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14章 笛曲,命起涟漪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苏倾酒把手泡在水里,内心归入波澜不惊。她是懂笛之人,对灵笛心存心存敬畏。手指滴下水滴,齐墨轩从怀中拿出两块手帕,仔细擦着苏倾酒的手,道:“字据我看了,明日本王在哪吃饭时,手指滴落水滴,齐墨轩从怀中拿出一块手帕,仔细擦着苏倾酒的手,道:“字据我看了,明天本王在哪吃饭,可全凭王妃接下来的表现了”。。...

    苏倾酒把手泡在水里,内心归于平静。她是懂笛之人,对灵笛心存敬畏。

    手指滴落水滴,齐墨轩从怀中拿出一块手帕,仔细擦着苏倾酒的手,道:“字据我看了,明天本王在哪吃饭,可全凭王妃接下来的表现了”。

    苏倾酒只觉得一阵恶寒,但是齐墨轩那轻柔的动作,她又心存不忍。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她的克星,她竟然能忍受他到如此地步。

    柳天皓的眼神暗了暗,本来他与王爷的身份相去甚远,如今看齐墨轩这般好,心中已绝无望。

    齐墨轩收回了手帕,嘴角扯过一抹笑。有人胆敢惦记他的人,他一定要他知道什么叫可望而不可即。

    话说他的王妃怎这么勾人,出门才片刻,就有了倾慕者。这怎么行?若是这样有一天,他岂不会被她自动忽略,毕竟他给不了她幸福。

    “既然你来了,那就听听,我能不能与你合奏……”,苏倾酒的手摁住了笛空,吹气试音。

    音色很是纯净,却是不是那么好吹的。苏倾酒深深呼吸,若非她决定修炼异能,以她的气力怕是还吹不响这雪月。

    “这是好笛子!”,苏倾酒感叹。一曲下来,她怕是也得费些气力!

    钱,果然不是那么好赚的。看来,她得另走路径了,以后若有万一,也有退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在古代也是同样用的来的。

    一心二用,很快苏倾酒选定了一首曲子——《命起涟漪》。她很喜欢这个曲,此曲曲调悠长,有着婉约的情感。原本平淡的生活所起的波澜,仿佛就是这涟漪所在。

    “哥,她不会真的能吹曲吧”,柳天璃后退一步握着柳天皓的手,就在刚才她听见了苏倾酒吹出的音。既然能让笛子发音,那成曲自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信她会吹成曲,璃儿下次莫要再这般冲动了……”

    笛声宛如天籁之音,优美动听,似有魔力一样拨动着众人的心弦。锦瑟陡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苏倾酒吹响了雪月,指甲掐的手心染上了红色。

    齐墨轩闭上了眼睛,似是很享受。传闻这东西果然不可信,苏倾酒吹奏的水平很高,他以琴相附怕是笛声更让人享受。

    与在一旁享受的齐墨轩相必,苏倾酒脸色泛起不正常的红色。额头上有了细密的汗珠,一分多钟的曲子硬是让她有了吐血的感觉。

    事实上她也流血了,只是她的血流到了雪月上,而雪月似乎吸血。

    雪白的笛子泛着红润,笛子停止苏倾酒喘着粗气,心里的吃惊她不知能和谁说?这笛子,绝对不是普通的笛子。

    “好好”,锦瑟鼓起了掌,向苏倾酒款款走来。

    她寄给苏倾酒一本泛黄的书,道:“这是在下独家保养笛子的方法,王妃且细细观看,此书不外传的……”。

    “我未曾说过买雪月,雪月这般精致,我怕是买不起。阁主,为何给我看这个?”,苏倾酒问道。

    “王妃一曲,已是天上曲,已胜过万金,雪月当配于王妃!”,锦瑟含笑回答。她没有告诉苏倾酒的是,雪月沾了苏倾酒的血,其他人便是再也碰不得了!

    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越看越心惊,苏倾酒抬头却发现锦瑟对她笑。这笑包含了太多的情绪,她不由得觉得身体有些寒冷。

    雪月灵笛,可摄人心魄多人心智,亦能控杀千军!这般宝物,锦瑟阁主赠她雪月,是要干嘛?

    “王妃若是看完,就把书留下吧!这其中能领悟多少就看王妃造化了,但愿雪月遇到了个好主子,还请王妃善待雪月”,锦瑟恭敬的说道。

    齐墨轩看着锦瑟,又回头看向苏倾酒,总觉得锦瑟话里有话。

    苏倾酒吐出一口浊气,气力已恢复一半,雪月放在腰间。极好看的眼睛看着柳天璃,道:“柳大小姐一万两黄金,有字据有证人……”。

    “哼!”,柳天璃觉得自己倒霉,怒道:“不会欠你的,三天后我会送到墨王府上去的”。

    “如此,多谢柳大小姐赏识了”,苏倾酒眼睛眯成月牙,数钱这事她挺开心的。

    天色尚早,看着齐墨轩那憔悴的脸色,苏倾酒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要不,我推你走走吧!”。

    没事说这个干嘛,她就应该好好在墨王府呆着。从前她都没有见过齐墨轩,可见齐墨轩并不喜逛街,她是脑子短路了吗?

    归宁的日子,怎么办?

    想了许久,齐墨轩终是没有拒绝,只是牵起了苏倾酒软软的手,道:“让管家推我就好,你陪着我……”。

    “好,我陪你”,苏倾酒也不矫情。右手招呼绿灵前来,吩咐道:“把冰糖葫芦留下,其他的甜食再去买一份”。

    拿着冰糖葫芦快要碰到唇边,感受着一旁灼热的目光,苏倾酒摇了摇冰糖葫芦,道:“想吃吗?你求我,我给你吃”。

    这话可有点不敬的感觉,李管家只觉得背后一阵冰凉,齐墨轩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求字,他没有听他说起过。

    苏倾酒自是觉得好玩脱口而出,齐墨轩的禁忌没人跟她说自是不懂的。即便有人跟她说,话已出口岂不太晚!

    “求?”,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眼神已是一片冰冷。

    好像有什么不对?苏倾酒半跪着身子,她的左手依旧被齐墨轩握在手里死死的,现在似乎想逃离已经晚了。

    慌乱的眼神似乎很好看,齐墨轩微微弯下身,张口咬住了一颗山楂。而后就是喉结动了一下,他吃了冰糖葫芦。

    从吃惊到气愤苏倾酒很快回过神来,怒道:“齐墨轩,你特么竟敢耍我?”。

    齐墨轩从苏倾酒的手中拿过冰糖葫芦,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并感叹道:“管家,我觉得味道不错,一会你也去买几串吧!我看,王妃挺喜欢吃的……”。

    臭不要脸,苏倾酒现在就想说这一句话!奈何,他们在晨风大街上,要是她当场发飙,明天真是有她好受的了。

    从前她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够厚的了,说谎都面不红心不跳的,可是她今天发现这人似乎比她还厉害!这点让她都觉得,她才是那个墨守成规的古代人,齐墨轩是从现代穿来的。

    “嗯嗯,一串哪够啊!把这街上所有卖糖葫芦的都买了吧”,苏倾酒没好气的说,起了身与齐墨轩的轮椅并行。

    李管家已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齐墨轩对苏倾酒的态度似乎很不一般,而苏倾酒本人似乎也很实力!

    只是,这二人的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啊?置气?都多么大的人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