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穿越之鬼医凰妃

作者:姜小雨 | 言情小说

收藏

  她,是大名鼎鼎大名的罗刹鬼医苏酒儿。一夕再次穿越,成了相府最毫无用处的九小姐苏倾酒。他,是齐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墨轩,被赐以国姓。运筹帷幄,却要占居轮椅之上。利益的驱使或者命运齐国的都城霁城,到处都是绯红一片,鞭炮声与锣鼓声响成了一片。。

第13章 小小字据,立约_穿越之鬼医凰妃_ 苏酒儿, 齐墨轩

    光影斑驳,桃花树下他抚弄琴弦,荡起着华美的光芒。一曲悠扬悦耳的乐声响了,手指轻勾淡挑,配合好着铺面而至的风,悄悄而至,合谐无比。这是一种澄澈静谧,却又是一种漠然颓然。一曲悠扬的乐声响起,手指轻勾淡挑,配合着铺面而来的风,悄然而来,和谐无比。。...

    光影斑驳,桃花树下他拨弄琴弦,荡漾着华丽的光芒。

    一曲悠扬的乐声响起,手指轻勾淡挑,配合着铺面而来的风,悄然而来,和谐无比。

    这是一种清澈宁静,却又是一种淡漠颓然。

    齐墨轩慢慢抬起头来,额头上散下一束青丝。瞳孔倏地放大而后又闭上了眼睛,久久没有说话。

    他的手修长而又有力,只是这样的一双手用来弹琴他以前是没有想过的。造化弄人,他终究学会了隐忍。

    只有隐忍,方能铸就……

    从他静下心来学琴的那一刻,他就重生了。那个嚣张冷傲的齐墨轩就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现在如同死水的他。

    “与我合奏一曲,可好……”

    桃花花瓣落在齐墨轩的细长的手指上,嘴角微微上扬终是化成一笑。想到那个可人,似乎又不觉得人生无趣。

    “管家,随我出府,我要去找王妃……”,声音清朗干净,没有一丝的杂质,隐隐带着一丝宠溺。

    李管家一阵眩晕,他听到了什么?

    “王,王爷,您真要去找王妃?”

    自从齐墨轩居于轮椅上,他就没见过齐墨轩心甘情愿的踏出墨王府的大门,就连皇帝召见都能推就推了。可是今天他家王爷竟然愿意出门了,这怎么能让他不喜?

    那个身份不明的女子,也许像他王爷那般全忍了,似乎也未尝不可!

    “对了,去账房支些银两,王妃可能会需要”

    天啊,他又看到了什么!他居然看见他家王爷笑了,不仅笑了,而且还是那么的温柔。几年了,王爷何曾有过情绪变动。

    苏倾酒,说不定真是他们墨王府的救星!

    “这就去,这就去,王爷稍等……”,李管家激动的说。

    齐墨轩转着轮椅把琴放在了石桌上,而后望着石桌上的茶碗痴痴的笑起来。只是笑了一会又皱起了眉,好不纠结。

    “银耳羹今日摔了一碗,以后她还会做与我吃吗?她走的时候,好像很生气……”

    这等绝品笛子,也不知价格多少,先让你拿出一万两黄金好了。苏倾酒有些爱不释手,手中之笛子,竟与她修炼的异能起了联系!

    “好,好!”柳天璃大笑,暗叹自己的精明。十万两黄金那是多少?据她所知都能买下几座小城池了!

    打量了一下锦瑟阁内,柳天璃把视线放在柜台上,而后跑出去拿出一张纸道:“空口无凭,我们立字据可好?”。

    “阁主,你要当我们的证人!”。

    苏倾酒向一侧望去,微微欠身表示歉意。君子成人之美,虽然她不是什么君子,但是柳天璃这么想把自己推进火坑,她怎么能视而不见?她会好好的推她一把的。

    这个世界上,除了她苏倾酒敲诈别人银子的份,断不可能有人能从她手里把银子弄出去!

    “柳公子,你妹妹可是要立字据了”,苏倾酒好意提醒道。

    她看的出来柳天皓没有阻挡的意思,当下说话,只是为了让自己显得近乎正派!

    “你住嘴,什么都不要说!”,柳天璃拿笔沾墨,目光只留在白纸之上。

    锦瑟阁主无奈苦笑,柳大小姐的脾气她也有所耳闻。只是今日,立下字据,不只是中了谁的下怀。

    苏倾酒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十万两黄金与她根本不值一提。

    “王妃,你真的要签下字据,要不要等奴婢回去问一下王爷?”,话说到一半,绿灵明显觉得自己气息不足。

    沉默无言的苏倾酒,用自己的气势压的她话都说不全。那一刻,她在苏倾酒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容抗拒的命令。

    只是片刻,柳天璃放下笔,看着苏倾酒:“字据写好,签名吧!”。

    苏倾酒淡淡的扫了一眼白纸上的墨迹,可以称得上端庄清秀,点点头,伸手拿过笔,快速的在柳天璃一旁签上了名字。

    行云流水,刚柔并济,落笔如云烟一笔而下,较之柳天璃的字,更胜一分狂傲洒脱。

    柳天璃的脸白了又红了,顿时十分难看,但她又不能离开。恨恨的诅咒着苏倾酒:“人长得那么漂亮,怎么这还那么好看?气死人了,一会输死你……”。

    “阁主,麻烦您签个名”,柳天璃低着头,只求阁主的签名不要再刺激她了。

    锦瑟阁主走上前去,一张白纸“苏倾酒”三字首先映入她的眼帘,久久不散。只叹:“姑娘写的一手好字,怕是这字也是一字值千金了!”。

    “谬赞了,只是刚好能拿的出手而已”。苏倾酒浅笑。虽习得书法,但并未染上兴趣,哪有名家的做派!

    “锦瑟”,苏倾酒念道。原来锦瑟阁竟是以人名起名,倒也少见!

    “快吹奏吧!这支雪月我还从未见过有人吹响过”,柳天璃得意的笑。

    苏倾酒若有所思,而后把雪月放回了盒子。柳天璃笑的更是张狂,“王妃莫不是要认输,白纸黑字,三日后我可要在护国公府见到十万两黄金喽!”。

    “片刻不见,你是打算要为夫沿街乞讨吗?我的王妃,黄金十万两你又干什么了!”

    熟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调侃,苏倾酒向阁内门口探去,悠悠的回答:“既然都来了还不现身?不想在沿街乞讨前见我一下吗?”。

    轮椅声缓缓响了起来,李管家推着齐墨轩走了进来。

    苏倾酒只觉得一股热流冲上脑门,脸觉得有些发烫。她的腿似乎有千金重,不能再挪动一步。呆呆的看着齐墨轩,眼睛也不眨,那样子有点傻的可爱。

    齐墨轩眯着眼睛瞧着她,眼角上吊着温柔的笑,“自然是要来看看的,就算本王有一天要沿街乞讨,那本王的王妃又岂能独善其身!”。

    翻着白眼,苏倾酒突然不想说话了,那一刻她忽然想夸赞一下齐墨轩生的俊美。可是齐墨轩再次说出口的话,不讨喜,她不喜欢。

    “王爷,王妃她……”,绿灵见齐墨轩在眼前,急忙解释道。

    齐墨轩伸出了手摆了一下,道:“别说了,随她高兴。本王要是拿不出黄金十万两,我们的皇帝陛下也会替我付的”。

    这是什么关系?苏倾酒满是疑问。不管怎样,她是不会沿街乞讨的,那种事太不符合她行事作风了!

    “阁主,我想洗一下手,再吹奏,不知道阁内是否有清水?”。

    锦瑟露出一抹赞赏,第一次有人为雪月洗净双手。果真是个聪慧的女子,可惜下嫁的却是残王。

评论
评论内容: