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15章 庭院中的对立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短暂休息!”,鼻中冷哼一声,苏倾酒翻了个身道,“我现在的正短暂休息,这儿不评论交流其他人,并且我也绝会换地”。苏倾酒这人别的没什么,是尤其爱记仇加小心眼。夜间,她但是苏倾酒这人别的没什么,就是特别爱记仇加小心眼。白天,她可是端着羹去见的齐墨轩,狠话都放了,她可是很要面子的人!。...

    “休息!”,鼻中冷哼一声,苏倾酒翻了个身道,“我现在正在休息,这儿不欢迎其他人,而且我也绝不会换地”。

    苏倾酒这人别的没什么,就是特别爱记仇加小心眼。白天,她可是端着羹去见的齐墨轩,狠话都放了,她可是很要面子的人!

    绿灵愕然,苏倾酒的性格出奇的乖张,她家王爷自从见了苏倾酒也没好到哪里去。二人自见面以后,前一秒可以相视而笑宛若璧人,下一秒二人也可以对立起来。

    这种反差,她自是没有经历过的。

    “告诉王妃,莫不是忘了什么?”,齐墨轩坐在轮椅上,在苏倾酒所在的小院悠悠的说道。

    这特么是谁把他给放进来的!苏倾酒从床上跳了起来,齐墨轩竟然运用内力给她传音,她最烦有人打扰她睡觉了。

    “绿灵,我不是告诉过你把他给我挡在门外吗?”苏倾酒指着齐墨轩斜眼看向绿灵怒道,“人呢,都死哪去了!”。

    绿灵一脸委屈,墨王府下人少的可怜,跟随苏倾酒的人她算一个苏幽算一个,其他白天也就是过来打扫一下,现在哪还有什么人?

    “那是王爷,奴婢怎么敢?”,绿灵小心的回道。就算她想挡也挡不住啊!身份实力哪一样她都不如齐墨轩。

    三千青丝垂于腰间,一张小脸有说不出的困意。一双黑眸不染半点尘埃,明亮却又震人心魄。小嘴微张,得理不饶人的话不断。

    “行了,绿灵你下去吧”,齐墨轩开口吩咐道。

    绿灵欠身,朝苏倾酒道:“王妃,奴婢先行告退了……”。

    “喂,你……”,苏倾酒气急,暗道:你要走可以,你倒是把齐墨轩那座瘟神给她弄走啊!他在这院子里,她今晚还要不要睡了。

    大眼瞪小眼,齐墨轩也不说话,看着苏倾酒吃瘪的样子,他就觉得心情大好。

    “其实你也不要怪绿灵,我要来她也是挡不住的”,齐墨轩得意的叙说这个事实,苏倾酒却是回头关上了房门,冷道:“她啊,我知道能为我做到什么程度,我自是不怨她的”。

    “我不欢迎你,王爷你还是回去吧”。

    齐墨轩倚在轮椅上,四周的庭院是翻修的,看起来很荒凉。唯一的丫环绿灵也让他遣送回去了,要说旁边还有人的话,也就是王府隐藏的暗卫了。

    可是,那些人他能随便叫出来吗?不能!

    “苏倾酒,你明天是不打算回相府了吗?”,隐隐的威胁,齐墨轩看向门后的背影。明明还在,却不欢迎他,这点让他很不爽呀!

    “王爷,明天的事明天说。今天不早了您还是回去休息吧,要是你在这着凉了……”,苏倾酒拖长了音,齐墨轩微微一笑。这话对他有关心的意思。

    听话果然要听完整的,下一刻齐墨轩的脸上有了怒气。苏倾酒说:王爷你要是着凉了,那更好了。本王妃自是以夫为首任,相府自是不用回的。

    为何?变得这么快。齐墨轩不语,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真假假,他倒是有些分不清了。不过今晚他都到庭院了,被苏倾酒一直这么拒在门外,他还有什么面子?

    “哎呦,我头怎么晕乎乎的。完了。明天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事了……”。

    “齐墨轩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苏倾酒推开房门大骂道。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外面明明有暗卫,齐墨轩这人竟然在这给她装病。

    堂堂的战神为何非要没事给她添堵?难道觉得她很好玩,还是自始至终他认同着青灵对她的评价,所以他不放心亲自来监视。

    “你能感觉到我的暗卫?”齐墨轩问道。

    “这边加你和我有五个人”苏倾酒不屑的说。这些人要不是对她没什么恶意,她本身又是比较懒的人,她早解决干净了。

    “你到底是谁?”齐墨轩认真的问道。苏倾酒才十三岁,周围的暗卫什么水平他很了解,一个大家闺秀不应该有这等敏锐的观察力。

    苏倾酒双手环胸,看了看周围三个人所在,道:“我不是那个傻子苏倾酒,我是苏酒儿,我来自很遥远的异世,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

    看见苏倾酒懊恼的样子,齐墨轩有些心慌,苏倾酒竟然承认她不是那个人。那她是不是打算要离开他,他不想她走。

    “说什么胡话呢?吹了点凉风,王妃倒是比本王说话都不靠谱了”

    “我说的是……”,苏倾酒想要解释清楚,但是一不小心迎上了齐墨轩的目光,话在嗓子间却是再也说不出了。

    她竟然会心疼,看见那样的眼神会心疼!苏倾酒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齐墨轩对她还不错,这桩婚约是赐婚,其中有什么事她也是能猜到的!

    她没错,可是齐墨轩也没什么错。

    “算了”,苏倾酒来到齐墨轩身边,推着轮椅道:“走,走,安了……”。

    第一次睡觉旁边多了个男人,就算苏倾酒神经再大条,也觉得浑身不适。她侧过身来,看着齐墨轩挺直的鼻翼,性感的薄唇,在烛光的映衬下,越发的撩人。

    “思想,怎么这么不纯洁了!”,苏倾酒暗暗小声嘀咕。

    齐墨轩本是假寐,苏倾酒的话他听的很清楚。常理已解释不了苏倾酒的反常,可是要他相信她来自异世,他却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

    软软的小手在脸边游走,齐墨轩猛然睁开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苏倾酒,她竟是对他这么随便!

    “你在干嘛!”,齐墨轩声音有些颤抖,他这么多年来可是绝对的洁身自好。

    “看你长得帅,忍不住摸了两把”,苏倾酒看着自己的小手一本正经道,“再说我们可是夫妻,今天我摸你两把怎么了?改天,说不定我连你衣服都扒了了呢”。

    哎哎,还能不能要点脸了!此刻的齐墨轩相信苏倾酒不是真的苏倾酒了,苏倾酒虽为庶女,但是相府的家教还不至于让她说话这么口无遮拦!况且她现在才十三岁,这些事说出来脸都没有红。

    久久不见齐墨轩反应回话,苏倾酒以为戳到了齐墨轩的痛处,她倒是忘了齐墨轩还有残疾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