好打发的人吗?这些人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戏谑,仿佛跟她站在一起,自己的身价就低了。

    “不知道各位夫人们,给酒儿准备了多少钱的嫁妆?”,苏倾酒刻意放慢了语气,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隐约带着那么一丝的威胁。

    实际上,她就是打着威胁相府这一干人等的心来的。这些人要是不给她足够数量的嫁妆,那她怕是不知道明天街上会多什么样的传闻了!

    “你一个贱婢生的种,还想要多少嫁妆?娘亲已经承诺给你了,还闲不够”,苏瑶萱趾高气昂的喊道。

    五小姐苏瑶萱柳丽的女儿,与八小姐苏沫儿交好。苏倾酒向柳丽的方向看了一眼,她的女儿这么说她连带她的母亲一起被数落,她能忍下她就不是苏倾酒。

    比起身份,某人好像还不如她的呢!

    柳丽没有任何的表示,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苏倾酒,仿佛在等她先说话。

    “勾栏之女,谁给你的资格跟本王妃这么说话?”,苏倾酒坐直了身体,似有无形威压,令苏瑶萱半句话都说不出口。

    勾栏之女,柳丽柳莺歌听了脸色一变,看苏倾酒的眼神也冷淡了起来。只是苏倾酒的眼神比她们更冷,在冰冷的眼神之中还夹杂着一股杀意,二人对视之后,额头顿时冒气了冷汗。

    好话说了不听,非得找罪受,苏倾酒淡漠的扫过饭局之上的人,道:“我的夫人们,我劝你们还是把酒儿的嫁妆准备好,要不然今年的桃花节,酒儿这一不小心说错话……”。

    “不知道慕名而来的公子们,还有霁城的百姓们,对各位夫人姐姐有什么异样的看法?”。

    好话说了不听,那我们就来说说威胁吧!今日尔等要是不把嫁妆给准备好,这相府的女儿就别想着出去了!

    “你,酒儿你怎么说话的!”,端木晴面带怒色,冷声喝道。

    苏倾酒完全不理会端木晴的脸色,饭菜吃完了,餐后的水果已经开始摆上了。她随手拿起一小串葡萄放在自己的前面。

    好味道,天然无农药残留。苏倾酒在心里暗自夸赞了一顿,古代生活也是蛮不错的!

    “母亲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上次我那个掉池子里后,这个意识就清明了。我只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但好赖我都是相府的九小姐。我出嫁,你们这般对待我,你们觉得合适吗?”

    合适吗?我觉得特别的不合适,快补偿精神损失费,然后往日恩怨咱们就一笔勾销!

    “那酒儿觉得多少嫁妆合适?”,没有说话的四夫人开口询问道。

    四夫人叶娥和苏倾酒没什么怨,只是她是苏沫儿的母亲。这种人的想法苏倾酒很是明白,想当好人那她就成全她!

    “我想要十万两……”,苏倾酒慢慢说道。

    “苏倾酒你不要太过分”,几位夫人开始同时说道。十万两的嫁妆,一个庶女嫁的只是一个残王,她也敢要?

    普通人也许不敢要,可她苏倾酒会不敢说吗?要知道只是动动嘴的事,她就能大半辈子不劳而获,她觉得完全没有什么!

    “黄金”,吐出最后两个字,苏倾酒又摘了两颗葡萄,一颗自己吞下,一颗给了旁边的齐墨轩。

    齐墨轩有些无奈,有好事的时候苏倾酒从来不会考虑到他。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他绝对是苏倾酒推出去的第一个人,估计一会相府的这些人要是不同意,苏倾酒能张张口就搬出皇帝陛下。

    毕竟,这纸婚约是他赐的。毕竟,在齐国还没有人敢不把他当回事。

    绿灵倒吸一口凉气,那日她只是听闻苏倾酒趁机敲诈了太子一万两黄金,以为传言有虚假,毕竟那时齐墨轩也在那里,而齐墨轩与太子有恩怨。

    没想到今日相府之行,苏倾酒的所作所为更是让她刮目相看!这般直白的索要嫁妆,在霁城的历史上,前无古人吧!

    比起绿灵的吃惊,齐墨轩身后的李管家却已是在心里乐开了花。如今苏倾酒已嫁入王府,这比巨款也算是在王府里面吧!

    有些事,有了资本的支持,方可实现。

    齐墨轩发现苏倾酒很是喜欢吃葡萄,只是有这位这些人存在,苏倾酒每次都闭眼把葡萄皮给咽下去,只吐出葡萄核。

    “我来给你剥皮好了”,齐墨轩把剥好皮的葡萄放在苏倾酒的嘴边。

    他的手指纤长,食指与拇指夹住葡萄放在她的眼前,苏倾酒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既然有人愿意,她又何必拒绝,不用白不用,葡萄皮那么酸,她一点都不想咽下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