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18章 相府门前是非多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哼~一次出手打人怎么了?这事,主要原因看谁在说的!来,来,让你们眼界一下什么叫杰出的演技!苏媚儿被甩在相府前,豪无提防的她毕竟是被摔晕了。齐墨轩望着苏倾酒从怀中取出来两块哭戏,这种事苏倾酒一般。为把万无一失,她带了一张沾了洋葱汁的手帕,抹眼后想不哭都有点难。。...

    哼~出手打人怎么了?这事,主要看谁在说的!

    来,来,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卓越的演技!

    苏沫儿被甩在相府前,毫无防备的她当然是被摔晕了。齐墨轩看着苏倾酒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紧接着哽咽声响了起来。

    哭戏,这种事苏倾酒一般。为把万无一失,她带了一张沾了洋葱汁的手帕,抹眼后想不哭都有点难。

    以至于苏倾酒回身之后,绿灵完全陷入了呆滞状态。讷讷道:“王妃,您怎么了?”。

    不止是绿灵,赶车的几个人、李管家,甚至包括齐墨轩都有些傻眼了。他们刚才看的都很清楚,苏倾酒一个甩手,苏沫儿就飞了出去,如今都躺在地上,没人敢扶呢!

    眼圈红了,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往下掉。苏倾酒一副无比委屈的样子,见者看了也是伤心了。

    “八姐欺负我,想打我。我想啊,我现在是王妃了,八姐打了我,肯定会受罚的。我刚才就躲开了,谁知道八姐脚下一滑,就,就摔出去了……”

    就摔出去了,苏倾酒这几个字说的很小声,可是却没有人打断她的话。场中唯一敢反驳她话的人趴在地上昏迷不醒,其他人若是敢说反话,估计下场不会比苏沫儿好到哪里去。

    看戏的人热枕的八卦心里被充分调动,平日里这些人不会也不敢在相府门前闹事。而今日就在相府门前就发生这样的事,根据苏倾酒说的,多半是苏沫儿的错,绝对的丑事!

    苏倾酒现在已不是谁都可以评头论足的“傻子”,如今她有王妃的身份,议论她的人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价。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被人认真处理,天子脚下公然议论王室之人,这可不好收场。

    “这是那个八小姐,胆子可真大啊!那个苏倾酒,就算……不是,人家现在可是王妃,这个八小姐竟然想打人……”

    “是啊,是啊!”

    议论声逐渐增多,而相府紧闭的门依旧紧闭。苏倾酒用手擦了一下眼泪,喃喃道:“可真沉住气啊”。

    今日既然来了,她苏倾酒就没打算空手回去。青灵说,她嫁进墨王府连陪嫁的丫环都没有,偌大的相府怎可如此抠门呢?

    “啊~啊~啊~苏倾酒,你这个傻子我要杀了你!”,苏沫儿睁开了眼睛,口中一片腥甜,还有几颗硬物。

    苏沫儿从地上爬了起来,披头散发的样子让苏倾酒不忍直视。因为是脸先着地,所以说苏沫儿那张小脸算是破了相了。比起脸部伤,令苏沫儿更害怕的是手上的伤。

    她的右手,竟是完全不能动了!

    “苏倾酒,你该死!”,右手不能动,左手指着苏倾酒,苏沫儿无视了周围的一切,眼神充满了恨意。

    苏倾酒什么话都没有回,她的眼圈红红的。委屈?心痛?不,看见苏沫儿的惨样,她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这么多的看戏的,那幕她把苏沫儿扔出去的事没人看见。苏沫儿醒来大骂她苏倾酒的戏可是被很多人知晓了。别的不说,“泼妇”这个称呼,苏沫儿怕是摘不掉了。

    “八姐,是酒儿不对。酒儿应该向从前一样,站在那里不动的,那样八姐就不会不小心从台阶上摔出去了”。

    这话说的,站在不动让你在那打,相府真是好家教!

    没事欺负一个“傻子”小姐,如今对方变成了王妃,如今还照打不误,真是好大的胆子。

    “对了,今天不是相府九小姐回门的日子吗?这相府门前怎么没有人欢迎呢?”

    “哪里是没有人,你看八小姐不是在那吗?”

    “不是吧,苏倾酒怎么说都是王妃了,相府敢这样对待王妃!”

    “咦,苏倾酒旁边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不会就是墨王吧……”

    “天哪!墨王爷亲自来了,相府竟然没有人出来迎接!”

    这就是舆论的力量,苏沫儿回过神来。苏倾酒把齐墨轩挡在身后她竟然没有发现,这下子真是闯大祸了!

    墨王爷齐墨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她自是有些了解的。就这样的一个人,她以为即使被逼娶了一个傻子已是极限,让他陪着傻子回门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了,所以她早早的清理了相府周围的人,只为等着苏倾酒回来好一顿教育,让她知道即使她嫁给了一个王爷,也摆脱不了她的手掌心,谁让她只是一个傻子呢!

    事情并没有像苏沫儿预计的那样,苏倾酒先是给了她一个下马威,而后还把她扔出去了。最重要的是,齐墨轩一直在苏倾酒的背后,她想把脏水往苏倾酒身上引那是不可能的。

    苏倾酒今日所代表的,有一半是齐墨轩的颜面。

    “墨王爷,沫儿,沫儿……”

    苏沫儿战战兢兢的跪在一旁,脑海快速寻找着理由。今天苏倾酒是把她扔出去了,可是她知道没有人会愿意站出来替她说话。

    她醒来时说的话,她所有的言语。想到这,苏沫儿肠子都快悔青了,她干嘛非得做这第一个,在相府的门前出这样的糗事,她的丞相爹爹怕是也帮不了她了。

    “你可知错?”,齐墨轩冷冷的说了一句。

    “错,沫儿知错了,求王爷王妃大人不记小人过”,苏沫儿连忙磕头道歉,与刚才的盛气凌人之势已成鲜明的对比。

    齐墨轩抬头看向苏倾酒,对方完全一副看戏的样子,想来没什么事。

    “那你可知错在哪里?”

    错在哪里?苏沫儿的心顿时收紧了。她能承认吗?刚才的错误,若是她说出来,那可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公然的辱骂挑衅皇帝亲赐的王妃,这个罪名大不大?

    明明受了伤的是她,为何现在跪在这里承认错误受人议论的还是她,她错了吗?她到底错在哪里?

    收起眼神的冷意与怨恨,苏沫儿怯懦的说道:“我对王妃不敬,求王爷王妃原谅”。

    “原谅啊”苏倾酒脸上带着暖心的笑意,故事才开始,就这么玩完当然不好了。

    向绿灵打了一个颜色道:“绿灵还不快把我八姐扶起来,多大点事啊!这可是相府,一会要是我那丞相爹爹出来,可要心疼坏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