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16章 同床,调戏美男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但是,这事或许真的而已表面,说不定……苏倾酒爬起来直接压在了齐墨轩的身上,气息铺面而来,隔得有些近。苏倾酒把头直接埋在了齐墨轩颈间,她的头发分散开来散发出着香味。姿势暧昧不明姿势暧昧,香料迷人,她在他的眼前不安分的动着。齐墨轩紧绷着身体,那双小手时不时的划过他的肌肤,一向冷情的将军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异样。。...

    不过,这事也许真的只是表面,没准……

    苏倾酒翻身直接压在了齐墨轩的身上,气息铺面而来,隔得有些近。苏倾酒把头直接埋在了齐墨轩颈间,她的头发散开散发着香味。

    姿势暧昧,香料迷人,她在他的眼前不安分的动着。齐墨轩紧绷着身体,那双小手时不时的划过他的肌肤,一向冷情的将军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异样。

    事实上,对于男女之事,齐墨轩比苏倾酒差远了。何况苏倾酒仗着自己的身体年龄小,齐墨轩也不能对她怎样。

    苏倾酒得意的笑,若是齐墨轩的武功比她低点,那就更完美了!

    “嘿,你能收敛一点吗?”,指着一旁身下散发寒气的身体,苏倾酒打了个寒颤。齐墨轩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她都能感觉到寒冷。

    因为异能是控火,即使再寒冷的冬天,苏倾酒也不觉得冷。可是此刻,她却感觉到了冷。周围的温度也在急剧下降,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事物的发展不在手中掌控的感觉。

    “你不冷吗?”齐墨轩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女子。他没有动,因为体内的真气有些错乱了,本不应该出现的景象提早出现了。

    他的心性受影响了吗?仔细想想,他这几天变化是挺大的!

    “下去,送我回去……”,侧过脸,齐墨轩没有苏倾酒,只是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在诉说,“我可能犯病了,这与我修炼的功法有关系,你还是回避的好”。

    这算不算是关心?不过比起这种关心,不是应该更照顾一下她的面子。刚才是谁和她在庭院吵来着,非要来找她,现在他离去,这要置她于何地!

    苏倾酒把手放在齐墨轩的额头上,道:“你也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虽然我还小,但我们也算是名义上的夫妻。今晚你既然都来了,你想走可以啊,不过得是我赶你走……”。

    “齐墨轩你选一个吧,是不要脸了,还是给我老实的在这呆一夜!”。

    连呼吸都开始带着寒气了,苏倾酒收起了不正经的笑容,齐墨轩比她想的情况还要糟糕。想象她当初想要干嘛来了,现在搞成这样,可以就这样不付责任吗?

    “呵呵~”,齐墨轩笑的有些悲凉,不用说苏倾酒也知道寒气入体不是一件好事。

    “苏倾酒,你多大了啊?”,面色如霜,齐墨轩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苦着脸纠结了一顿,苏倾酒再次趴在了齐墨轩的身上。盘算着,齐墨轩的功法竟然这么霸道,冻结的东西可是简单的很。她要是开间冷饮铺子,一定能赚很多钱!

    慢慢抬起了手臂,突然而来的痛苦使齐墨轩再次放下了。额头上泛起的汗已凝结成冰霜,这样的他是给不了她想要的拥抱吧!

    “我呀~”,苏倾酒想了一会,齐墨轩是二十三岁,她在现代的年龄和她差不多。只是,据说男性会下意识的照顾比自己小的人……

    “我,二十了啊!我们那个地方普遍结婚晚,不过我们那婚姻倡导自由恋爱,而且过不下去了还可以离婚然后再找。你呢,我看着还不错,我们可以试试先婚后恋爱……”。

    先婚后恋爱?这好像是个新名词。齐墨轩有些开始相信苏倾酒是来自异界的,她说的那些话,在这个时代是不会有人说的。

    “恩,这样也不错”。

    听着齐墨轩虚弱的回答,苏倾酒抬头,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了。

    “喂喂,齐墨轩你别死啊!”,胡乱拍打着齐墨轩的结冰的脸,苏倾酒莫名的心乱了。手上泛起了微软的红色光芒,她把手放在齐墨轩心脏的位置。心脏,血液循环的顶端,心热了冰也会化掉吧。

    视线有些模糊,异能似乎有些使用过度。冰霜退去,那一双眼睛似乎又重新睁开了,看见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其实,齐墨轩这种情况算是正常现象。过一夜,明天身体的异样自会退去。只是苏倾酒不知道,而齐墨轩因为习惯了也忘记了说。

    “喂,喂,你怎么样了?”,模仿着苏倾酒的口吻,齐墨轩问道。

    苏倾酒懒懒的没有回应,这般耗尽心神的救一个人没有报酬,她觉得好受伤。这种想法齐墨轩自是不知道的,他看见的只有苏倾酒使用了特殊的方法救了他,而苏倾酒本身却是消耗颇大。

    “酒儿……”,齐墨轩温柔的喊道。

    名字或许是一个称号,可是当第一次带有感情的时候喊出来的时候,你才发现,它已烙印在你心中,它已是那般重要。

    意识有些混乱,苏倾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她闭着眼睛脸色有些发白,“我那个需要休息了,你不许走”。

    小手死死的抓住齐墨轩的衣袖,这其实是出于本能意识。杀手,过的是刀剑上的生活,在任何时候都会给自己留有自保的能力。而这次苏倾酒是没有能力自保了,她不想有意外发生。

    潜意识里对齐墨轩已经没有戒备了吗?苏倾酒的小脸又皱成了一团。有时候,她本人也是一个很纠结的人,面临选择的时候通常也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

    “好,我不走,你安心睡”,齐墨轩小声说道。

    苏倾酒的身子是弓着的,这是极度的防备的姿势。齐墨轩暗自叹气,他们本是一类人,一直都在互相试探又在互相防备。好在,他们开始在互相信任,这是个好的开始。

    身上多了手臂的重量,苏倾酒歪着头睁开了眼,她看不清楚齐墨轩的面容,只是感觉他在笑。

    “你这是打算把我据为己有的意思吗?”

    “嗯嗯”

    “可是你明明是我的,那我又怎么会是你的”

    “我的当然还是……”,我字还没有说出口,苏倾酒就觉得唇边一阵柔软。大脑晕眩,好久才反应过来,她竟然被占便宜了!欲哭无泪的感觉。

    齐墨轩把苏倾酒拥在怀里,道:“都二十岁的人了,怎么这么小孩子脾气。其实我这次身体异样,你不用管,睡一觉,明天自然就好了”。

    什么?苏倾酒觉得快要气炸了!感情,她做了一件特别无用的事,还把自己给搭上了。

    “别闹了,该睡了……”。

    “你!”,可恶啊!苏倾酒特别想骂人,可是她这次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墨轩,你给我等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